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苦战将至
    得到山下部队的来报,山上的众人自然也是提心吊胆。开启阵法的重要人物共有十五人,每界各派出三人,留二十人护卫。

    在去之前,梵泪缃可以谨慎不张扬地将贴身侍女素雪拉到一旁。

    梵泪缃不怀好意地吩咐道:“我方才交代你的事都清楚了么?”

    素雪微微颔首道:“是,奴婢都清楚了,定不会让公主失望!”

    “嗯,此事不易打草惊蛇,切勿引起他人察觉,好了快走吧。”

    “是。”

    两人各自离开,梵泪缃作为护法一直跟在千梓尘身边,另一个便是回银。素雪手拿着一粒黑色药丸心怀不轨地来到先遣部队,还好现在部队里鱼目混杂,各界人士都有,也无人察觉到她的存在。

    虞恨情手掌心不停地在冒汗,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她作呕,放眼不见头的魔兽甚至让她丝毫没有必胜的把握。

    瞥了眼周围的人,大家无不瑟瑟发抖不知该如何办,再这样下去,恐怕会人心惶惶,若是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岂不会全军覆没?

    虞恨情心中做着打算,突然想到,对了,此次先遣部队的目的除了抵御外敌更重要的是拖延时间,在封印阵法这段期间所耗时辰一定不短,如果贸然与魔兽动手必定死伤无数,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她心有一缓兵之计,立刻跑到了主帅镇天将军所在的部队前方,说明了计策后,镇天将军倒并无反对之意,命虞恨情为副将以此计指挥作战。

    虞恨情来到队前,高举职位令牌,大声说道:“众将军听令,大敌当前,所有人都必须同仇敌忾、冰释前嫌,现在开始准备战斗!”

    “仙、灵二界”的兵将负责开启结界,人界负责保护仙、灵二界的人,接下来是魔界,无论你们用何等办法,在最短时间内搬运来巨石块少则百块,妖界的各位就请你们在路上布置深坑陷进,越深越好!”

    号令一下,所有人都开始行动起来,敏月虽不情愿听命于虞恨情,可要是自己先死了那才叫亏呢!

    仙灵两界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为十个小队开启结界,人界的兵马是所有军队中较少的,无法保护四十个小队,只得优先选择了保护最容易受到魔兽伤害的小队,以防出任何差池。

    敏月带着妖界的军队以身冒险迅速在魔兽快要踏上的道路上施法挖坑布置重重陷进,还好赶上了。

    敏月也曾想过虞恨情丢给她这么危险的任务会不会是存心报复!

    魔界的人搬运石块太过非礼又费时所以只能把这些重活交于搭理的魔怪。

    只等魔怪将巨石块搬运来一切准备就绪。

    不料魔兽来的速度之快,在结界刚刚布置好,便有几头从未见过其行貌的魔兽发了疯似得冲过来。

    黑肤如狮首,外露如剑牙,四腿如虎豹,身后有如毒蝎般的尾刺。

    无法想象若是没有这个结界恐怕他们早就丧命于这尾刺之下……

    一看是有三四头,结界完成不久它们便撞了上来,虽然防住了,但那散发蓝光的结界还是猛的一震,让一些施法人倒在地上,大家很快站了起来,继续施法稳固结界。

    其余跟在后面的魔兽除了速度敏捷反应灵敏的,大多数都掉入了巨坑中,再加上巨石块压制,打压了不少在前头甚至是中部的魔兽群,初步防御成功了。

    随后还是有愈来愈多长相凶恶残暴而又奇特恐怖的魔兽聚集起来,不停的在冲撞结界,试图打破再来饱餐一顿。

    ==============================

    这时,在上峰上……

    施法的众人早已就地盘腿而坐,凝神静息默念心咒,不得受半点干扰。

    武方枟心中急躁,有多日未曾见过师妹,她武功和法术也不知练的如何,能否抵挡得住魔兽。

    哎呀,真是愁死他了,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河熠斜眼看着武方枟脸上的表情,心中突然释然一笑,师弟对师妹还真不是一般的关心在意,就好像……

    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让河熠自己也诧异起来,他真是个笨蛋,怎么会这么想?师弟对师妹应该只有那份兄妹情谊,怎会有男女之念?况且,就算他有情,他们也绝不能在一起!

    人妖之恋纯属无稽之谈,再说了蓬莱岛一直有个稀奇古怪的规矩,门派弟子可以自由谈情说爱,谈婚论嫁,只有入门六年之后才可还俗生子,可偏偏奇怪的就是,岛主的首席弟子们皆不可有私欲私情,违背者,轻则逐出师门,重则剥夺修仙慧根,废除所有修为。

    只是河熠他还是放心不下,打算试他一试。

    河熠故作一脸平静,随口一道:“对了师弟,师兄刚从师妹那儿听到了一个事儿。”

    一听是关于虞恨情的武方枟果真来了兴趣,问道:“是……何事?”

    河熠很快一想:“啊……听师妹说,师妹好像在妖界识得一男儿,一见倾心,想求师傅指婚呢。”

    话音刚落,武方枟惊得抬起头看着他,紧紧抓住河熠的手臂,问:“当真?!师兄你莫不是在开我玩笑?”

    武方枟这么一问让河熠有点心虚,他眼神飘忽起来,敷衍道:“这…这还能有假?师兄…怎么会骗你,你说是吧?”

    这时,武方枟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与忧郁,这一瞬间全让河熠捕捉到了。

    不是吧,竟让他猜对了!

    河熠将人拉到了一边,挑明了问:“师弟,告诉师兄,你难道对虞师妹存了那种心思的?”

