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恨情身世
    就在俩人刚约定好一起去结伴游山玩水闯荡江湖的后三个月……

    独孤轩冥万分没想到的是,就这短短的三个月,自己竟对那个有时刁蛮跋扈有时又让他觉得可爱至极的小姑娘特别有好感,要不是父皇命令他势必夺得覆天佛珠,不然,他或许真想和这小丫头一辈子就这样一起玩。

    而虞怜寒并非没想太多,她对这个对自己百般照顾的大哥丝毫没有过怀疑,唯有一点与独孤轩冥想得一样,那就是彼此都有极大的好感,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喜欢。

    就在一个雨夜,就为了一个小吵架,独孤轩冥独自去到青楼喝闷酒,青楼门外一个青楼女子对喝醉酒的他更是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但不巧,被正在找寻他想要道歉的虞怜寒看见。

    她一见两人相拥的场景,眼泪立刻流了出来,接着便开始抽泣着,以她从小被爹娘宠坏的大小姐脾气,自然是心里过意不去。

    她一时气愤,双手捏拳,走了过去,一掌将那青楼女子打死,随后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独孤轩冥的脸上,这一掌,彻底将他打醒。

    虞怜寒忍着哭泣,对他大声怒道:“独孤轩冥你个王八蛋!我好心好意找你道歉而你却在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我看错你了,我看错你了!”

    话完,她转身哭着在雨里奔跑而去,独孤轩冥还愣在了原地,她打了他,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伤心?为什么看见自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要这么生气?难道……

    一想起原因,他顾不上什么直向虞怜寒追去很快便追上了她,他将她拥入怀中,而她挣扎着,他双手固着她的小脸,狠狠吻了下去,挣扎不久,她便放弃,闭起了眼与他紧紧深吻,这一刻什么错误仿佛都能被原谅。

    可是,她终究想得太简单了……

    正当两人想找一处安静与世隔绝的地方隐居不问世事时,一件让她完全没预料的事发生……

    那是一个深夜,他们找到了一处偏僻的山林小屋打算就此安息,可是三天后,一伙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那时,房屋的门被人踢开,来者是妖,可奇怪的是,他们一见到独孤轩冥就跪了下来,道:“臣下见过大皇子。”

    见是妖界的人,独孤轩冥难免惊奇,问道:“你们怎么会找到这儿?”

    那妖臣直接禀明此次前来的目的:“大皇子,宫中出了大事!陛下他驾鹤西去了!”

    闻言,他一惊,险先摔倒在地,又问了一句:“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陛下生前留有遗旨,让大皇子即可回宫即位,请大皇子以国事为重,切勿为了儿女私情置妖界于不顾!”这话分明就是不满独孤轩冥与虞怜寒的事。

    “可是……”独孤轩冥犹豫不决,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寒儿他放不下,可是妖界他更放不下,唉,还是先随他们回妖界打理好国事,否则必将出乱子,等一切都好了再回来接寒儿。

    “好,我随你们去妖界。”之后又对虞怜寒安慰道:“寒儿,对不起瞒了你许久,只不过容我先离开几日,我向你保证,等我处理完急事后便来接你。”

    一说完,独孤轩冥便很急的走了,她刚想追出去,不料那个妖臣趁机点了她的穴道,待到独孤轩冥走远后,他才放下了狠话:“这位姑娘,我们大皇子乃是妖界之主,姑娘也请自重,大皇子之所以与姑娘纠缠不过为了你身上的某样重要东西,请姑娘不要对大皇子有任何的青睐之意,大皇子一旦即位便会娶银狐元老的女儿为后,姑娘的穴道两个时辰之后自动会解开,在下话已至此,好自为之!”

    听完,虞怜寒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切,他瞒了他的身份她可以不顾,但……为什么?难道他接近自己是目的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既然要娶别人为妻又为何欺骗她的感情?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对着门口大喊道:“独孤轩冥!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恨你!”

