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魔神妩雅
    夜幕将至,在亡灵山的各界部队也已陆续离开,万幸的是这次妖、魔界损失也不小,想也是无力再趁虚而入。

    武方枟和一支小部队从天亮一直等到了夜晚,终于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亡灵山,千梓尘再回仙界之前也已派出人手去巡查虞恨情的踪迹,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墨幽君把那魔兽的样貌仔细说了一下,又让人很快画出她的样貌,记得掳走虞恨情的那支魔兽大军是往西南方的森林撤走的,所以他们一路向西南方前进。

    如果莽撞闯入,必将引起那群魔兽的注意,到时候又是死伤无数,所以他们的行军速度很缓慢,可这也让武方枟和墨幽君急躁又无奈。

    他们只准备了五天的干粮,可能五天都不一定够,所以若是五天之内还找不到虞恨情,那他们就必须放弃虞恨情!

    武方枟和墨幽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相信情儿一定还活着!

    ……

    “衾夜大人,这是我们一家养的一些牛羊,您笑纳。”

    “衾夜大人,这是用尸魔蛇的蛇胆炼出的灵丹,请您收下。”

    “还有我们家的……”

    在武方枟等人为某女担忧的同时,某女正喜笑颜开的收着礼。

    这天夜里不知怎的,人型魔兽有不少人家纷纷送来了礼物慰问虞恨情,暂住在老者的屋子都快塞不下了。

    虞恨情一边清点着礼品,一边问着老者:“哇,他们为什么送来这么多东西给我?”

    老者弯着腰板,走到她身前,到:“他们送礼都是应该的,我们魔兽族世世代代都是煞魔神的忠实仆人。”

    老者这么一说,虞恨情更是错愕起来。

    老者走到门外,望向她道:“跟我出来吧,我与你好好说说我们魔兽族的事。”

    虞恨情一向对稀奇古怪的事好奇到不行,很乐意的就跟着老者出去。

    老者带她到了一出林子里,那里点燃了不少火篝,很多人围着温暖的火篝做在一起,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老者与她在一处有不少俊男美女的地儿坐下,也包括之前掳走她的那对兄妹。

    虞恨情一看见她俩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兄妹或是龙凤胎什么的,毕竟两人长得太像,妹妹也一直黏在了哥哥身边。

    见虞恨情一直在看他们,羲玲开心的跟她打起招呼来:“你好啊,我叫羲玲,这位是我的我哥哥羲铭”

    她微微一笑,回应道:“你好,我叫虞恨……衾夜!”唉,虽然她并不喜欢借着别人的名字招摇撞骗,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好好的做一个戏子,把戏演下去了。

    羲玲好像很喜欢虞恨情,随后一蹦一跳的跑到虞恨情旁边坐了下来开始叽叽喳喳的。

    老者咳了一声,羲玲才开始安静下来,这时,又见一直没开口的羲铭开口道:“玲儿,过来。”

    羲玲很听话的又跑了回去,缠着羲铭,就像个跟屁虫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虞恨情很喜欢羲玲这个大大咧咧又天真的姑娘。

    趁着气愤很是和谐,老者才渐渐开口跟虞恨情讲起魔兽这个六界以外的存在,还有世人不知的煞魔神真相。

    虞恨情也是在这时才知道老者的名字。

    老者缓缓道:“老夫姓名也就一个净字,大家都叫我净爷爷,你也这么叫吧。”

    虞恨情轻“嗯”了一声。

    “事情要说起来,就要追随到第一代煞魔神妩雅大人,妩雅大人乃是妖与魔结合所生的女儿,那时六界为神界统一,老夫五岁父母双亡,八岁就跟在妩雅大人身边侍奉。”

    听到这儿,虞恨情眉头一挑,妖与魔之子,血脉竟然和她一样,话说净爷爷八岁就跟了妩雅?妩雅与神界的事少说也是在……

    虞恨情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指着净爷爷口吃道:“你、你、你不会已经…已经好几千岁?!”

    老者轻声笑着,羲玲又开始管不住那张能说的嘴,接着道:“净爷爷现在快一岁了呢,我们魔兽的寿命是六界的任何一界、一族、一物的好几千倍呢,说说我都已经三千岁了。”

    “梆梆绑!”虞恨情这下是彻底傻眼了,原来魔兽全都是一群几千、几万岁的天山童姥老妖怪?!

    为什么她的寿命也就短短几十年?

    净爷爷又笑道:“在魔兽族里,这也不是稀奇的事了,这也是妩雅大人给我们的恩赐。”

    虞恨情又好奇地追问道:“所以,妩雅跟神界还有你们魔兽到底有什么关系?”

    ==============================

    四几万年前……

    这时的六界少了纷争,多了一份和谐,少了一丝杀戮,多了一份友好,比起四万年后的六界,更是安宁。

    当时在天地的最东方,一直存在着一个高贵神秘却又很强大的种族——神族!