    武方枟明白河熠的话中之意,紧张到无言可对,而这更让河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哎呀师弟!你怎可如此糊涂!”

    “师兄我知道我不该有这种念头,我会有分寸!”

    “如此便好,别怪师兄没提醒过你,不管是什么念头,趁早打消!”

    河熠的一句忠告,让武方枟心中一寒。

    对于他来说,缘分是对他残忍了一些,但是要看见她的笑脸,他始终无法按捺得住心中的那份悸动。

    他很蓬莱岛的这个怪规矩,因为他无法吐露心意,但又可笑的喜欢,因为只要她一日是蓬莱弟子,此生也便不会成亲生子,哪怕这辈子只有个师兄妹的身份,他也愿意……

    ……

    另一边,危机重重的山腰下早已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不想不出三个时辰,就已丧失了一千多兵将,结界本是万无一失,可没料到魔兽中也有钻地挖土的,没及时发现导致内部有几只钻到内部来,还好没酿成大伤害,但是南边的结界破了一个洞,魔兽源源不断的从南边袭来。

    虞恨情和墨幽君各带来一支兵马前去支援,不想南边的军队竟快到了全军覆没的地步。

    更加令人惊悚的不仅是那缺胳膊断腿的无首尸体,还有不少正在啃食士兵的残暴恶兽。

    环视一周,发现只有一只体型较大的魔兽,椭圆无皮毛的头,两只双眼如金鱼一般大无眼皮,庞大的身躯油滑,黑色的皮肤下还能看见它瘦的若隐若现的骨骼,它的脚形如青蛙一样敏捷。

    看来这一小群的魔兽的“王”就是它了,要是将它除去,其他的也不成难事。

    正当她准备临时下令作战时,那双骇人的双眼朝他们一伙人瞪了过来,接着又见它的腿反常的弯缩起来,像是在做什么预备动作……

    预备动作……

    虞恨情猛然一惊,赶紧叫道:“快闪开!”

    令初下,有部分人下意识的都跑到了两旁,但令下得太晚,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同时,那巨兽已经张开满是尖牙的嘴扑了过来!

    马匹纷纷害怕躁动起来把虞恨情摔下了马,她的身子倒在血泊之中,起身一看,那巨兽站在了原地,等它转过身来的时候,它的大嘴里已咬着四五个士兵,其中也分不清是人还是妖。

    一个半截身子都在魔兽嘴里的女子,双眼空洞无神,满脸是血,嘴还不停的动着,看着是要说些什么。

    “救……救我……”那女子看着虞恨情说出了遗言之后,那巨兽将人全部生吞到了肚子里。

    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她记得!她是襄怡师叔的妹妹洛香凝!

    虞恨情的面容从目瞪口呆到难受悲愤最后变为憎恨!

    她咬紧牙关地捡起掉在血泊中的阴剑向那巨兽砍去。

    这恐怕是她最鲁莽的我一次,粗鲁的砍法让那魔兽毫不畏惧,脚掌一抬便狠狠向她打了过去,还好她及时用剑挡了一下,否则当场就心脉尽断而死。

    虽挡了不少,可这一掌还是让她伤了元气,吐了口脓血。

    早已潜伏在虞恨情身边的素雪瞅准了这个能将她手中黑色药丸送到虞恨情嘴里的机会,蒙了黑面纱朝她跑了过去。

    “仙子!你没事吧?”素雪假意关心地将虞恨情扶起。

    虞恨情面色惨白,忍着疼痛摇了摇头。

    素雪硬是搬开了虞恨情的嘴,把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死死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吐出来和发声。

    “唔……”

    好难受……是谁捂着她的嘴,她吃下去的又是什么东西?!

    待到虞恨情被迫吞下药丸后,素雪才找机会脱逃。

    墨幽君赶了过来,着急道:“情儿?情儿?你怎么样了?快起来!”

    虞恨情的我头很晕,墨幽君的声音忽远忽近,坚持了不久还是昏倒过去。

    墨幽君命人将虞恨情抬到了部队后方休息,随后才组织其他将士协助仙、灵二界的残兵开始填补结界。

    填补结界的任务才刚刚开始,那巨兽本想一鼓作气再一次冲上来,不料它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转头就跑。

    墨幽君正奇怪着,眼神一直跟着那头魔兽,直到她在魔兽群中看到的我两个人影后,手中的剑惊得差点掉了下去。

    那个是……

    不对,他们应该不是人,不然不会在这魔兽群中还能安然无恙,莫不是那一男一女衣着怪异的两人也是魔兽?!

    而那一边,魔兽军中有一木制战车,上面坐着一个拥有罕见黑棕短发,长相俊美的神情中隐藏着一丝狡黠的男人只是轻轻抿嘴一下。再一看,有一个跟他长得如出一辙却多一丝妩媚的美女正乖巧的靠在男人腿边,像是乖巧的小猫。

    男人动了动迷人的嘴唇,张口就说出了令人不解的语言,那美女听过后,站起了身,从战车上跳了下去。

    灵敏的身手,极快的速度,一瞬间就冲到了其他魔兽前面。

    眼见不妙,墨幽君望向其他人,大喊道:“快把结界补好不然来不及了!”

    等她再转过眼来时,女子妩媚的脸就已近在咫尺,她刚拔剑,那女子便已掠过她向部队后方跑去。

    看见士兵们一个个都有惊无险,她更加疑惑不解了。

    她心中一个激灵,下意识的看向了虞恨情的方向,那女子一路直冲的方向就是情儿!

    “那只魔兽目标是虞恨情,不要让她得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