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神仙生活
    在她这样睡在自己怀里时,千梓尘第一次不知所措的感觉,在以前除了梵泪缃外,他没和别的女人如此亲近过。

    见夜晚太凉后,他只好横腰将虞恨情抱了起来往她的卧房走去,一进门就见到了正在帮虞恨情和星明收拾东西的璃若和璃诺。

    眼前所见,让他们都不禁诧异。

    千梓尘抱着虞恨情走进房内,将她好好放在床上后,又对璃诺道:“她喝醉了,等她醒了就去准备些醒酒汤吧。”

    璃若得令点了点头。

    吩咐完后,千梓尘没留多久就很快离去,而璃诺一转眼就看见了璃若脸色极为不甘不悦。

    她随着璃诺的眼光看去,发现她是在盯着床上昏睡的虞恨情看,从自己妹妹的眼神中,她确定了一件事。

    “璃若,你觉得虞仙子如何?”璃诺试探一问。

    可能是因为虞恨情睡而不醒,无法听见她们谈话的缘故,璃若老实答道:“姐姐,我不喜欢她,她好歹是天帝亲封的妖仙,如今却毫无规矩的喝酒,居然还让天尊抱她回来!实在不成体统!”

    闻言,璃诺像是早就料到一般,淡然一笑,她一边收着衣服一边道:“是吗?但是,虞仙子是仙,而我们只是小小仙娥宫女,本就不该插手主子的事,璃若,你不喜欢虞仙子是因为你也喜欢天尊对么?”

    璃诺这么一说,璃若不仅惊讶,还脸红心慌起来,立马心虚道:“姐姐你说什么呢!我、我没有。”

    “你不用瞒我,我早就知道了。”

    一听,璃若又是一惊,原来姐姐早就知道了……

    “可你是怎么……“

    听妹妹问起,璃诺突然叹了口气,道:”从你对天尊无微不至的陪伴与贡献,还有你的神情,无不显露情念,包括这次对虞仙子的到来你的种种态度。“

    话说到一半,璃若脸色变得担忧与严肃起来,她握住璃若的手,提醒道:”可是你知道吗?天尊是六界至尊,身份和等尊贵,若不是十全十美的女子,何以能配得上他?况且,大公主也回来了。听着我的好妹妹,马上停止你的情念,喜欢或爱上天尊,都是不可以的,也不会有好结果!“

    =======================================================================

    第二日清晨,而此时在仙界宫女所住的仙乐宫中……

    在宫女们睡觉的其中一间舍房前,只见一个身材较胖面容而又极为严肃的宫女掌事直步走到房钱,当她推开门抬脚走进去的那一刻,宫女们全都洗漱完毕,每个人的神情都极为紧张,

    在大家正直站着时候,掌事用眼一扫,随后才道:“都去做事吧。”

    得到命令后,所有人快步离开了舍房,在离去后,她们很奇怪地松了口气,看着大家好像都很怕这个掌事。

    掌事走进房内检查整洁情况,在她眼睛看到墙角那张床上时,发现竟然还有一个宫女懒在床上。

    敢在她的地盘上不守规矩?!

    掌事直接掀了星明的杯子,被子被掀,星明还浑然不知的闭眼手找被褥。

    见此,掌事不悦地一皱眉,那惊人的吼声从口中传了出来:“给我起床!”

    果然,星明马上被惊醒,连爬带滚地下了床,接着一看原来是掌事,打了个哈欠,又道:“哎呀,干嘛啊?”

    “你是新来的吧,叫什么名字?哪个宫来的?”

    星明伸了个懒腰,不耐烦地答道:“小爷我叫星明,从那个什么玦天宫来的。”

    闻言,掌事一挑眉,这个丫头居然是从寒仙天尊来的,不过这个行为举止一点也不懂的丫头怎么会一点都没端庄的气质,跟璃诺璃若两位姑娘完全不同,不过,就算是从玦天宫来的,也不能坏了规矩!

