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准备就绪
    短短一炷香的时辰各界派出的能人异士早已按部就班,全程共有十二人协力开启阵法,由五人保护,自然每一个都是能力者。

    护千梓尘周全的本该有虞恨情,但梵泪缃手下兵卒传话将她调去了抵抗外敌的部队,虞恨情自己也早已猜到了,梵泪缃有意不让她靠近千梓尘。

    说来,她还真有点担心天尊……

    ……

    敏月撒着脾气,不满地撅起了嘴跟在独孤玄烨的身后,谁都能猜到她肯定是因为当才和虞恨情的事烦心闹别扭。

    实在气不过的时候,她直接开口问起了自己的父亲:“父皇,女儿都被虞恨情这个贱丫头欺负到这地步了,您怎么还这么沉得住气!都快气死女儿了!”

    独孤玄烨也是被她吵得心烦,但也只能随口敷衍一句:“行了行了!我的好女儿,父皇自会为你做主。”

    敏月依旧不肯收账,突然亲昵地抱着墨不世的手臂,一脸委屈地撒娇道:“世哥哥,你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吧!”

    墨不世神情忧郁,他也不知该帮谁,他一对不住情儿,而是愧对敏月和她腹中夭折的孩儿。

    相反独孤玄烨倒对另一件事起了兴趣,想不到虞恨情这小丫头,几年之后竟出落得如此美丽,若是将她直接杀了有点暴飱天物,不如……

    在另一边魔界的专属帐篷内,只见一黑衣男子悠然自得地侧卧榻上喝酒,丝毫没有他人那般的紧张危机感。

    那张蛊惑人心的俊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隐已经不知不觉喝了足足两壶,却无醉意。

    果然这次的封印仪式她也来了,此番她与那妖界公主起的争执很是让他在意,不仅仅是因为虞恨情和独孤敏月之间有何仇怨,还因为她当时浑身散发出来飞恐怖气息。

    正当他准备再饮一杯时,杯口在他迷人的嘴唇边停下,道:“可是为什么你当初让我等了如此之久?”

    从他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就相信她会是将他带出黑暗的光明……

    ……

    一回到仙界的营地帐篷,千梓尘一张比平常还要冷酷的脸让虞恨情很是心有不安。

    天尊十有**是为了当才的闹事来兴师问罪的吧。

    “你和敏月公主之间到底有何仇恨,竟能让你再此等大事之前与她生事?”

    果然天尊真的是来问罪的……

    “我…没、没什么……”虞恨情支支吾吾,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是,当她每次都听人称呼敏月一声公主时都觉得无比刺耳。

    呵呵?公主?她这个公主的称呼也只不过是因为她父亲篡夺皇位得来的,若是人未亡,国未破,她敏月一辈子都别想翻身到她头上来!

    千梓尘将她脸色负责的表情尽收眼底,见她刻意隐瞒,还是道:“你既不愿说,我也不为难你,有何私人恩怨,等封印的事一过再做打算。”

    “是…是……”

    “好了,时辰差不多,回你的部队去吧。”

    虞恨情轻“嗯”了一声,很快离去,千梓尘眼望着她的一模背影,又突然想起了一些疑点。

    六年前,他救下她的时候,因为那九条雪白耀眼的狐尾所以断定她是妖界皇族,但为何她身着布衣流落在外?妖界怎么会没发现一个皇室公主流浪人间已久。

    在那之后又过了五年,再一次见到了她,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柔弱,手有妖王内丹,继任王位的却是独孤玄烨而不是她,妖界也再无要来仙界要人的意思。

    虞恨情,你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帐篷一掀,墨不世的脸刹然映入虞恨情的眼帘,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她见到墨不世难免会有些生疏尴尬。

    虞恨情现在不想见到墨不世,一看到他的脸,就会让她想起他的无情背叛,让她是何等的心如刀绞……

    墨不世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说,缓缓道:“情儿……”

    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只是,面前的人看他的眼神变得何其冷漠。

    “放开!”

