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绝望透顶
    程莺儿说得平平淡淡,但字字都如同刀剑一般狠狠刺伤着妩雅的心。

    沐御风他……真的从来都没爱过她吗?那他当初为什么与她成亲许下山盟海誓?真的仅仅是为了她手里的覆天佛珠吗?

    不!她不信!沐御风心里是有她的!

    妩雅内心已久在挣扎着,之后她渐渐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沐御风回首看着面容憔悴的妩雅,往日的那份柔情早已被无情取代。

    沐御风冷声对小厮道:“带走!”

    ……

    妩雅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再次醒来时只觉得手脚酸痛得很,嘴巴被粗绳封住,等头脑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被悬挂在一间黑暗巨大的地牢之中。

    她怒视着面前这个身着黑色锦衣看着贵气十足的男人。

    是沐御风……是他把她绑到这里来的,沐御风,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难道这一切真的就如程莺儿所说,她从头到尾都只是被利用了?!

    沐御风没有回避她的眼神,同样看着他,他动了动嘴唇,张口就是道:“覆天佛珠呢?”

    话音刚落,沐御风伸手解下了她嘴里的粗绳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让妩雅不争气的流了泪,结果到头来,他就真的只是为了覆天佛珠……

    呵呵,沐御风,你对我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覆天佛珠?我根本就没有这什么破佛珠,就算有,我毁了也不给你!”妩雅咬牙切齿地对她吼道。

    沐御风狠狠捏起了她的下巴,收起了一点他的势气,道:“雅儿,别让我为难,我只要知道覆天佛珠的下落,之后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补偿你。”

    “沐御风,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我告诉你,你现在真让我恶心。”妩雅抵死不从。

    沐御风放了手,命人将吊着妩雅的绳索放下,妩雅脚心不稳,摔倒在地。

    这时沐御风又下令道:“把她关回牢房里,妩雅,你好好想想吧。”

    沐御风本想就这么离开,可身后的女子传来了痛苦的呻、、吟声。

    “唔……痛……好痛……沐、沐御风,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妩雅当才摔得太用力,不想伤到了腹中的孩子。

    沐御风回身一看,妩雅痛苦得表情扭曲在一起,在看见她身下的白裙被一片鲜红的液体所染红后,瞳孔一缩。

    沐御风连忙把人抱起,快步离开了牢房,找了太医来。

    妩雅被安置在沐御风宫殿的一座偏殿的卧房里,这事惊动了了宫里的人和程莺儿。

    等程莺儿赶到偏殿的时候,便看见沐御风背手站在卧房门外,整个人的脸都是阴沉的。

    “御风,妩雅怎么样了?”程莺儿挺着肚子走了过来。

    “太医刚进去,还没出来。”沐御风看了眼程莺儿淡淡道。

    “是吗……”程莺儿垂下了眼眸。

    其实,她并不讨厌妩雅,毕竟妩雅一直以来都是真心对她,要说错,也是她和御风的错。

    妩雅曾舍命去救御风,甚至连自己的爹娘也没了,御风答应了她爹娘娶妩雅,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又怎能看着丈夫和别的女人同结连理?她喜欢妩雅但却又恨她!

    过了一会儿,太医才从卧房内出来。

    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样了?”

    太医说出的事不禁让两人都愣在了原地:“启禀太子殿下、娘娘,这位姑娘是有身孕了,按脉象看是有两个月大,这位姑娘先前动了胎气现在又有点小产,若是之后的两个月还有此类现象发生,老臣也不敢保证还能保得住孩子。”

    比其他人更震惊的是程莺儿,没想到,妩雅竟然也有了身孕,这无疑是给了她当头一棒。

    沐御风眉间皱出了一个“川”字,他平时已经很避免与妩雅床事,没想到……

    “好了,下去开些安胎药吧。”沐御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一听,程莺儿脸色难看起来:“御风,你…想留下妩雅的孩子?”

    沐御风没有多言,只是点点头。

    程莺儿心中一凉。

    沐御风自然是知道程莺儿的委屈,他轻轻拉过她,亲昵地抱着她,手温柔的抚上她的脸,满眼宠溺道:“莺儿,我不求什么,只求你能体谅我,我们对不住妩雅在先,这个孩子是我的,说什么我也要留下他。”

    程莺儿心情好了起来,微微脸红道:“那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呢?”

    沐御风沉下了眼:“我会想办法除去她的记忆给她她想要的生活,至于孩子,莺儿你能照顾那是最好,这一来你腹中的孩儿也能多个弟弟妹妹。”

    闻言,程莺儿心中满是甜蜜,她靠在了沐御风的怀里,沐御风随机把人拥入怀中。

    此时早已苏醒的妩雅,看着门口相拥的两人,又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她的心,这下是彻底的死绝了……

    她的双手死死捏着被褥,闭上了眼睛。

    ……

    之后的几个月,妩雅的肚子也开始显怀,沐御风把妩雅搬到了更大更舒适的殿里居住养胎,可妩雅却一直被囚禁在着“金丝笼”中。

    而宫里的人,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头,更没有人知道她肚子怀的是谁的孩子,只知道她是一个被太子殿下囚禁起来的女人。

    那年的寒冬,宫里很是热闹,一片喜庆烟火放了整整放了三天。

    她那时才知道,原来是程莺儿喜得一子,神界诞生了一个皇孙,神王大喜。

    这样一来,她就成为了整个神界宫中最落魄最伤心的人。

    程莺儿的儿子一出世就是六界欢喜,可她的孩子呢?要是她一日还在这神界宫中,她的孩子就永远只是个卑微私生子,与其将来被他人数落,倒还不如……

    这时,妩雅心中有了一个想法……

    又过了一个月,妩雅临盆,宫里的我太医和接生婆火速敢来替妩雅接生。

    “啊——啊——”卧房内妩雅的痛叫声接连不断,已经一个时辰久了,孩子还没生下。

    房里不断抬出了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这让沐御风越来越担心妩雅的情况。

    终于,娃娃的哭啼声响彻了整个卧房。

    沐御风一听,什么也没想直接进门而去,看着在襁褓中哭泣的孩子,他的心仿佛都被融化了。

    再一看妩雅,因为难产所以人还很虚弱,面色很是苍白,但谁也没有看见她眼角的两行热泪。

    太医很快进来医治。

    ……

    “唔……”

    睡了整整两天的妩雅艰难地睁开了眼,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寻找,没有……没有!

    “孩子……我的孩子呢……”妩雅急得喃喃道。

    事后,她下了床,跑到卧房们那儿,可房门还是一如既往的被人锁着。

    接着,门外传来了两个宫女的说话声,她一时住了嘴,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

    “玉儿,你听说了没?这屋里住的女人两天前生了孩子,神王一听说孩子是太子殿下的,气得发怒呢。”翡翠说道。

    之后玉儿又接着来了一句:“我也听说了,神王的身子本就快……仙去了,这下被这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孽种一气,恐怕……”说完,玉儿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我还听说了呢,神王下令要将这小孽种丢到亡灵山喂魔兽!”

    听到这儿,妩雅是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