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肉身被夺
    而在这之前,前来禁地看守巡视的弟子被突然从里面跑出的虞恨情吓了一跳,那弟子自是认得闯入禁地的人,但平日里活泼友善的虞恨情不知为何令人觉得奇怪与反常,方才不慎撞她一下,竟一句话也不说就跑了。

    虞恨情才刚跑来没多久便遇见了宇文黎甄。

    “虞师妹,你怎么不在房里休息,前日我才听说你遇了海难。”

    虞恨情不会一句话。

    宇文黎甄把手放她肩上不想被她毫不领情的一手拍下,这时,宇文黎甄不由一惊一奇。

    虞师妹她……她的眼神变得和从前大有不同,从往常的亲切变为了如今的冷漠,怎么会这样?

    “唉,既然你身子无恙,那我就先去天尊殿上打理了。”

    这一刻,“天尊”二字传入了她耳,在宇文黎甄抬脚想走时,虞恨情拉住了她。

    “你当才可曾提过天尊?”

    “是提过,怎么了?”

    “快!快带我去!”这时,虞恨情意外地很激动,很迫切。

    宇文黎甄见她此等反应也跟着着急起来,连口答应道:“好好好。”

    等送她到千梓尘所住之处后,宇文黎甄便和她分开,虞恨情站在殿外迟迟不到,直到殿里传来一声:“进来吧。”话一完,殿门自动开了开。

    她放眼一看,只见一个熟悉又让她怀念的白色身影,此刻,她心中万般忧喜,很快水雾笼罩了他的眼眸,一个情急之下,她跑去直接从背后抱住了千梓尘,千梓尘微微一惊。

    千梓尘还未动口,便听身后的人呜呜咽咽道:“太好了,终于等到了再与你相见的这一刻。”

    这话听的千梓尘一头雾水,他转过身来,眉头微皱,问道:“你胡言乱语什么?”

    一听,她的手抚摸上了千梓尘的脸,惊讶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记得,你是虞恨情。”

    再一听,她的泪终于流了下来:“不,我不是什么虞恨情,我是泪缃啊一大哥!”

    此话一出,千梓尘脸色极为惊讶,她当才叫他一大哥?!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两个人才会这么叫他,一个是天帝二女梵曦月,还有一个就是天帝长女,已故亡妻梵泪缃。

    “你怎么会……”

    “一大哥,呜呜……”说着,她大哭了起来。

    兴许是心有疑惑,千梓尘凝神聚气去感受此刻眼前之人的气息,果真发现了异常,虞恨情的肉身为妖身,但气息大多数只感受到仙气,有仙气存在,那只能说明在这个身体里的灵魄,是仙灵!

    怎么会?!没道理会有仙灵在虞恨情的身体里,除非是早已附身于她身之上,如果真是若此,那虞恨情的灵魄呢?

    灵魄并非凡眼能够看到,无形无声无色,很难察觉到,若灵魄在三日之内不能投胎转世或是回到肉身内,定会魂飞魄散,运气好兴许能被阴官鬼差带到鬼界地府。

    只是,现在再去找虞恨情的灵魄怕是来不及了,幸好还有两日时间,不安顿好仙界那边也不好交代。

    想完后,千梓尘才回过脸来,抹去了梵泪缃的泪痕,安慰道:“我相信你泪缃,如今我要先去仙界,你暂且与我一同前去,你父皇母后也甚是想你。”

    听到他这番话,梵泪缃的心中一暖,微微一笑,慢慢将身子靠近在他的怀里,而千梓尘也顺势拥她入怀,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怀念了将近一千多年的人,如今就在眼前……

    而这时,恰巧追来的虞恨情看到了这一幕,她呆呆地站在殿门外,看着相互相拥的两人,久久不能回神,这个场景好眼熟……不、不就是在画卷上看的吗?!可是,天尊为何会有此等举动?

    虽说他怀中拥着的是“自己”,但心里怎么说都不是滋味,因为那人根本就不是她啊!

    不想,在虞恨情刚想进殿之时,一面幻术隔墙突然将她阻挡在门外,再一看,梵泪缃正用眼看着她,私底下则是偷偷施法让她无法进来。

    梵泪缃转眼一想后,手一用力将虞恨情一掌打飞出去,接着对千梓尘道:“一大哥,时日不早了,你先走我收拾一些东西之后赶来。”

    “抓紧时间。”

    “嗯,好的。”

    说完,千梓尘出了殿门,在走过虞恨情身边的那一刻,虞恨情叫了他两声,他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一般停留了一刻,但没过一会儿,还是头也不回的快步往前离去。

    梵泪缃倒不急不忙地答道:“自上次在镇魂魔塔见过一面后,我许久未来见你了。”

    虞恨情一疑惑:“镇魂魔塔?!”

    她这话什么意思?镇魂魔塔见过一面,跟谁?!

    这一刹那,她猛然想起了在塔中见到的那个奇怪仙灵。

    她有点不可相信,试探问道:“梵、梵泪缃?!”

    梵泪缃笑而不语,但这一抹笑容让虞恨情更加肯定了。

    “为什么?”

    听她这么一问,梵泪缃讽刺地一笑,情绪一激动,大声道:“为什么?我才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就要承受失去他,失去生命一千多年的痛苦与无助?为什么你又可以自由自在的陪在他身边?又为什么他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帮你救你?我不甘,我不甘!”

    “我……”虞恨情有点哑口无言。

    “这幅身体,是我最后的机会!”

    话音刚落,只见梵泪缃聚气手掌,手掌心上立刻出现闪着金光字符咒印,接着她用这咒印狠狠打在了虞恨情身上。

    “啊——”

    这一刻,虞恨情只觉得全身开始麻木起来,动弹不得,再一来,她嘴竟也张不了口,看来,梵泪缃真的下了狠心!

    “这个咒印,在我离开蓬莱回到仙界自然就会解除。”

    之后,梵泪缃撇了她一眼,只留下一个让她无比绝望与不安的背影,而被困的这时候,她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了大致了解。

    原来,在镇魂魔塔见到的那只仙灵可能在之后就附身在自己身上,难怪她的法力与武功大增不少,全都是因为梵泪缃的关系,如今梵泪缃能夺了她的肉身,怕是在被先知画卷弹开的那一瞬间就……

    不好!若不及时拿回肉身,那她就真的必须消失于六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