    她故作愤怒,不想对方的手握她更紧。

    “情儿别这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墨不世心里有无数的千言万语,在这一刻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他和情儿之间产生了无法超越的隔阂。

    而虞恨情已不想再与墨不世多言,用力甩开了他的手,刚想动身离开之时,不远处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急迫的喊声:“将军!将军!”

    虞恨情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在看清那人的面容时,她只剩惊讶的表情。

    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像……

    那男子并未察觉到虞恨情看他的眼神,而是对墨不世道:“将军,大王让您尽快赶回营地议事。”

    “知道了,下去吧。”墨不世沉声回道。

    见那男子要走,虞恨情连忙拉住了他,略有些吞吞吐吐道:“等等!你…你是…你是……”

    见此,男子却礼貌一笑:“这位仙使有事么?”

    闻言,她心中更急,终于问了一句:“泽翼!你是睿泽翼对不对?!”

    面前之人一愣,接着神情又变为了一头雾水:“这…仙使莫怪,小人名为寒亦,并不是仙使口中的睿泽翼,仙使记错人了。”

    “怎么会……不,不会的,就算过了那么多年,泽翼的模样我也绝不会忘,我不可能认错了!”

    说着,她开始急得掉眼泪,心里愧疚、悲痛、忧伤以及悔恨!

    “情儿,你到底怎么了?”见她哭了起来,墨不世心中却是抽痛不舍,从小到大,他很少看见她哭,给人的永远都是笑容。

    只是……睿泽翼这个名字,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见,没记错的话,情儿曾在睡梦中喊过这个名字!

    寒亦……莫不是是情儿口中的睿泽翼?还是是一个与睿泽翼长相一致的人?

    寒亦也不禁为难,他可不记得何时欺负过眼前的这位美人,只是,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她,心里总有股说不出的熟悉感,似曾相识……

    一时头热过后,虞恨情清醒过来,没错,可能是她认错人了,泽翼他…已经死了八年了,是她亲手葬送的,寒亦只不过是一个与他长相相似的人吧……

    擦拭了眼泪之后,她悠悠一道:“这位小哥,对不住了,许是我认错了人。”

    “无碍,打扰了,将军我们快回去吧。”

    墨不世虽放不下虞恨情,也只能打算先将眼前事处理了,在他们走后不久,帐篷的垂帘被人掀开,是千梓尘。

    “天尊……”

    “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跟我进来吧。”千梓尘只留下这句话给她,随后又回到了帐内。

    虞恨情愣了一会儿,还是跟了进去。

    千梓尘只是静静地坐在玉石椅上。

    两人沉默了不久,千梓尘开了口:“情儿,听说过轮回转世么?”

    这一问倒让她惊奇:“轮回转世?这…略有耳闻,但未曾见。”

    “你已说不上未曾见。”千梓尘说着便抬起手来,手掌心幻化出了一张旧纸,纸上写满了文字。

    之后他才继续道:“还记得吗?这是我曾从《六界心法》此书中撕下来的一页。”

    虞恨情很快反应过来,她还记得那页书纸:“是黯仙心法?”

    “没错,此心法很是无情,它可救你所爱之人,却会在施法之后夺走另一个对你而言亲近重要的人。”千梓尘看旧纸的眼神带有一丝悲伤。

    虞恨情自是不明白,这与轮回转世又有何关系?

    “我曾用过此法救过嬿怜上仙,然而却因此害死了泪湘。”

    单凭一句话,深刻地让虞恨情明白了为何黯仙心法被世人称之冷血无情,也难怪天尊不辞辛劳也要救回梵泪缃……

    最后,千梓尘来到她跟前,低眼看着这个只有自己一半多高的人,道:“泪湘心有不甘与怨恨所以轮回转世又回到六界中来;睿泽翼因心中舍不了你,所以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与你相遇。他们之所以能轮回、能转世,只不过是因为内心深处一抹消不了的执念罢了。”

    =================

    开启阵法的时辰已到,在亡灵山上的大营地中无一人是悠闲的。

    虞恨情虽不大愿意到先遣部队来,但想着此地如同千梓尘的背后,她无论如何也要守住!

