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怒意涌现
    如今仙界的军队已经前往亡灵山山峰,眼看各界的军队都快到达目的地,人界却陷入了极大的困难。

    亡灵山的邪气太过于重,早在亡灵山不远处,人界便有多数士兵承受不住邪气而病倒,虽此时不会有生命之危,但若是持续靠近亡灵山,恐怕性命难保。

    苦于他们这时不能撤兵,只好挑选了能承受此邪气的人前往亡灵山。

    在出发去山顶的路上,只能看见寥寥几人的人界部队,其中便有帝倾殇和墨凌萧,不想原来墨翊白也来了。

    墨凌萧在这邪气之山倒显得很是悠闲,丝毫没有身后的少数士兵那般疲累与不适,而身旁的帝倾殇也是如他此。

    墨凌萧斜眼看着面无表情的帝倾殇,突然道:“太子殿下,您突然答应了皇上的要求,不知为何?”

    帝倾殇抿嘴一会儿,微微道:“没什么……”

    闻言,墨凌萧兴趣一来,又问:“哦?莫不是太子殿下无所爱之人?”

    被墨凌萧如此一问,帝倾殇英眉一挑,脑海中突然想起来某个人,道:“……没有。”

    对啊,或许没有呢,就算是有,她是妖又何能与她共度此生?

    正当他们聊着时,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山峰,士兵也有点招架不住这邪气但也只有忍耐,还好的是,仙界紧跟来的医者们即使救治了,也想他们体内输了仙气好让他们撑过封印仪式。

    不久之后,很快参与封印仪式的人都到齐了,为了以防外人干涉,除了重要人物,基本上杂兵全去到周围巡逻勘察与防守。

    虽说妖魔不会有任何动作,但这亡灵山上的魔兽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对于这些魔兽来说,他们的到来仿佛就是白来了一份大餐。

    魔兽不同于妖界的妖怪与魔界的魔怪,它们毫无知性只知杀戮,只要是活着的生物它们都能毫不留情的当做蝼蚁一半残杀,魔兽与妖精一样,不归六界

    很快,各界负责守卫的人纷纷开启了结界以保施法人的安全留了一些法力极高的人贴身保护,其余人士都被派遣去阻止魔兽。

    ……

    虞恨情从来到封印衾夜的高塔后,便一直站在高塔前望着,久久不肯离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从远方来的召唤……

    正当众人毫无察觉她的异常之时,虞恨情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无神,她的手慢慢抬起,逐渐向高塔伸去,就在她手离高塔只有一分距离时,一个人即使拉住了她。

    有一瞬间失去自己意识的虞恨情顿时回过神来,一看拉住的人,是千梓尘。

    她一奇怪:“天尊?”

    千梓尘放开了她的手,道:“不要离高塔太近。”

    她一懵:“是……”

    再一看,自己怎么又无缘无故走到高塔跟前来了?从昨天开始便一直怪怪的,到底是怎么了?

    她一头雾水的转身返回营地,不想刚抬头一看,便看见了令她一怔的人。

    虞恨情的双手不禁捏成了双拳,怒火在她的美眸中燃烧,终于她咬牙切齿地说道:“独孤玄烨!”

    同时,跟在独孤玄烨的敏月比妖界其他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虞恨情,她同样也是怒火冲天。

    敏月比虞恨情还沉不住气,抬脚向她走去,道:“虞恨情你这个贱人,还敢出现在本公主面前!本公主今日定当要你死在这亡灵山上!”

    敏月这一声大呼小叫把不少人的目光聚集过来。

    虞恨情此时丝毫不退让,气愤道:“是吗?我也正好想在今日与独孤家做个了解!”

    话不过半时,两人双双拔剑出鞘,虞恨情提剑走去,在外人看来她是在向敏月挑衅,实则她的眼神一直死死地盯着独孤玄烨。

    敏月暂且不说,可是独孤玄烨是她最大的仇人!他,必须死!

    敏月得意一笑,虞恨情从小时起就一直不勤加练习法术与剑法,实力可想而知在她之下,就算她能有何等进步,终究只是她敏月的手下败将!

    墨不世在一旁看着,本不打算插手,毕竟敏月和虞恨情,他都不好出手,可就在他的眼神转移到虞恨情身上时,前所未有的恐惧气息充溢了他的身体。

    怎、怎么回事?!情儿身上的杀气突然变得更加浓郁,而且还有着一股未知的邪恶之前,令人无比恐惧,全身动弹不得。

    “敏月快住手先别冲动!”墨不世意识到了危险,急忙阻止敏月。

    可他却晚了一步,敏月已经和虞恨情动起手来。

    敏月自以为扳倒虞恨情乃是轻而易举之事,完全没想到虞恨情这五六年了竟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因为她的低估,虞恨情在打斗中横脚一踢在敏月胸前,敏月身子飞了出去,剑落虞恨情之手。

    敏月胸口剧痛,血气上涌,“噗!”的一声吐了一口血,虞恨情的这一脚,用力极大,若不是她即使用剑抵挡了一下,不然她必当当场心脉尽断而亡。

    可恶,她还真下了死手!

    可眼前的人,似乎并没有绕过她的意思,虞恨情步步向她走来,直至她单脚跪在她跟前,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让她的脸跟靠近自己的脸。

    虞恨情带有冷漠地声音警告道:“我害了你的孩子是我之过,所以我不会杀了你,但是独孤玄烨,你的父亲,他杀我父亲,夺我王权,折磨我的兄弟姐妹,让我家破国亡无所去处,理应当诛!没有人,可以阻挡我的复仇!”

    敏月浑身颤抖不停,一句话也不敢说出口,墨不世也同样不可置信。

    情儿她,何时变得如此冰冷冷酷?他与她未见的这几年,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话音刚落,虞恨情拿起了手中之剑,箭头对准了敏月的脖子,正当妖界的人想冲过来救敏月,虞恨情的剑开始刺伤敏月的时候,整个亡灵山忽然震荡起来,这场震荡真是十几天前所遭遇的。

    闻声而来的回银,看见虞恨情和敏月,想也没想连忙拉开了她,墨不世也拉过了敏月,敏月保得了一命。

    这场震动,貌似比之前的还要剧烈,时间维持的还要长些。

    看来,他们是不能好好的调整休了,必须现在就开始实施封印仪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