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星夜之下
    此时此刻,夜晚抬头向云天一望,漫天繁星点点,星罗棋布,让人感觉到夜晚独有的安静恬和,而在这星天之上,乃是一片层层浓雾,雾朦散去,只听见流水之声最先入耳,无人能想到原来在这儿九霄云天之外,还有一座“空中之国”,而那让人无比向往的绝妙仙境,便是六界之最---仙界!

    数不胜数的高楼宫殿,眼花缭乱的奇花异草,美不胜收的景物风光,不禁会让人觉得无法置信,而这时,在一座名为“绾纤宫”的仙宫内,唯有在一处满是牡丹的花园内,有一粉衣俏丽佳人,大袭华贵衣裙,靓妆美容,白额轻点梅花妆,美醉人心。

    一侍女来此,微微低头弯腰行礼道“公主,天尊五日之后便重返仙界。”

    那佳人一听,美丽小脸上出现了欣喜的笑容,道“消息可是真的?一大哥要回来了?!”

    “是啊。”侍女随话答道。

    梵曦月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八百年过去了,她已八百年未见过一大哥了,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大哥可还好?

    想完,梵曦月不禁轻笑了一声,接着转身莲步向这天庭中最为巍峨宏伟的宫殿轻跑而去,那宫殿乃是仙界统治者---天帝之所住处,进到主殿,可见一身着金白银龙袍之人。

    “父皇!”梵曦月一叫那人。

    天帝闻声转身,原来是二女曦月。

    “父皇,女儿听说天尊要回来了?”

    “嗯。”

    见此事属实后,梵曦月更加欢悦,又问道“那,父皇可答应女儿一件事?”

    “女儿……”想请父皇将女儿许配给天尊。“

    闻言,天帝不禁有点为难,犹豫不决,见天帝脸色,,梵曦月也大致猜到了原因为何,她没有缠着天帝,而是道”还请父皇考虑,女儿告退。“

    话一完,梵曦月立马就走没有多留片刻,不止是父皇,一大哥也会心有顾忌吧,毕竟再怎么努力,梵泪缃在他心中的位置,自己永远代替不了!

    =====================================================================

    而九天之下,在那世人皆知的蓬莱仙岛最为偏僻的宫殿之邻,唯有一白衣男子伫立在一幅如画的海岸前,他墨色眼眸静静望着正在酣睡的大海,海天一色,明星的影子也被它全全映在了海面上,而就在这一同时,海面上闪过一丝白色的光影。

    那光影从天而降,逐渐来到了白衣男子身后,光影散去,只见一青衣女子。

    千梓尘到不怎么惊奇,依旧背身望海,好像是早就猜到来者何人,他微微一道”好久不见呢,卿歌。“

    苏卿歌只是抿嘴一笑,莲步轻移至他身边,顿了一会儿才道”是啊,八百年了,梓尘,你的劫数……“

    千梓尘随口答道”情劫,依旧未化解。“

    苏卿歌此次前来,是为了告诉千梓尘一件事关仙界安危的事,她有点欲言又止,但还是出了口:”天帝病情恶化,恐怕撑不了多日,情急之下,你必须马上回仙界。“

    一言完,千梓尘依然脸色不便,随眠上看着漠不关心,实则心中正打着盘算,这时,他想起了一件事和一个人……

    ”可再拖延五日?我还有件事未处理。“

    一听,苏卿歌倒有点惊讶,天尊……自己不记得他何时遇何事会有丝毫犹豫,突然很好奇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让他有今日之反常。

    没有多谈二句,那白色光影再现,苏卿歌也在这时悄无声息地离去。

    苏卿歌离去已久,千梓尘未走,而是抬起右手,凝视片刻之时,他的手中便多出了一把剑,那剑正是从魔界带回的煭狱剑,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原本加印在剑上的封印不知为何被解开,而泪缃的仙灵也不知去到何处。

    煭狱剑与他所用的冰绝剑乃是一对,两剑同为六界神器之一,被煭狱所伤,全身血液便会沸腾爆裂而亡,死前就如同被烈火灼伤一般痛苦,而冰绝,则是从外到内冰封五脏六腑,真是魂魄,而他,在上千年前,便是用这剑冰封了曾经炽热过的心脏……

    化解冰封的办法,他自己也不曾知晓,但就在这一年,他的胸前逐渐温暖起来,这其之原因又为何?谁也不知道。

    煭狱为失去灵性,说明泪缃的仙灵还存在于这世上,现在只差得知下落便可。

    神绪一回,他无意瞥眼看见了正作为第三场考关的岛屿,他突然在意起那只小狐妖的情况,想着想着,还是决定去看看,他没有乘船而去而是御剑飞行,过不了多久就达到目的地。

    兴许是夜深了,参选的弟子们早已回房休息,这时,除了海浪的声音,能隐隐约约听见额外的声响,仔细一听,像是兵器在空中飞快飞舞所发出的声音。

    循声而去,在一片茂密的小树林中,能见一人影,他慢步向那人走去,同时,那人飞身一跃,手拿木剑一转身时,木剑剑头直指千梓尘。

    千梓尘先一步察觉,躲开了,一见到身后之人是千梓尘,虞恨情连忙收手,道“啊,弟子见过天尊。”

    千梓尘举手示意起身,起身后,虞恨情倒奇怪天尊为何在此?

    “夜已深,怎么还不去就寝?”千梓尘问道。

    “这个啊,想趁有时间多练练,免得明日考验又出何差错。”

    听她一言,他微微点头,看来她不止武功长进不少也逐渐有了人性,并非那为祸人间的妖物。

    这一刻,不知为何,很想助她一臂之力,一有这个想法后,他无半点犹豫之一,而是接过虞恨情手中的木剑,接着便向她演示新的剑法。

    漫漫星夜之下,她不仅认真看学着招式,眼眸中早已是那白衣男子英姿飒爽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她多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刻,因为眼前的男子无论怎样,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