    随部队到了山腰,正准备武器时的她突然听见身旁的几个女仙大呼小叫道:

    “啊!快看,是那魔界少主!”

    “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天呐,好美型……”

    虞恨情自然不会理这些杂言,头也不回的继续擦拭着银剑。

    直到她的头顶传来一句:“你在先遣部队?”

    这个声音……

    回头一看,那人果然是隐!只是,他怎么会是魔界的少主?

    她本想叫他隐的,可字未说出口,她马上换了个称呼:“魔界少主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说完,隐有意伸手捏住了虞恨情的下巴,这一举动在外人看来实在是暧昧不清。

    “许久不见,你瘦了不少。”

    虞恨情呆了一会儿,急忙扭过头去,皱眉道:“少主请自重!”

    见她这个反应,隐也不是很惊讶,他抿嘴一笑转身就走,事后吩咐了一个暗卫暗中护她周全。

    他看上的女人,可不能随随便便地死在这亡灵山。

    敏月在一处将所有事都看在了眼里,没想到虞恨情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勾引了世哥哥还害了她的孩儿不成,现在又去勾搭上了魔界少主。

    等着吧,一定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在开启阵法的过程中,全程共有四个部队,在最山头的精锐部队负责护卫施法之人的安全,接着往下就是中卫部队,暂时按兵不动随时等待救援协助,再一来就是先遣部队,负责打头阵,最后就是派去前方打探敌情的先锋小队。

    不过当才有消息传来,先锋小队已经全部灭亡,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再先遣部队的另一处,墨幽君一脸的烦躁,“不开心”这三个字全写在了脸上。

    爹是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跟她商量一下?现在倒好,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帝倾殇的妻子,西锦未来的太子正妃!

    “可恶!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该怎么跟情儿交代?”

    没错,她同样顾及到了虞恨情曾是西锦未来的太子侧妃,但是情儿会不会……

    “你叫我干嘛?”突如其来的问声打破了墨幽君的胡思乱想。

    一看,恰是虞恨情。

    两人一见对方也甚是高兴。

    “没想到我们会在同一个部队。”墨幽君道。

    虞恨情:“嗯。”

    墨幽君心想,还是先不告诉情儿她的事好了,先摸清她对帝倾殇的心思再说。

    以防虞恨情问起她当才的话中之意,墨幽君转移了话题:“听说妖界的敏月公主也在先遣部队,你俩不会临时打起来吧?”

    “敏月也在?打不打倒是说不准,不过敢肯定的是她是冲着我来的!”

    “情儿,你和敏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墨幽君这么问道,她低头看着右手腕上的覆天佛珠,微微道:“如果,敏月的父亲当初没有起兵造反,或许这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虞恨情的回答让墨幽君错愕不已,她眉头一挑,狐疑道:“情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算了,告诉幽君也无妨,纸是包不住火的世人迟早会知道她的身世,她更相信墨幽君。

    “要说我随父姓的话,我根本不姓虞,我姓独孤,叫独孤恨情,我是独孤轩冥之女,妖界曾经的昌蓉公主。”

    墨幽君差点惊呼出来,昌蓉公主?!就是那个失踪多年的昌蓉公主!

    果然山羊怪阿树说的是真的,情儿她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妖界公主。

    未等她再开口说一句话,微微震动的地面、可怖的兽吼叫声,放眼望去,山脚下大片黑色的动影,顿时让两人心头一紧。

    来了,魔兽大军!

    =================

    某蝙蝠:喵喵喵,蝙蝠还有两三个月就要中考,能抽时间更文就会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