    哭了一个夜晚后,终于怀着悔恨睡着,醒来她便马上身子作呕起来,就在这之后,她明白了一件事,她,怀孕了……

    无依无靠之际,她只好回到魔界,告知了父亲魔尊虞弑夜,不想,得到了竟不是父亲的安慰话语,而是被骂了句糊涂!父亲一听这孩子是跟妖所生,气得差点被杀了她的孩子。

    问过缘由之后,才明白,她怀上了煞魔神,煞魔神拥有世人无法及的倾国容貌,人人见了都会情不自禁的爱上或喜欢上他们,可是他们却是一种比任何妖魔鬼怪都要邪恶至极,甚至会摧毁世间万物的东西,原来六界各界都不允许互相通婚,就是因为怀孕了极为可能怀上了煞魔神,特别是妖与魔相恋,生出的孩子,是六界都不允许的。

    可她,除了这苦命的孩子还有什么?!轩冥欺骗了她,而他们的孩子不仅不能出世还必须得死,爹也无法容下这个孩子,她该怎么办?

    万般悲愤之下,她离家出走,跑到了一个山崖边,心碎之后,带着孩子一起跳下了崖,可老天就是天意弄人,崖下是一片湖泊索性让她留了一条命,最后,被赵大娘所救。

    得救的几天,她一直想寻过短见,好在赵大娘良言相劝过后便放弃了念头,因为,她想要活着,想为她的孩子活着,不管孩子是不是煞魔神,她都要救他!

    转眼过了九月,孩子也在她肚内健康成长,赵大娘恰巧也在怀孕之际,说来倒也是缘分她们能同时怀上了孩子,也不担心她的孩子童年会没有朋友。

    就在一天……

    又是一个中秋之夜,虞怜寒挺着大肚子独自一人坐到了木屋外,抬头望着月圆星空,不禁又想起了独孤轩冥,也不知他是否也曾想过自己?呵呵,怕是不会吧,对于他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可以随手丢弃的棋子,难怪爹不喜她沾染凡尘俗世,怕是就是因为这爱恨情仇她始终也不明白。

    她抚摸着肚子,脑中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对了!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若是儿子就名为越天,若是女儿……干脆就叫恨情吧。”

    话音刚落,她的肚子疼了起来,随着疼痛感的增加怕是要生了!

    “啊……赵、赵大娘!”

    听见虞怜寒的叫喊声,赵大娘急急忙忙地便赶了出来,见她倒在地上喊痛的时候,也明白了,道:“虞姑娘要生了吗?”

    虞怜寒咬牙忍痛,点了点头,见她点头,赵大娘马上扶她回了屋帮她接生。

    而就在孩子出世之时,突然天上电闪雷鸣,阴风阵阵,伴随着孩子哇哇的啼哭声,这几声雷响显得更加令人惊悚。

    赵大娘一看孩子,替他擦了擦身子上的血后便欣喜地说道:“虞姑娘,是个漂亮的小丫头!”

    虞怜寒虚弱地应道:“丫头?是…是情儿,快给我抱抱!”

    赵大娘将孩子给了她,她接过马上看看,这孩子果真生的很是可爱,她紧紧抱住孩子,留下了眼泪,该来的还是来的在怀情儿的那数月,她一直都在找克制煞魔神的方法,终于找到了一种,就是用自己的血混合煞魔神的血将其任意一半的血脉封印,保留一脉血液,这样便可克制住煞魔神天生的恶性。

    她忍痛在孩子的小指上划了一刀,接着又在自己的手掌心出一划,将两人的血混合后便施法将孩子魔性血液永远封印住,一旦魔性血液被封住,那她便只是妖了。

    成功后,她抱着哭声不止的小情儿,悠悠道:“情儿乖,情儿不哭,娘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又是几月过后,她偷偷见过了自己的爱宠烈魇魔怪,见到它欣喜不已,她找人做了一个令牌给它还刻上了它的名字,随后又把自己的那段记忆也同样留在了这令牌之上,只望情儿将来长大之后能够看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