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姻缘红绳
    只好认命放弃绿荫圣水这个办法后,第二日清晨,告别灵王后千梓尘等人便返回仙界,在临走之前,虞恨情还是没来得及问清黎瑛一百年来找她的原因。

    在前脚刚踏入玦天宫时,只见前方一个人影正向自己冲了过来,虞恨情还没回过神,自己便被那人紧紧抱住,再一看发现那人是几日未见的星明。

    星明苦着脸,委屈道:“媳妇你太过分了,居然把我一个人丢下去灵界。”

    虞恨情本想向他道歉补偿的,但听到“媳妇”二字后,脸色极为不爽,她把星明拼命贴过来的脸推到一边,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唔……本来就是……”

    话音刚落,虞恨情伸手便揪起星明的耳朵拖回了房也省得他在天尊面前胡说八道稀里糊涂地暴露了身份。

    回房后,那小子依旧吵吵闹闹,无奈她只好把从灵界带来的稀奇玩意儿给了星明,转移了他注意力后耳根子才清净。

    在午后不久后,二重天派人传信,说是已经决定好了虞恨情在仙界的事务,毕竟在仙界没人是能游手好闲的,而她的事务就是月老助手!总而言之,就是帮月老打理一些繁琐的姻缘俗世。

    而星明就助虞恨情顺利完成工作,无非就是打扫之类的杂事,但在这之前还有个前提,由于星明是以虞恨情侍女的身份才留到这里的,所以同为侍女他当然也要接受礼仪规矩的教导了。

    两人隔日便到二重天就职,来传达消息的仙娥将虞恨情带到了月老宫殿,星明有别的安排。

    月老的宫殿不像其他宫那么奢华,好像是因为月老他老人家不喜这般华丽巨大,素爱清平。

    宫殿只有一主殿,十一舍房,两庭院而已,宫内后庭院再走百步就可见一座漂浮在空的岩石阶梯,而阶梯的尽头是一片空中花园,只见那园地上唯有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大树上还有着无数条红色的绳子。

    在虞恨情看得入神时,只见一身着灰白色长袍,满头白发与白胡白眉的老人从园地处走了下来,直到仙娥恭敬地道了一声:“见过月老。”后才知这位老者的身份。

    “见过月老。”虞恨情也随即拜见了一声。

    月老摸了一下长白胡子,微微“嗯”了一声。

    之后,仙娥便先行告退,月老直步走到了书房处,坐到了桌后接着翻着手中的姻缘薄。

    没看多久,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虞恨情。”

    “嗯,好。”话完,月老又继续闷声看姻缘薄。

    而虞恨情在站着的时候也没干愣着,她皱着眉头一直盯着月老看,看了一遍又一遍。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个月老好像一个人……

    而同时月老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目光,随后依旧淡定地看书,顺手变出了一杯清茶来喝。

    再看许久后,一直默默无语的虞恨情突然大声惊呼道:“啊!你是当年在妖界宫里遇见的老爷爷!”

    这时月老被她一吓,呛了几口茶。

    见月老咳了好几声,她连忙跑去拍背帮月老缓神舒气。

    缓过神后,月老才奇怪说道:“你说什么?妖界宫里?等等你是……”

    月老把脸凑近仔细一看,看似被白眉遮盖的眼珠子顿时睁了出来。

    “你、你就是那个黄毛丫头!”

    “是啊,没想到老爷爷你竟然会是月老,这真是太巧了!”

    话完,月老开始在她全身上下找寻着什么东西。

    “老爷爷你在找什么?”

    月老一边找着一边问道:“老夫当年送与你的红绳呢?”

    “啊…这个…绳子已经丢了。”

    闻言,月老忽然情绪激动起来,道:“哎呀!怎能弄丢呢?这下可遭了!”

    虞恨情被月老这么一说也跟着慌张起来:“什么?!难道会很严重么?!”

    “何止严重,简直六界……”话说到一半,月老赶紧住了嘴,差点儿就说出了天机,以防万一,还是不要把这事告诉这个丫头。

    虞恨情追问:“六界怎么了?”

    “没事,只是无论是仙、人、妖、魔,两个人一生只有一根红绳,你本人放弃或丢失了红绳,你的那一半要么孤终老,要么另有所爱。”

    一听,虞恨情嘴长得比鸡蛋还大,原那根破绳子这么重要,早知道那天就去找好了,要是真的发生老爷爷所述的情况,那她这一辈子都会后悔死的。

    可是……都过了两年了,还能找得到吗?

    “老爷爷,没有别的办法吗?”她担忧不已地问道。

    月老沉思,手又自然地摸起来白胡子,心中一想,若无原则不会有红绳;若有缘无分,红绳有,但会失。半年后,就是六界大乱之时,在此之前,老夫定要全力挽回这幅局面,既然这乱之缘由皆是情,那就违背职守与道德斩断这份情或阻止缘系之人。

    想了许久后,月老才开口道:“办法有是有,不过要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真的有办法?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虞恨情一个激动立刻答应了月老的要求。

    “好!条件很简单,就是让你搬过来和老夫一起住。”

    “一起住?这样就行了吗?好!”

