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大战结束
    见敌人又添一个,虞弑夜心中自然不悦,墨不世见情势不对,询问下策:“魔尊,如何是好?”

    虞弑夜眼望着头顶的那一片天,一边看着嘴上说着:“现在主要是打破仙门,仙门一旦没了,那就是伤了仙界一半血,那些五花八门的仙人仙官之后定有办法消灭。”

    “可……仙门也不是说破就破的啊。”

    闻言,虞弑夜一笑,眼睛转到了虞恨情身上,回道:“我自有办法,不过现在还不能完全破坏掉仙门,但可损它三分!”

    话完,他抬手示意,对身后的兵卒下令道:“放出来!”

    一接到命令,几个魔兵便两三个推动钢制的轮盘,而那轮盘连接着一个巨笼的开关,几个来回后,巨笼“砰!”的一声打开,在笼中闭目养神的巨兽睁开那布满火焰的双眼,随之而来的巨吼,天地震动。

    闻声一见那笼中巨兽,虞恨情少不了一些惊讶,道:“那是……烈魇魔怪?!”

    未等仙界军队赶到,魔界便先有了动静,灵界也万不可轻视整队待发,但是,那魔怪并未向灵界的军队攻去而是转目标到巨大无比的仙门的上,正当众人都感到疑惑之时,只见它嘴内冒烟,接着一团团火焰如火山般从口中喷出直逼仙门。

    随后,魔界哪边也加派了人手过去协助,魔、灵两界大战触手可及,而此时千梓尘的棘手任务就是阻止魔怪打破仙门,虞恨情掩护护法,现在就等仙界的援军前来御敌。

    护法期间,虞恨情瞟眼看着魔怪,在经过多次观察后,隐约看见它的脖子上挂着一块金色的令牌,尽力凑近一看才看见牌上有两个黑色的字。

    她微微皱眉道:“炎宝?难道是它的名字?”

    炎宝?这个名字有说不出的耳熟,好像曾听娘亲提起过,娘说她养过一只宠物,可是并非猫狗鸭鹅之类,怎么问她养的是什么可娘就是不说,只说它的名字就叫炎宝!

    会不会这么巧?娘她养的宠物就是烈魇魔怪?!

    “不,应该不是,娘只是平凡人,怎么会养魔怪?”

    “啊——”

    这时,千梓尘的一声叫把她的神绪拉了回来,心中一急,连忙向千梓尘那方看去,只见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手紧紧捂住胸口,再来就是一口脓血吐出。

    “天尊!”

    顾不上他人,虞恨情将他扶起靠在自己的肩上,运功将他的经脉封住,怕是毒又发作了,只能先封住经脉以防毒液扩散五脏六腑。

    “天尊,坚持住!”

    话音刚落,她从衣包里拿出了虞弑夜的解药让千梓尘吞下之后再助他真气调解。

    而此时炎宝的一声低吼让两人都不得不警戒,只见炎宝张开了大口,想再次喷火而出,虞恨情一咬牙,大声叫道:“炎宝住手!”

    虞恨情的话像是一个定身符一样突然让炎宝听了下来,那双火焰之眼,流露出一丝怀念。

    虞弑夜同样也注意道炎宝的异常,不禁几分诧异,再一看,便看到虞恨情,心想不对劲。

    “炎宝!动手,快!”

    这时又听虞弑夜一声令下而虞恨情又以警告眼神看它,让它有点为难。

    见炎宝迟迟不肯动手,虞弑夜终于耐不住性子,怒吼道:“炎宝,听令,杀了千梓尘!”

    “炎宝……”

    炎宝神情不定,吼了一声后便脚踏火云逃了去,它这一走,让虞弑夜心中更是怒气冲天,没想到烈魇魔怪竟会临阵脱逃,真是给本尊丢脸!

    “魔尊!小的有事禀告!”一个魔界兵卒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道。

    “说。”

    “仙界的援兵已经杀来了!不知人界出于何意,从后方围截了我们!”

    闻言,虞弑夜一惊,气急败坏,对主队领头的兵卒下令道:“传令!我们撤退!”

    一接到命令,魔界大部队都集中起来往敌兵少的南方而逃,这次倒是他们失了策,灵人两界会插手仙界之事,炎宝又在关键时刻出了岔子,可真是诸事不宜,只得再从长计议,东山再起!

