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战后休整
    两个架着虞恨情去后方歇息的蓬莱弟子还未反应过来,那女子便狠狠两脚将他们踢开,随后扛着虞恨情就跑。

    女子刚成功逃跑,结界也同时修补完好,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自然也出不去。

    “该死!”墨幽君暗自低咒了一声。

    ……

    在此之后,又是经历了两天两夜的苦战,好的是在第三日黎明时分,山峰上的人顺利完成了封印阵法,齐齐下山帮助御敌,大大提高了士气和战斗力。

    到了午时,魔兽大军不知为何退了军,全跑进了森林里。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打算休整一日后再各回各界。

    墨幽君眼下更是急得要哭,两天前她就找机会想要跟回银汇报虞恨情被魔兽抓了的事,可不知为何总会有人莫名其妙地把她支走,要么就是各种借口不让她接近回银半分,她倒现在连回银面都没见着!

    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一定有人在从中作梗,看来是不想她有机会去找人救虞恨情。

    既然找情儿师傅没用,只好从旁人下手了,情儿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时间可不多了。

    想着,墨幽君问起一个蓬莱弟子,道:“这位师兄,可曾看见过武方枟武师兄?”

    “哦,方才见他到杂物室清点物资。”

    墨幽君心中一喜:“多谢!”

    一到杂物室,武方枟果真在此,墨幽君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

    “武师兄!”

    “墨师妹?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有事吗?”

    墨幽君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武方枟听了之后脸色顿时一变。

    “这可是大事,事不宜迟,快告诉我师傅去救人!”

    两人急冲冲地就想闯入千梓尘的帐篷,回银和梵泪缃正与千梓尘议事,前脚都还没踏进帐内,素雪便伸手拦了两人的去路。

    “让开!我们有事要找岛主。”墨幽君见是素雪,恼火起来。

    素雪一副无所谓地态度回道:“我家公主说了,任何人都不许进!”

    “那你进去通报一声,我们的事等不得!”武方枟也跟着急起来。

    “抱歉,恕难从命!”素雪更加猖狂起来。

    素雪见这两人急得火烧眉毛她就更高兴,她当然知道武方枟和墨幽君是为了什么才吵着要见回岛主,不过就算他们找了救兵,虞恨情也一样死定了!

    虞恨情吃了噬妖丸,眼下又被魔兽给抓了,就算逃出来,她也活不过五日!

    噬妖丸也是除妖的一种武器,此药丸会将妖的法力封印在体内,逼妖力极速膨胀,使身体炸裂,妖力越强,死得也就越快!

    见素雪趾高气昂不怀好意的奸笑模样,墨幽君气的一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痛得素雪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啊——我的肚子!疼死我了!”

    墨幽君终于拿出了她作为一个“仙君”的威严,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啊,一介小小贱婢你也敢拦我们,以下犯上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地正法把你砍了?!”

    墨幽君说着就拔了剑,剑头指着脸色苍白的素雪,素雪一见自然不敢再多言半句,跪在地上磕头求饶::“仙君饶命!奴婢不敢……”

    “滚开!”

    素雪咬牙不甘,退到了一旁。

    墨幽君不屑地撇了素雪一眼往帐内走去,顺利地找到了回银,就在一旁的梵泪缃也猜到了她是为何而来,接着又见素雪捂着肚子站到了她身后,充满敌意的瞪了墨幽君一眼。

    不等墨幽君说半字,武方枟先开了口:“师傅,师妹她出事了!”

    回银闻言,神色一惊,就连千梓尘也如此,回银又急忙问道:“你说什么?情儿她怎么?”

    武方枟和墨幽君一任接着一句才把整件事复述完。

    梵泪缃此时可一点也不紧张,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谁都知道虞恨情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了,当然,虞恨情也别怪她狠心,女人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虞恨情对一大哥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她最清楚不过,曾经附身在她肉身上的时候她就深刻的感觉到那股默默无闻却又热烈的情意。

    从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虞恨情对她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祸害……

    再一看,回银急冲冲地跑了出去,武方枟和墨幽君也同样跟了出去,千梓尘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这时他斜眼瞥见了梵泪缃脸上精彩的表情。

    等到千梓尘走后,梵泪缃才询问道素雪:“我不是让你挡着墨幽君不要让她有机会去搬救兵的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本公主要你何用?”

