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重返仙界
    这一日,原本悠闲繁华的蓬莱仙岛,今日有了格外的严肃气氛,全门派几千弟子全到了沙滩之上,其目的,便是恭送寒仙天尊重返仙界。

    一些弟子见岛主三弟子和几月前救回来的落难姑娘田悦也跟在其旁时,不仅出现议论纷纷,好坏的看法与说法各有不同。

    仙界前来接应的人马很快就到了,没说几句话,几人便出发,原本回银是一同前去,但却很奇怪的拖延了时间,让千梓尘等人先走一步,对于这个举动,武方枟倒好奇的问起了原因。

    “师傅,您是有何事不与天尊一同前往仙界?”

    回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在原地徘徊了许久,口中一直碎碎念道:“怎么会这样?没道理啊,哎呀……”

    武方枟一挑眉,追问道:“师傅您就碎碎念了,到底是什么事?”

    “额……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今早上……”

    ====================================================================

    在千梓尘离开后的那一刻……

    虞恨情正一脸忧愁的看天看云时,无意动了动脖子,发现竟可以开始活动!

    “咒印解除了?太好了!”

    在没高兴多久,顿时又想起了天尊带着那个假恨情回了仙界又开始失落起来,也不知道梵泪缃此次夺了她的肉身会做出什么事来……

    在苦愁了一番后,她终于想出了一个对策,继续待在蓬莱也不过是坐以待毙罢了,要是能去到仙界的话,那就有救了!能去到仙界的,整个门派也只剩下师傅和武师兄,为保万全,还是去找师傅吧。

    来到回银房中时发现他人还没醒,无论怎么叫他,回银始终听不到,看他睡得这么香,倒不如……

    她把手放在回银额头上,口中默念入神心法,接着人就进到了回银脑中,现在这副摸样,师傅绝对听不到她,只能入其梦告知余情了。

    但是……

    “回大人,来呀,再来一杯~”一个女人妖娆撩人的声音顿时让虞恨情全身一麻。

    睁眼一看,没想到师傅的梦竟然是……

    一间形似于本就作为承欢作乐的房中,回银怀中搂着两个美女,又有一个在给他舒身,其余一个在给他喂酒喂食,花天酒地尽在眼前。

    某女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口中幽幽道:“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话刚一完,回银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虞恨情,他一脸淫笑的走了过来,道:“嘿嘿嘿~”

    突然,眼前的人一眼秒杀让他不禁停止了手中的猥琐动作,咽了口唾沫。

    “师傅……”

    “啊……”

    “你当才一脸猥琐的干啥?”

    “不、不干啥……”

    不一会儿,周围的景象开始晃动模糊起来。

    “不好,师傅要醒了!”

    “啊?”

    虞恨情两手搭在他肩膀上,一脸郑重地嘱咐道:“师傅,听着,我肉身被夺只好先附身在后院的白莲上,来不及解释了,你记得来找我!”

    话音刚落,梦境继而破碎,虞恨情的魂魄也被迫弹了出来,见到回银得知此消息好、后她才放心离去,现在就等师傅来莲池找她了。

    ……

    此时……

    “哦,原来是这样,那师妹呢?”武方枟恍然大悟,又问道。

    “在这儿呢。”

    说完,回银手中便多出了个花瓶,瓶内放养着一朵白莲。

    武方枟看了眼那白莲,道:“师傅那现在该怎么办?”

    回银纠结了一下,又陷入了沉思,在犹豫过后决定道:“只好先将她带去仙界等天尊来解决,若情儿所说不假,这样做也算是万全之策。”

    “几时出发?”

    “现在!在我回来之前,你好替我代管蓬莱。”

    “是,弟子明白!”

    =====================================================================

    未到午时,回银急急忙忙地动身出发,想必也料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事出根本不知道虞恨情何时离开了肉身,所以一路上都未敢有所懈怠,希望能够赶上。

    在他正赶路之时,千梓尘已随仙界之人抵达仙界。

    这一日,仙界热闹非凡,众仙齐聚仙门,静等寒仙天尊归来,待到在天边见到一队人马后,众人双双跪拜,唯有仙级极高之人才得站立其身。众仙之首处站有天帝天后先来接风洗尘,后又美酒佳肴侍候,可见千梓尘归来给仙界带来的极大安慰。

    而在那巨大的蓝色琉璃瓦宫殿之中,人人欢快畅饮,舞女翩翩起舞,乃是一片闲乐的景象,而作为此次宴会的主角,千梓尘倒显得闷闷不乐,只得先离席一步去到以前喜爱去的悠悠竹林里透气。

    八百年了,这里还是依旧恬静安宁,总能给人一股和谐平静的感觉,让人流连忘返。

    “梓尘。”

    这时,天帝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

    千梓尘坐到了一处竹下,听闻天帝唤他一声,并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道:“天帝既然来到此处,不妨与我小酌一杯?”

    天帝闻言,微扬嘴角,一同坐去,千梓尘替他倒上了一杯,两人仰头共饮一番,看着这绝美的仙境之景。

    多饮几杯后,天帝首先打破了沉默,道:“你也听卿歌说了我病重之事吧。”

    “嗯,已经听闻此事了。”

    天帝淡然一笑,顿了顿,又道:“我时日已剩不多,在出意外之前,也望你能替我掌管仙界大小事务。”

    “好。”

    千梓尘的回答虽只有一字,但却让天帝心中悬着的石头缓缓落下。

    ……

    渐渐,宴席开始步入尾声,在于天后叙完旧,梵泪缃本打算会点休息,不想路上倒撞见了一个熟人。

    正好从南海游玩回来的梵曦月见一个陌生的女子与自己的母后有说有笑,不知为何,她总看不顺眼,明明母后只对她如此笑过。

    她上前迎去,拦住了梵泪缃的去路,道:“你是谁?我从来没见过你。”

    见眼前之人,梵泪缃樱樱红唇一扬,答道:“曦月妹妹。”

    一听,梵曦月心中稍有不悦,微怒而言:“你敢这么直呼本公主的名字?”

    梵泪缃抬脚往前走去,在离去之前,她微微在梵曦月耳边轻道:“我是谁你会记起来的,再过不久,一大哥会成仙帝,而我,会是天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