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嬿怜上仙
    终于在最后一天的夜晚,回银及时赶到了仙界,可不想在他刚想走进仙门之时,手中装有白莲的瓶子突然被阻挡在外,无论如何都进不去。

    这时,他才记起来一件事,这怕是就是原因,仙界乃是六界最为纯洁之地,任何邪恶妖魔皆无法进入此界,就算设计进去了,也将会因为心智不善而被天兵斩杀,可现在情儿没办法入仙门,这该如何是好?

    无法之下,回银只好对守门的通融一道:“可帮我请寒仙天尊尊下仙门?”

    两个天兵各对视一眼,微低头道:“对不住了回大人,如今六界不安,时有妖魔来扰,我等未得令不得擅自离岗,您何不自己去?”

    “这……”回银有点不便回答。

    要是天尊不来,情儿进不去,也就棘手了,眼看只有五个时辰的时间了。

    “这仙门我自会帮你看着,就帮我禀报一声,又有何妨?”

    回银的坚持不懈让两个天兵颇为无奈,但他们也有重命在身,怕是不得不回绝了:“回大人,您这样让小的难做。”

    “可是……”

    回银话未完,却被远处传来的骏马嘶鸣声给打断,回头望去,天边有着两匹在空奔腾的白马迅速跑来,身后还载着一辆车,可想应是何人前来此地。百度搜索

    马蹄与车轮缓缓停下来到仙门处,车上最先下来的是一位小侍女,只见她恭敬地扶着一位女子款款而来。

    那女子脚穿一双绿荷绣花锦鞋,卓一身青绿秀美而又不失华贵之气的锦衣长裙,她的三千黑发只用简单的步摇玉簪装饰,而如此大气的衣饰却一点不及她的倾城容貌,反倒衬托出她典雅大方的气质,朱璎红唇,如柳细眉,如雪肤色,绝美容颜,让人不禁痴迷。

    见到此人后,回银稍降其语色,道:“见过苏仙姑。”

    苏卿歌见多年未见的朋友在此,难免有些惊喜,笑道:“小银,许久不见了。”

    “嗯。”

    此女,正是仙界十上仙之一的嬿怜上仙苏卿歌,仙界有名的美人,为人非常和蔼,平易近人,人人都极喜爱与她相处,所以大家都叫她仙姑,又因为顾及她是寒仙天尊千梓尘的表亲,在必要场面还是会尊称她为上仙。

    见回银久久不进仙门,干愣在原地,苏卿歌开始奇怪起来,问道:“小银,为何不进去?”

    回银迟疑不回,而是用眼扫了一下白莲,苏卿歌也顺着看了过去。

    以她高深的功力一眼便察觉到这朵莲花的异常之处,这花内有妖物存在,回银本应该置其于死地但却并没有这样做,想必是另有隐情,既然他这么在意这妖物倒不如一探究竟。

    她回过脸来又道:“要是你真想带此花渡这仙门,我这儿倒有一计。”

    一听,回音心中一喜,急忙问道:“当真?是何法?”

    随后,苏卿歌命侍女从车内取来了一个银制的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放有一颗丹药,光是看着就决定价值连城。

    她把丹药拿了过来,交给了回银,而道:“此丹为回魂灵丹,以树之灵、土之气炼制,可吸收任何在世灵魄,拥有的仙灵之气可遮盖妖魔之气,自可渡仙门,若是要归于肉身,放入肉身之口即可。”

    一得助,回银连忙道谢,接着把丹药放在莲花之上,这时,丹药开始发挥起效果,逐渐把虞恨情的灵魄吸收回来,没过多久,很快便吸收完成。

    回银又一次道谢:“再次多谢仙姑相助,来日必定偿还!”

    “这就不必了。”

    谢完后,回银急忙带着丹药寻找着虞恨情的肉身,仙界之大,找人如同海底捞针,最后期限迫在眉睫,等到去到人多的地方纷纷询问之后才找到了一丝希望。

    原来,梵泪缃住在她以前住的宫所处,与宫前侍女说明后才进到宫殿内。

    庭院中,满是蓝色月季,优雅清寂,梵泪缃坐于铺在可以雕刻成圆石地的榻上,面放一素琴,玉手芊芊,拨动那琴弦,悦耳之声传入耳来。

    察觉有人来此,手停止了拨动,而是问道:“那个女子……”随后,她转过头来看着回银接着道:“她在这儿?!”

    梵泪缃的身体出现了一丝奇怪的波动,兴许是感应到宿主存在一般,而她口中说的“她”就是指虞恨情。

    回银无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这个身体不属于你,切勿妄动歪念!”

    闻言,梵泪缃讽刺一笑,无应答,而是将手慢慢移到了身旁的剑上,一握住剑柄的那一刻,她突然奋越起身,活活把剑头指向了回银,眼含怒意。

    回银一惊,及时侧开身子一躲,没想到她竟会想对自己动手。

    躲过一剑,回银也抽出了腰间佩剑,就在剑出鞘的那一刻,他有一丝犹豫了,现在开打,伤得会是情儿的肉身,要是肉身受伤严重,灵魄可是没办法再次进入的,可恶!看来,只能用智取了。

    接着的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回银步步退让生怕伤着肉身一分一毫,而梵泪缃此时也是愈加急躁起来,剑法开始出现漏点,也碰巧被回银发现。

    终于在决定不再退让之时,他两眼紧盯梵泪缃下盘不稳的脚步,随后横腿一扫将她摔倒在地,由于不得在浪费时间的情况下,他在梵泪缃刚起身的那一刻,用手点了她一穴,这时,梵泪缃全身皆不可动弹,除了嘴以外。

    “你到底想干什么?回银!”

    自己的名字从梵泪缃口中冒出,可让他疑惑了一会儿,其实回银他根本不知晓此时在虞恨情肉身里的是谁。

    虽是这样,这事也得放到之后来说了。

    回银捏住她的下巴,强行让她张开嘴,最后用蛮力让梵泪缃吞了那丹药,丹药一下肚,她便开始挣扎起来,自行解开了穴,怕是见形式不妙,一咬牙,立马转身就跑出了殿外。

    回银也没再去追,因为到时候自会有着落了。

    ……

    逃跑的一路上,梵泪缃只觉得无比难受,身子仿佛被撕扯着一般难过,是那个女子的灵魄干的好事。

    尽管她运功想将虞恨情的灵魄逼出来,但依旧无济于事,在她出窍前,猛然间想起了一个人!没错,就是那个自己的投胎转世之人田悦!

    想好另一计策后,她只好脱离了虞恨情的肉身重新化为了仙灵向着田悦所在之处飞去。

    仙灵刚走不久,虞恨情肉身面前的宫门就打了开,出来的人,竟是苏卿歌身旁的侍女。

    那小侍女走到了虞恨情身边,打量了一番,俄而,苏卿歌也出殿前来查看。

    “仙姑,这……”

    苏卿歌眼望着昏迷的虞恨情,淡淡一道:“把她带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