    听到她的回答后,月老扬嘴一笑,他稠密的计划已经实现了第一步。

    =================================================================

    这时玦天宫内,璃若端着一个锦盒直步向竹幽苑走去,快走到凉亭中时,她不望四周而是向竹林的另一偏僻之处走去,随着她的步伐看去,那偏僻的地方竟是一片宽阔的草地。

    这片星空之下,草地显得是多么的神秘而又静谧,而这草地最为神奇的是草坪远看如同散发着莹莹绿光的地毯,近看,才知原是本身就有不为人知的光色,不仅如此,就连几朵小花也闪烁着自己的独特,更是为这片美景增添了无数奇幻唯美的感觉。

    再一看,便见一白衣散发男子侧卧草地之上,面放一酒壶,手握一酒杯,右手撑首,看着实在怡然自得。

    璃若走来,道:“天尊,药送来了”

    千梓尘显得有些失神,淡淡答了一句:“放下吧。”

    璃若将锦盒放到一旁,在离去没多久就碰见了误打误撞来到此地的虞恨情。

    虞恨情在这美景遇见璃若也不由一微微一惊,一问:“璃若你怎么在这儿?你有看见天尊吗?”

    一听她是来找天尊的时候,璃若心中很是厌烦,用手指明了方向后便抬脚就走。

    虞恨情随后就往璃若所指的那个方向跑去果然见着了千梓尘。

    那时她刚好看见千梓尘吃了一颗药丸,接着起身盘腿而坐开始运功解毒,可失望的是毒依旧未能解。

    “天尊……”在千梓尘运完功后虞恨情马上轻喊了一声。

    “毒还是解不了。”

    闻言,虞恨情内心不禁咯噔一下,真的解不了吗?虞弑夜的毒竟会如此厉害,她想着手不由捏成了拳头,没错,是她害了天尊,要是那天在魔界她处事事事小心的话兴许就不会中了虞弑夜的奸计。

    事后,千梓尘问起了虞恨情之前给过他的解药从何而来,为了不让千梓尘知道她与虞弑夜之间的交易,她也只好说是从一位高人那儿得来的,可千梓尘问起那位高人为何,虞恨情却始终不愿说,千梓尘也没再逼她。

    见千梓尘并没有打算追究到底的意思,虞恨情心中歇了口气,她随即也坐到了草地上,这时,一阵浓郁的酒香顿时扑面袭来,她嗅了嗅,发现是从那旁边的酒壶里传了出来。

    她眼巴巴地望了一会儿,最后千梓尘还是给她拿了一个杯子让她自己喝。

    在她刚把就被放到嘴边时,千梓尘提醒道:“这是酒仙自家酿的迷棽酒,没有好酒量三杯即醉。”

    话完,虞恨情已经把酒喝了下去,这酒可谓是她喝得最为醇香厚朴的,可酒刚下肚她就感到脑袋有点晕眩。

    一酒喝完,她抬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时不时也有一阵凉风吹来使人感到舒适,不一会儿,千梓尘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包东西给了虞恨情。

    虞恨情接过,好奇问道:“天尊这是什么?”

    “你不是说过想要种槐花么?这是从灵界带来的槐花种子,种下去三天就能生长了。”

    一听,虞恨情一喜:“真的吗?太好了,上次忘了带还以为种不成了,多谢天尊!”

    千梓尘微微点了点头。

    接着,她包那袋槐花种子好好的收在包里,此刻心中无比喜悦,小时也曾无数幻想过能和天尊这样花前月下,原本以为这幅场景只能出现在梦中,没想到真的实现了。

    这时,她看着那明亮闪耀的夜星,如同一个孩童一般天真问道:“天尊,人死了,会成为这九天之上的一颗明星吗?”

    千梓尘抿嘴一笑,不语,随她一同看去,如果真能成为那夜空明星,也许会是个很好的归宿。

    一高兴,虞恨情完全忘记了千梓尘在她喝第一杯迷棽酒所跟她说的话,足足喝了两杯,最后一杯入口,她整个人已经醉得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只见她站起了身,还有点摇晃不稳,满脸通红手里还拿着酒壶和酒杯,接着就开始口齿不清地对身旁的人道:“我跟你说啊,这、这酒是我喝…喝过最好的。”

    话完又傻笑了两声。

    没说多久,她开始嘤嘤抽泣起来,千梓尘忍不住问:“你哭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虞恨情哭声就渐渐出了口,一道:“能、能不哭吗?我,娘去世得早,两年前又、又家破人亡,我不仅没有去报仇还、还在这里喝酒!”

    听她这么说,千梓尘倒有点好奇,这些事到从未听她提起过。

    随后,某女又借酒浇愁了一杯,继续一道:“我,其实一直有个很敬仰又喜欢的人,可是,可是,不管是用手指头想还是脚趾头想,我跟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话刚完,她脚底不稳,身子仿佛失去平衡般直向地上倒去,再碰到地面的那一刻,一双手及时接住了她,虞恨情完全没反应,而是直接像靠着枕头那般靠在那人的怀里。

    好温暖,这个人的怀抱好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