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神仙生活(二)
    当她第一眼看见这些数不胜数的书时,内心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懦懦问道:“老爷爷,你不会想让我全部看完吧?”

    “猜对了一半,不止如此,老夫年迈这记性也不好,就有劳丫头你看完了再帮老夫记下来。”

    “啊?这记东西也能找人帮?”

    “除非你想去挑几担水来浇浇花草,哦!这儿的草木一次要浇五担有余,水井在十里之外,可能要多跑六个时辰,还有这十一舍房的屋内清扫。”

    “我马上读背完这些书!”虞恨情果断地做出了选择,抱着书便往隔壁的小书房跑,还好她的记性也不算差,花点儿功夫应该不成难事。

    就是不知道,星明那儿怎么样了……

    ===============

    仙月宫内,一阵吵闹从练舞堂里传了来,不禁引人好奇。

    “去你的,小爷我不玩了!”一声怒吼之后,便见穿着一身花枝招展的舞衣,脸上浓妆淡抹的星明气冲冲地从练舞堂跑了出来。

    他把耳戴的珠环,头上插的钗纷纷取了下来,还不忘用袖子往脸上狠狠擦。

    接着,掌事也是一脸怒容的追了出来,怒道:“你个死丫头,你想造反啊?别以为你是从玦天宫来的,我就治不了你!”

    话音刚落,掌事气急败坏地伸手就想抓星明的耳朵,星明一个反应,大力把掌事推倒在地,掌事“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见此,星明马上撒腿就跑,之后只听掌事背后一声:“死丫头,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原本想着逃出那个“地狱”后自己就解放了,不想他前脚刚出了仙月宫门就恰巧遇见了回银。

    两人分别见对方,同时一个惊讶与狐疑。

    星明一愣眼:“咦?这不是蓬莱岛的岛主么?他怎么会在这儿?难不成是发现了我的身份来收我的?!”

    回银生疑地眉头一皱:“嗯?这不是我精心制作给情儿的人偶么?怎么会这儿?莫非是情儿暂时借用着这人偶?不对,情儿的肉身既已可进入仙界也没必要在寄生于这人偶之中,难不成是有人盗用?!”

    回银:“你……”

    星明:“我……”

    星明心感不妙,正想落跑的时候,回银突然拦住了他,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盗我的人偶?”

    一听,星明内心一纳闷,啥?盗?!

    他一脸不屑道:“这位兄台,你是不是用错词了?什么盗啊,这是我媳妇给我的。”

    媳妇?装蒜!

    “一女子何来妻妾之说,分明就是狡辩!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盗贼!”

    “说谁是盗贼呢?卑鄙小人!”

    “我堂堂蓬莱盗贼岂是小人,血口喷人罪加一等!”

    二话不说,回银一手抓住了星明的左肩阻止他逃跑,星明挥袖甩开,就在两人刚要动手的时候,回银的视线突然不在他身上,他一奇怪,随着回银呆滞的目光看去,正好他们不远处有一女子正款款而来,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女子应该是天帝二女梵曦月。

    见梵曦月走远,回银接着偷偷跟了过去,跟去前还不忘把身旁的人一起拉了去。

    见回银此等举动,星明开起玩笑:“原来堂堂蓬莱岛主也是个跟踪狂。”

    话刚完,他的脑门马上便被回银一个扇子拍了过去,不满道:“胡说!”

    星明撇嘴,有很好奇道:“你跟踪别人拉我来干嘛?我可不像你这么猥琐……”最后那一句星明特地小声地道。

    “你的账我待会儿跟你算!”

    “切!”

    这时,星明又看去了回银的脸色,心想着,他跟踪就跟踪,偷窥就偷窥,脸红什么?

    “师傅你们在干什么?”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两人“做贼心虚”同时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知是抱着一堆账本的虞恨情。

    一见“救星”,星明连忙跑到虞恨情身后,哭诉道:“媳妇,这人一来就骂我是盗贼。”

    “盗贼?哦,师傅我正要向你说此事,你的人偶…我先借给别人了,用完就还你。”

    回银一挑眉:“故人?”情儿什么时候冒出来个故人?

    正当回银还想再问时,虞恨情已经抱着账本向语坤宫方向跑去,再一看,星明也突然失去了踪影,实则是隐身跑到了别处去玩。

    语坤宫中……

    虞恨情将月老嘱咐给苏仙姑的东西放置好后,本想出宫去却因没了宫女指引迷路到了后庭院,兴许是被这儿的景致所吸引,她便在此处闲逛了一会儿,虽说她曾住过语坤宫几日,但却从未到过他处。

    这时,一股悠悠清茶香从附近传来,她闻香寻去,找到了香源,一看才知原来是苏仙姑在户外的是桌上煮茶。

    苏卿歌虽一直低头煮茶,但早已发现了躲在远处观望的虞恨情。

    她抿了抿嘴,笑着说:“出来吧,茶刚好煮到火候,不妨来尝尝。”