    与神族靠的最近的便是人界与仙界,转眼看到人界一座宅邸,只见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正为一个有着惊煞天人的俊美容貌的男子整理衣冠。

    替他理好衬领后,便是甜甜一笑:“夫君,路上慢走。”

    男子抿嘴一下,搂着过女子便在她诱人的樱唇上亲了一下,柔声道:“雅儿,等我回来。”

    说完,男子出了门,妩雅望着男子走远的背影,心里感到由衷的幸福。

    不久之后,便见一戎装华贵的女子进门而来,那是妩雅最要好的朋友,程莺儿。

    “莺儿,你怎么来了?”妩雅一见是三个月未曾见面的程莺儿心情更是好到极点。

    程莺儿牵过妩雅的手,道:“哎呀,还不是因为沐大哥这几天要出远门,怕你孤单就来陪你啦。”

    沐御风是妩雅丈夫的名字。

    妩雅欣喜地给了程莺儿一个拥抱:“莺儿,你真是我平生最好的朋友。”

    妩雅的目光突然落到了程莺儿的微微隆起肚子上,疑惑道:“莺儿你的肚子……”

    闻言,程莺儿心里一咯噔,她正想开口解释,机会反而被妩雅单纯的话给抢了去:“哦,我知道,这三个月里你肯定是吃好吃的吃多了,才会胖成这样。”

    听到妩雅这番话,程莺儿提到嗓子边的心才渐渐放下。

    “好了好了,别说了这么多,咱们去街上逛逛吧,这个月末就该是沐大哥的生辰了。”说完,程莺儿就拉着妩雅兴高采烈地出了门。

    人间的生活,每一天都像是庆典节日,两位容貌出众的女子开心的融入这巨大的欢快中。

    妩雅路过一间卖猪肉的铺子,当隔壁的鱼铺子传来浓郁的鱼腥味时,妩雅只觉得很闷很恶心,很快跑到了一边干呕起来。

    程莺儿看见她这副模样,一脸担忧的跑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背,问道:“雅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妩雅呕了一会儿才好了起来。

    “莺儿我没事,可能是最近染了风寒。”

    “我们去看看大夫吧。”

    “不必了,莺儿,你不是想买刺绣吗?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妩雅像是察觉到什么,突然道。

    程莺儿并没有发现妩雅异常,道“那好吧,我先过去挑着,你快点过来。”

    “嗯。”

    待到程莺儿走远后,妩雅转向自己去了医馆,最近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呕,怕莺儿和夫君担心,所以就自己去看大夫。

    大夫替她把了脉之后,才笑着对她道:“恭喜你啊夫人,你这是喜脉。”

    “喜脉?!”

    妩雅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喜脉!是喜脉!她有孩子了!有沐御风的孩子了!

    回府后,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程莺儿,她比平时心情更好,但是程莺儿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妩雅她,一直都很快乐。

    ……

    转眼,便到了月末,今日,从清晨到暮夜一直未见有耀眼的太阳与晴朗的天气。

    在沐御风的生辰前几天,妩雅回了趟老家,是替沐御风准备了生辰贺礼,第一件礼物就是沐御风一直在找的——覆天佛珠。

    很早以前她就知道沐御风一直在找传说中的覆天佛珠,不想这佛珠恰好就是她的租传家宝。

    第二件礼物就是她肚子里的奶娃娃了!

    妩雅的马轿停在了沐府大门前,守在门前的小斯连忙跑去迎接。

    妩雅小心翼翼地下了轿子,抬步就往府内走去,她斜眼看了眼身旁有点神色惊慌的小厮,有点奇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府里的丫鬟和小厮都用很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他们怕的应该是她,还是怕她知道什么事……

    妩雅一路就往沐御风的卧房走去,不想卧房外还有两个小厮守着,她刚走到门口,屋里传来的羞人呻、、吟声仿佛晴天霹雳搬轰炸了她的思绪。

    这个声音……

    妩雅两手推开了小厮,狠狠地打着门,大声道:“沐御风!沐御风!你给我出来,给我出来!”

    没拍几下,门就被她推开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弥漫在屋内的情、、爱气息,还有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沐御风和程莺儿?!

    沐御风用眼神示意程莺儿离开,程莺儿很可以就明白,两人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妩雅两眼留着泪,哭道:“程莺儿,我视你如亲姐妹,而你却这般对我!还有你沐御风,你是我的丈夫,你却背着我和我最要好的朋友在床上翻云覆雨!你怎么对得起我!”

    沐御风和程莺儿神色中没有半点紧张感,沐御风轻声对程莺儿道:“你先走,我来解决。”

    程莺儿看了沐御风一眼,“嗯”了一声。

    见两人还在眉来眼去,妩雅夺来了果盘中的匕首,疯一般的朝着程莺儿刺去。

    就在剑头快要刺到程莺儿的脸时,一个身影挡在了程莺儿的面前,匕首刺进了沐御风的手臂里。

    看见沐御风替程莺儿挡刀,妩雅哭笑起来:“哈哈哈哈——沐御风,你替她挡了我的一刀,你到现在还护着她!”

    说完这句话,妩雅开始捂着肚子,她的情绪太激动了,不小心动了胎气。

    见此,沐御风眼里没有任何情绪,而是吩咐门外的小厮,冷漠道:“来人,把妩雅押回神界大牢。”

    小厮接到命令道:“是,太子殿下!”

    听到这个“称呼”,妩雅的心冷到了极点,太子殿下……沐御风是神界的太子殿下……

    程莺儿是太子妃……

    原来她才是拆散别人令人可恶的第三者……

    很快来了一个小厮,架着妩雅就往门外走去。

    程莺儿在走过妩雅的身边时,只是对她说道:“我肚子里已经怀了御风的孩子,三个月了,妩雅,这一切的谎言只不过是为了覆天佛珠而已,沐御风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