    “那好,星明姑娘,既然你初来咋到,那本掌事就让你好好的学习一下这仙界所有的规矩礼仪和歌舞。”

    话完,掌事又从衣包里拿出了一本书丢给了星明,星明结果一看,发现是一本名为《女学》的书。

    “女学?”

    “嗯,这《女学》里包括了学识。仪规、仙规、罚跪等,我限你五日背完,五日过后本掌事来考察你背的情况。”

    一听,星明仿佛遭了五雷轰顶,反问道:“背?一整本都要背啊?!”

    掌事一脸戏虐的笑着点头,随后便离开了房内。

    然而星明没想到的是真正艰难的事还在后面。

    ……

    掌事走到一排排宫女前,道:“到我仙乐宫来,就别想着一天到晚偷闲,当然,仙界大大小小的杂事多的你们也没时间偷闲。”

    话音刚落,掌事一拍手,接着便有几个宫女按指示端来了盆子给星明等新晋宫女抬着。

    掌事随后又道:“这是训练你们忍耐力与持久力的,每隔半时就加一勺水,两个时辰后谁能坚持住就有资格留下!开始吧!”

    果真,之后每隔半时辰就有水加来,不到一个时辰,就有四五个宫女被淘汰,不过好的是,幸亏星明**为女,但力气还是保有男儿的强硬,轻轻松松的度过了这关。

    到了训练的第二场,内容是走姿与举手投足的规范,掌事先做了个示范,接着就让其余人一个个走。

    这时,隐藏在星明体内的“好色之徒”本性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他跟在其他宫女后面,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的腰板与臀部,内心还不忘:嘿嘿——“一声奸笑。

    在他看得”尽兴“时,掌事眯起眼走到他背后,又是一句狮吼功传来:”傻笑些什么?该你了!“

    耳朵被这么一震,星明飘出去的魂儿也被吓了回来,他揉了揉两耳,瞥了一眼掌事,内心很是扫兴,这个肥婆的嗓门可真大。

    他随意走了几下,掌事看来有点气,提醒道:”错了!走的时候双手慢慢摆动,脚步不可以跨至一米,再走一次!“

    星明翻了个白眼,掌事说的那些也就停了几个字而已,他大致按照自己所理解的走,结果由于他僵硬而不协调的动作,又被掌事叫停。

    ”停停停!走的什么啊你这是,又不是鸭子,重来!“

    星明瞪了一眼掌事,随意走了几下。

    接着:“不够端庄,重来!”

    随后第二次:“不够悦目,重来!”

    第三次:“不够优美,再来!”

    终于第十次……

    “嗯,可以了。”

    此话一出,星明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他内心不平地抱怨道:“这个肥婆还真是不把别人的当命了。这样一转一扭的,没把腰闪了都不错了。”

    掌事微微听见了他的怨言,:“嗯?”了一声后星明立刻闭了嘴。

    现在他只想赶快结束这魔鬼似的礼仪训练啊!

    ========================================================================

    而在另一边的月老宫中,还有一个人也是被弄的无奈不堪,只见某女手撑着腮帮子,一脸无力颓废的翻看着眼前堆成山一般的账目本,看完一本便开始背记一本。

    其实,在三个时辰前……

    “仙子,您的衣物皆已放置房内》”宫女给虞恨情带路到月老宫门前,将准备好的东西转告之后就离了去。

    虞恨情上次前来月老宫也就记得去书房的路,她一路直去,恰巧月老依旧在书房内。

    月老还是跟上次一样坐在桌前,手摸着白花的胡子静静读阅着手中之书。

    “老爷爷,以后我在您这任职,该干些什么?”

    “很简单,不需要做体力活儿,动动头脑就行。”

    “真的?!”她一听不用做体力活,欣喜问道。

    月老淡然一笑,道:“没错,你要帮我做的事就在桌旁。”

    闻言,她偏头往桌旁一看,竟全是好几落的书!

    当看见那目不暇接的书时,虞恨情感觉整个人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