    之后仙界的援军只追杀了一时而已,捕获了几个俘虏带到仙牢拷问,灵界也随即离去疗伤,人界与仙界寒暄过后也很快带兵离开,千梓尘在大战结束后恢复了体力,还好这次损失他们也不大。

    当然也因为这次战事,虞恨情救援有功荣获仙位,特被封新阶官位仙六品轩鼎妖仙,而这次加官进爵之后,她的真实身份也水落石出,一个妖成了仙人自然引起了仙界的一番议论,此乃前所未有之事,许多未知因素还不知晓。

    针对这个顾虑,千梓尘也早有打算,为保证安全,会让虞恨情跟他一同住在五重天上,若是发现任何有违仙规的事便立刻斩杀!

    有千梓尘这一承诺,也可让人放心多出一个妖仙来。

    =======================================================================

    在去五重天的前三天……

    马上就要搬去天尊的住所了,也不知道宋师叔、襄怡师叔和墨幽君那丫头怎么样了?自打来到仙界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们。

    虞恨情心不在焉地收拾东西,等千梓尘站在门外一会儿才发现他人。

    “啊……弟子见过天尊。”

    用眼一扫她正收拾的东西后,千梓尘才道:“免了,东西收拾好了就早点休息吧,要是有忘的我再托人给你送来。”

    “嗯,好,多谢天尊。”

    话一完,她又一愣,等等!东西?忘了的?啊!真的有件“东西”忘在蓬莱了!

    “额……天尊,我确实有件东西忘在蓬莱了,能让我回去拿一趟吗?”

    “还是我让人明早送来吧。”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那个‘东西’也不好找。”

    话完,不等千梓尘回话某女便急冲冲地跑了出去。

    要不是天尊这么提醒她,她可能就把星明这个小子忘了,希望不要出事啊!

    ……

    已是夜深之际,各殿都已熄了灯火,而语坤宫依旧灯火通明,也可见侍女的身影。

    夜晚,一曲箫声打破难得的沉寂,静谧中掺夹一丝悦声,和风中带有一迹音符,箫声一现,百花飞舞,花瓣随风飘扬美不胜收,阵阵花香袭遍整个宫殿,正如月下花飞舞,舞中清香风,风来何处有?只在美箫中。

    就在众人都被这美景所吸引时,一个银白人影出现在百花中,侍女一见立刻低下了头。

    无墟微微开口,道:“不必去通报卿歌,我自己去找他。”

    一语完,便有侍女带他到苏卿歌常去的花园之处,果真在群花围满的玉石亭上见到了人。

    兴许是察觉有人来此,她停止了吹奏,见是无墟随后走来,低头一道:“见过灵王。”

    “起身吧。”

    “是。”

    看见苏卿歌对自己彬彬有礼的样子时,无墟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还是对他如此冷漠么?

    “不知灵王深夜到访,有何贵干?”

    闻言,无墟失望地转身便走,走之前不忘一道:“无事,只是想来看看你。”

    苏卿歌抿了抿嘴,待到那抹银色已经走远后才回房。

    灵王的心意她不是不明白,而是早在几百年前她便有了心爱之人,只可惜……

    ……

    此时,蓬莱岛其中一间卧房内……

    进门一看,地上全是没有收拾的衣服与赃物,还有一股霉味,脏乱不堪,再一听,发现有呼呼大睡的声音,闻声看去,床榻上正躺着一个四脚朝天,还打着呼噜正在熟睡的美少年。

    一见他,刚进自己卧房的虞恨情已经是满脸黑线,她走到床边,一把揪起少年的耳朵,怒道:“给我起来!”

    正在睡梦的星明突然被这狮吼功惊醒,醒来嘴里还嚷着:“啊?媳妇你回来啦。”

    神志清醒后才知是几月未见的虞恨情。

    “咦?原来是你啊,不是去仙界了么?”

    对方没有立刻回话,反而又用了一分力去揪那耳朵,星明疼得大呼起来。

    “哎哟!你干嘛?快快快,放手放手,耳朵……耳朵要揪下来了!”

    终于在他求饶过后,虞恨情才放了手,这小子真是欠收拾!才走没多久自己的房间也能被他糟蹋成这样。

    在星明刚想开口说话时,虞恨情用手指着他的鼻子,一脸不爽道:“你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了然后去洗澡,完事后马上明早跟我去仙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