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第二生第二世预告
    某蝙蝠:咳咳,由于亲们看了三年的第一生的故事可能会有点腻了(作者君也是蛮腻的),所以稍微抽一章来写第二生的故事预告,蝙蝠也等了蛮久的说,简介咱就放到第一生故事完之后好了,比较合适,应一些亲们的要求来透露一点第二生的故事。

    ===============================================================

    “对不起……”

    “对不起……”

    “原谅我,情……”

    咦?

    是谁?是谁在说话……

    好奇怪,全身仿佛身置于春季一般温暖,令人甚是安心舒畅,但是,这个温暖的怀抱……是谁的?

    那句对不起,又是出自谁之口,又将传入何人耳中?

    脸色苍白,衣杉皱乱的女子,试着睁开了那双令人无法忘怀的眼眸。

    她的眼中,只有那容貌十分俊美却又满眼含泪的男子。

    她不顾别事,只是一问:“为什么……你要流泪?”

    男子拥她入怀更紧一分:“因为,我等了你一千三百年,终于找到你了,我好高兴……”

    等……她?一千三百年?

    可,眼前的男子让她好生陌生,本是一面之缘,萍水相逢,却又为何觉得微微心痛,为什么?

    她纤细小手扶上了他的脸颊,轻轻一问:“既然如此,又为何用如此悲伤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认识你。”

    他闻言,只得苦笑一声:“若你忘了我,那也无妨,只要此生我再遇见你,纵使千万年,也不会放手!”

    青山绿林,槐花小屋,粉衣女子侧身倚在木门门前,静静看着不远处,槐树下弹琴之人。

    又回想起从前,她与他第一次相识……

    他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一道:“从今往后,你我师徒相称,你只要知道,踏出了皇宫,你便不再是大公主,舍弃从前的自己与名字。为师以慕为姓,倾言为名与你可好?”

    她慢慢重复一道:“慕…倾…言?慕倾言!此名甚好,倾言多谢师傅赐名。”

    ……

    她有了新的名字,叫慕倾言。她的师傅,她只知道师傅姓许单名一个字,名为许一,至于师傅的年龄、背景、身份自己也一概不知。

    自那一夜之后,她不曾看见师傅的泪颜,也不曾再听他提起过“情儿”这个名字。

    情儿?又是谁?每当她一想起这个名字,心里也按耐不住的疼痛……

    千年未亡的西锦,依旧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国,富强繁华,在一处不起眼的小树林,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青色人影。

    小女娃背着一大包包袱,灼热的天气,繁重的包袱让她心焦气烦,崛起小嘴便把包袱扔在地上,一脚踹在身旁的一棵无辜大树树身上,却不料惊醒了树上沉睡之人。

    “气死我了!走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到京城!”小女娃说着,干脆一屁股坐到了树下。

    正当她心情正烦的时候,不知从哪儿传来了“呵呵”一笑声

    “谁!出来!”

    树上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树下的小女娃,翻身一跃,跳到了她眼前。

    小女娃看着眼前潇洒帅气,不屑道:“哼!我当是谁呢?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

    “哦?”好大口气的女娃娃。

    小女娃大摇大摆的想从男子面前经过,又警告道:“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来烦我,就算你……长的帅,我也会把你打成大猪头!”

    一听,男子“噗呲!”的笑出了声,浑然不把小女娃的警告当一回事,还直接伸手捏了捏她小巧可爱如同包子一样的小脸蛋。

    在他仔细打量了小娃娃一番后,整个人征在了原地。

    像……实在是太像了!她跟情……不,应该不会是她,都一千多年了,看来自己还是忘记不了她的容颜……

    某娃初“脸”被捏,嗷嗷叫了起来:“你个臭小子敢捏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记住你了!”

    男子一扬嘴角,毫不客气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呵,本大爷叫星明,你最好记住这个名字!”

    今日此时,天地之间破裂,六界陷入了极大的苦难之中,无处不是混沌,不是黑暗,不是痛苦惨叫。

    原本该是美丽奇幻的玦天宫,如今也是仅存一座废墟,在这废墟之中,唯见一女子跪在地上嘤嘤哭泣。

    她眼泪不止,只是低头呆呆的看着他送给她的那一枝永不凋零的槐花枝干,呜咽道:“这本是我犯下的错,为什么你要替我背负,替我承受?该烟消云散化为灰烬的不是你应该是我!”

    面前,巨大光亮照耀了整个玦天宫殿,眼前出现的是从未见过的雍容华贵的夫妇。

    身着华丽的夫人,同样也是满脸愁色,却又不失恨意的看着哭泣的女子。

    “我可以救回他,但你是害得他神形俱灭,你必须付出代价。”那位夫人开口道。

    她紧紧抱住那枝槐花树枝,咬牙道:“只要能救回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条,交出你的女儿,她是神界的皇族后人,理应留在神界,但你也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她了,吾儿已死,你和吾儿所诞下的女儿是神界的最后希望。”

    什么?要她的女儿?!

    “不可能要我交出生儿,休想!她是我生存的最后希望,我不可以让她离开我!”

    她抛弃了生儿一千多年,又怎么能再把她让给她人!

    “那你就是要选第二条路了?”

    她闭口不言,她既想要他回来又不想失去他们宝贵的女儿,事到如今,只能如此……

    “第二条路,你必须付出光明的代价,永远只能生存与黑暗之中,你可愿意?”

    她轻轻一笑:“只要他能回来,就算这双眼再也看不见任何光明也无怨,因为他说过,纵使千万年,也不会放手。”

    上一世他苦心守候,这一世就换她等他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