    素雪一脸憋屈:“公主,哪是奴婢不尽力,这墨幽君有镇天将军撑腰,张口闭口便是咄咄逼人,您看,她当才还踹了奴婢一脚呢,奴婢自是不敢再拦了。”

    “唉,你也真是的,派人去把回银他们盯紧了,不要让他们有机会救了虞恨情。”

    “是。”

    素雪刚想走,又被梵泪缃叫住:“等等,你今日过了午时就先回仙界,叫月老给我准备一碗孕子汤。”

    一听到“孕子汤”这三个字,素雪不禁错愕:“公主,您要孕子汤是要……”

    梵泪缃担心隔墙有耳,不耐烦地回道:“好了好了,别问这么多了,快去准你吧。”

    素雪得令很快离开了帐篷,可她出去的时候,丝毫未察觉到千梓尘黑沉脸站在帐外听着主仆二人的谈话。

    梵泪缃则是一直待在帐内并没有出来,她坐在椅榻,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

    虽说她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和一大哥成亲,可无奈千梓尘一直不肯与她圆房,那时还是新婚燕尔所以她也不是很急着要孩子,可没想到居然发生了那事……

    ……

    仙界伤员的帐篷内……

    苏卿歌忙着照顾送来医治的伤员,有两日未曾歇息过,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

    帐内的人无不对她充满了尊敬与感激之情。

    “苏仙姑多谢您这两日的悉心照顾呀,大伙儿的精神都好多了!”

    “是啊是啊,多亏了仙姑,小人才保有一命,遇上仙姑真是我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

    众人的赞词滔滔不绝,苏卿歌漂亮和善的小脸也满是笑颜。

    许是太过劳累的缘故,苏卿歌出了帐篷到外面去吹风醒神,恰好见到了魔界的一群人。

    为首的虞弑夜在与隐谈话,她的注意被跟在虞弑夜身后的严风吸引住了。

    见到严风的侧脸时,苏卿歌整个人都愕然在了原地。

    察觉到旁人的目光,严风也随即朝她那儿的方向看了过去,呆滞了一会儿后,突然失落的转过眼去不再看她。

    苏卿歌红了眼眶,薄唇里只轻轻说了三个字:“易长陵……”

    同时,虞弑夜和隐谈话谈到了虞恨情。

    虞弑夜先扯出了话题:“你最近跟那位小桂姑娘走得倒挺近。”

    隐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时,狐疑起来:“小桂姑娘?哪位小桂姑娘?”

    “就是那个仙界的妖仙。”虞弑夜提醒道。

    隐顿时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虞恨情。”

    “哦?呵呵,原来虞恨情才是这丫头的名字,不知她的yu姓是哪个yu?”

    “是吗?那还真是稀奇。”

    说着,两人便离开了仙界的营地,隐这时才发现一件事,魔尊跟虞恨情两人的眉宇和嘴鼻有种说不出的相像,可又不像是巧合,看来要花些时间去查查了……

    苏卿歌在看见严风之后便一直跟在了他们身后,虞弑夜自是注意到了她的举动。

    他转头对严风道:“你去问问苏上仙跟在我们后面有何贵干?”

    严风想拒绝却也不敢违抗命令,也趁这次机会,与她做个了结吧。

    严风二话不说,转向苏卿歌的方向走去,苏卿歌也没有继续躲藏的意思。

    两人对立相望,深深地看着对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你是易长陵吗?”苏卿歌战战兢兢地开口问道。

    她心里感到害怕,害怕他说不是……

    严风抑制住了心中的我冲动,咬牙道:“小人严风,魔君派小人来问上仙有何事需要相商?”

    他还是否认了……

    “你说你叫严风?”

    “正是。”

    苏卿歌的心冷到了极点,她抬眼再次看着面前这个面容丑陋的我男人,开口道:“我曾经爱过一个叫易长陵的男人,我爱他爱得深沉,如果你是他的话,我有句话想跟他说。”

    苏卿歌顿了顿,才接着道:“如果当年在鬼界龙吟潭我没有丢下他独自一人逃走,跟他共赴黄泉,他断然不会怪我,不会恨我,宁愿失去生命也不想承受失去他的痛苦!”

    此时,严风已经背过了身去,他很小声地抽泣着,还是道:“这位易公子真是好福气,想必他听见了这番话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

    严风的话,结束了两个人的谈话,仿佛也像结束了他们之间几百年的感情。

    苏卿歌留着眼泪头也不回的跑了。

    严风凄凉的眼神看着她离去的我背影,他的心痛如刀绞。

    傻瓜,我这么会怪你?如何会恨你?只是,他如今变成了这般丑陋不堪的容貌,就算相认了又如何?面对他的脸,她也迟早会厌恶。

    苏卿歌含泪跑着,心里却一直想着:“易长陵不要她了!他不要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