    虞恨情闻言从那座小假山后冒出了脑袋,见苏卿歌并无怪罪之意便走了过去。

    走去,苏卿歌邀她同坐,随后又沏了一杯茶给她。此茶初闻甚是香气诱人,青绿茶水中含有一片桃粉的花瓣,看上去很是雅致精美,试喝一口,初入口而后甘甜,茶香留唇,令人回味无穷。

    “苏仙姑,这茶……”

    虞恨情的话被突然出现的一丝魔气给打断,她握着茶杯的手愣在了半空中,这魔气只显现了一刻,之后再也没感觉到任何气息。

    是……她的错觉吗?

    在看苏卿歌,她一脸无事的模样好像也没察觉到何等异象,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见虞恨情一脸狐疑的样子,苏卿歌一问:“在想何事?”

    她回了神,随口回道:“啊,没、没什么。”

    将茶一饮而尽后,又道:“仙姑我还有事在身,先告辞。”

    苏卿歌轻嗯了一声,随后又收着茶具,虞恨情抱着剩余的账本极不情愿地去了梵泪缃的住所。

    整个仙界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梵泪缃,最后打算直接将账本扔给她的宫女后就拍拍屁股走人,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不想,她刚刚到宫门前,便听见宫里传来了一阵尖锐的训斥声,仔细一听,发现是梵泪缃的声音,又见宫门附近没有一个宫女她只好硬着头皮抬脚走了进去。

    在来到主殿时,恰巧看见了梵泪缃和宋茜媚,还有一个跪倒在地的女子,是梵曦月!

    接着又听梵泪缃一声责骂:“梵曦月,你好大的胆子,趁着本公主不在竟敢勾引一大哥!别以为父皇偏爱与你本公主就治不了你!”

    梵曦月右手捂着火辣辣疼得小脸,满眼含泪,还不停地抽泣着,她呜咽地开了口:“曦、曦月知错了,往皇姐恕罪。”

    见此,梵泪缃哼了一声,但她又一想,若此事再纠结一时倒还显得她无风度,被人穿出去也对自己的名声的不利

    “既然本公主已返仙界,皇妹你也知错,那此事本公主就不再追究,这一巴掌算是给你的教训,好自为之!”

    事后,梵曦月的侍女连忙将她扶起,转身离去,也没顾及到在门外的虞恨情。

    虞恨情未偷看多时,来了位宫女,只听她一道:“虞仙子您有何事?”

    “额…哦对了,这是月老让我给梵泪…不,大公主的账本,希望你帮我转达。”虞恨情说着就把账本全部交给了那个宫女。

    素雪接过道:“是,奴婢会转达给大公主的。”

    素雪抱着账本走了进了主殿,虞恨情也巴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很快就离开。

    见素雪拿着的账本,梵泪缃一问:“素雪,这些东西是什么?”

    “是当才虞仙子送来的,说是月老给您的。”

    “哦?虞恨情,我知道了,放下吧。”

    随后,梵泪缃又打起了别的主意,又道:“素雪,本公主有件事要你去办,从今天开始秘密监视虞恨情,一有任何动静都要来汇报。”

    素雪接令道:“是。”

    回到月老宫中,虞恨情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地睡倒在床,可能是因为身心过于疲惫,她渐渐地很快入睡。

    睡梦中,耳边总能听见一些隐约而又微弱的声音,仿佛是来自远方无形的呼唤,没过多久,整个天地突然一震,将她惊醒。

    这一震动使得六界人心惶惶,直到所有人都会想起六千年前的那一场劫难。

    月老自然也被惊动,虞恨情有点不知所措便跑去找了月老。

    “老爷爷,这是……”虞恨情跌跌撞撞,问道。

    此时,月老的脸色显得是极为难看与不安,她从未见过月老如此。

    “老爷爷到底怎么了?”

    月老沉重地一道:“莫非是衾夜的封印又减弱了一分……”

    虞恨情闻言,更加地狐疑:“衾夜?”

    月老摸了摸白胡子:“衾夜是六千多年前仙与魔所诞生的煞魔神。”

    虞恨情不禁一惊,口中微微重复一道:“煞……魔神?!”

    不久,这场剧烈的震动终于停止,事后原来才向她细细祥道。

    原来月老口中所说的衾夜,是六千多年以前,仙界的女仙君与魔界的魔怪所生,他懂事没多久便对六界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毁灭,也是从那时起,六界众人也认识到了煞魔神的可怖之处。

    衾夜太过于强大,是天地初开的第三位煞魔神,前两任也在几万年前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传言煞魔神除非自生自灭否则世间无一种办法消灭,衾夜也是在经过六界合力封印才有了如今的和平。

    但是,虞恨情在意的是,为何总感觉那远边的呼唤有一丝熟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