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遗忘过去
    而在世界另一边,便见永远不可消散的乌云密布,环视四周,便是座座火山爆发的黑色山峰,无不让人感受到窒息无比的邪恶气息,在这满是黑暗无垠之地难见一清澈池水置山峰之中。

    再一望天边乌云中微显一丝火红,而那火红却显现的逐渐越大,等那火红光亮全部现身之后,才知晓原是烈魇魔怪身上所有,它慢慢飞回到地在那池水边休息静养,直到有一男一女的声音将它惊醒。

    它没敢妄动,而是压低了气息向声源处看去,在见到那女子之时,它也不由一惊,而是用眼紧紧盯着看他们有何所做。

    一听,才知竟是星明和虞恨情两人,而一路中,虞恨情的抱怨声一直没停过。

    “喂!臭小子你耳朵还要不要了?一路拉我来魔界,要是被人发现了那我们就是插翅难飞了!”

    终于在虞恨情忍受了一个时辰星明的无视沉默后,直接撸起了袖子狠狠往星明的耳朵一恰,那小子这才回过了神。

    “哎哎哎——别!别!住手住手,干嘛啦你?!”

    “你还说我,我还没问你呢!有事你说清楚不行啊!”

    待虞恨情这一语出,星明才猛然想起来一件事,对啊,情儿的生母虽是怜寒公主,但她父亲却不明到底是谁,怜寒公主生前可是出名的花心风流,玩过儿的男人就跟男人玩女儿一样多,搞不好,情儿并不是煞魔神。

    “我问你,你父亲是人是妖啊?”

    “啊?我父皇他是……”

    话未完,突然有一声低吼让两人不禁一颤咽了口唾沫,他们面面相觑的一眼同时抬头向上一看,一个巨大的兽首正低着火眼看着他们,就像猎人在看一个猎物一般。

    不到一会儿两人便开始同时大叫起来,正打算撒腿就跑时,已经“有人”挡了他们的路。

    星明一见魔怪之首烈魇魔怪之时,吓得更是快要尿了裤子,天啊天啊,为什么会遇见烈魇魔?!可没道理烈魇魔怪会在此地出现,啊……完了,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就不好说了。

    而与其相反虞恨情倒显得不是那么惊慌了,脑中突然想出了一个法子来拖延时间,虽不知是否有效。

    “星明你退到一旁,我试试看能不能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

    星明吓得没问其由就按照她的话说退到了一个大石后,之后,他畏畏缩缩的伸出头来看去,只见虞恨情向烈魇魔怪伸出了右手来,而那烈魇魔却丝毫没有防备之心,而是出奇的向她低头一蹭,这倒看着星明目瞪口呆。

    见炎宝如此乖巧并无恶意他们才松了口气,而正当她触摸到炎宝勃上令牌的时候,身子猛然一震,脑袋剧疼,脑海中不断涌现的景象让她顿时眼前一黑,就此昏了过去倒地不起。

    =======================================================================

    十六年前……

    在凡间最为繁花的城市都城之处,一片繁华之景,商人茶寮热议商事,地摊玩意儿琳琅满目,酒楼佳肴味香传遍,美女俊男如云。

    就在一处名为醉香楼的青楼院中,可见一群美女吵吵嚷嚷的围着一名男子,一看,那男子可谓是都城第一美男,虽单有一个青色玉冠束发,但却不少应有豪迈爽气,眉头浓密俊朗,眉下却有一双连女人也自愧不如的美眸,薄而感性的红唇轻轻的抿着杯中美酒,无不有着优雅的气质。

    这时,醉香楼的老鸨满脸奸笑的走来,道:“哎呀,这位贵客,不知道这些姑娘侍候好么?”

    独孤轩冥抿嘴一笑,随意挑起一个女子的下颚,轻轻一道:“一般般吧,这天底下女人如衣服,也只不过想换就换而已。”

    老鸨刚想开口说话之时,只听又有一人的声音传了来:“哦?是吗?换女人如同换衣服,想必这位公子此生应不会有真心相待的女子吧。”

    闻言,独孤轩冥反倒没生气倒颇有兴趣地看去说出此话之人,一见到那人,他一眼便看出了这名虽是穿着男装但却是女子的人。

    他没揭穿了她,而是答道:“此话怎讲?公子看着也不像是通情世俗之人。”

    “是或不是,公子心里自己清楚。”

    话完,那女子转身就走,而独孤轩冥奇怪地追了过去,一直追到了一间客栈内,而其中那女子早就发觉但不想阻拦而已,只是,他貌似并非发现自己的气息,这人的妖气倒也不知道掩藏,都城为妖魔云集之地还真不假,毕竟离妖界如此之近。

    客栈内,独孤轩冥自觉地坐到了女子的桌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为何告知与你?”

    “因为啊……”独孤轩冥话说到一半突然轻抚起了女子的白褶光滑的脸颊,又接着道:“我好想对你感兴趣。”

    待那女子不慎之时,他突然用手迅速点了她的穴,反应过来后才知道自己动弹不得幸好嘴还能说话。

    “你干什么?快帮我解开穴道!不然姑奶奶饶不了你!”

    话一完,她马上闭上了嘴,糟糕!不小心把自己的性别说漏嘴了。

    某男一听,饶有兴趣的眯起了眼,将脸凑近了她一分,道:“想要我帮你解穴啊,可以啊,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帮你解,”

    一听,她一想,只是告诉个名字而已应该不会有大碍,等解了穴她再收拾这个菲薄之徒!

    “你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我姓虞,名怜寒。”唉,终于还是妥协把名字告诉这个他了,一会儿定让你吃个亏不可!

    “虞怜寒……真是个好名字。”话完,他守信的给虞怜寒解了穴道。

    刚刚解脱,虞怜寒便想整他一下,本想在背后偷袭,不想对方倒也是机灵得很,还未得手刚抬起的右手瞬间被独孤轩冥抓了个正着。

    就在那一刻,独孤轩冥的视线突然被她手上戴着的佛珠链子给吸引。

    这、这是……难道虞怜寒就是这次父皇要让他带回的人么?如果是的话,那就更不能随意离开她。

    心中想好了一个计策后,他便开口道:“嗯……反正我近来闲来无事,不如我们结个伴也算是去闯荡江湖了!”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