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二关考验
    没跟洛襄怡聊多久虞恨情便早早离去,还没走到寝房的时候,便听见一些男人的喧闹乐声传来,闻声而去,她不得一惊,星明这小子竟然大摇大摆的跟其他师兄弟练剑打闹。

    她憋住了气,一声不吭地向他走起,接着一把将他拽了过来,小声谈话:“你!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准随便出现在别人眼前吗?你怎么……”

    星明倒是毫不紧张地道“哎呀,你放心,我穿着这身衣服他们是不会知道怀疑我不是门派弟子,你看,不也聊得挺好的吗。”

    她一想,又道“也是,但你也小心点。”

    “嗯,知道了。”

    ……

    为了准备七日后的考验,这几天虞恨情一点也不敢怠慢,有时间兴许会找回银与两位师兄讨教法术剑法,夜晚便让星明陪她练剑,直到有次她和星明对打的时候,倒是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星明基本上对武功法术一窍不通,再和他对打的一瞬间,他曾用双手一当,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气流将她推了出去,要不是及时防御她怕是会受伤,星明像是没发现自己其实异于常人,这件事她也暂时没跟外人提起,静观其变。

    渐渐,时间流逝,转眼便到了七日后,这天可谓是门派中最为盛大的日子,荣登仙位这个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高修着几十年才可成仙,低修怕是也要几百年。

    由于参与考验的弟子众多,所以必须得用三场考验来进行筛选。

    第一场,有点不明确是何考验,总之便是让弟子一次大致五十个同时考验,要求身躺在一个长椅之上,接着再由人点燃一支香随后拿到口鼻让其闻。百度搜索

    过不了多久,嗅过此香的人很快便入睡,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后,还是不见有人苏醒,这时,便听考官而道“全员,失败!”

    嗯?失败?

    不知为何,虞恨情有点猜得到怎样赢,这些弟子沉睡不醒无一人醒来,半时辰后熟睡的都被宣判为失败,那是不是说明,必须得在半时辰之内醒来?

    到了她考验的时候,做法果真和之前的一样,鼻子轻轻一嗅那异香,不知怎的,突然身子好疲倦,眼皮很重,逐渐昏睡过去。

    在她闭眼不久的同时,梦里睁眼便见到了妖界云华宫,她柳眉微微一皱,起脚便往宫中一走,宫中后庭院里,她唯独只见到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藏青大袍着身,女的身着金红蝶袍,当那两人一转过头的时候,她心里先是不由一惊,接着变为按耐不住的欣喜,含泪笑着扑到两人怀里。

    她拥进女人怀里,激动道“娘,你还活着,你和父皇都还活着,我好高兴!”

    虞怜寒抿嘴一笑,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头,笑而不语。

    之后,独孤轩冥命人摆了一桌就猜,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共用午膳的美好感觉竟一时让她忘记了考验之事。

    这时,虞恨情有点好奇问道“父皇,在那天离别之后,您是如何东山再起夺回妖界的?”

    独孤轩冥给她倒了一杯酒后才答道“傻孩子,你说什么呢?父皇何时与你分离过?”

    一听,她一愣,父皇这话是何意?她怎么听不懂?

    接着虞怜寒又来了一句:“对啊,情儿你是不是糊涂了?”

    “我、我应该没记错啊,怎么会……”

    她又一想,难道真是自己糊涂了?!

    随后,虞怜寒又夹了一夹菜递到她碗里,紧接着虞怜寒的一句话更是让虞恨情心中生疑:“情儿,,当年我们母女流浪人间,娘那日差点被凡人所害,你为何不替娘杀了他们?”

    此话一出,虞恨情又是一愣,娘让她杀生?!

    “娘,你不是从小教导我以善而活,以义待人吗?怎会让我杀人?”

    闻言,虞怜寒脸色极为不悦,稍微大声道“情儿!娘何时教你此理了?”

    “娘。百度搜索你……”

    就在这一刻,虞恨情察觉到不对劲,眼前的这两人让她极为陌生,不对,他们绝对不是她的爹娘!

    她猛地站起了身,怒道“你们!你们根本不是我的爹娘!”

    说完,她一个转身便跑向门外,一开门,周围的景象瞬间变为漆黑一片。

    “情儿!你为何还不报仇雪恨,替为父昭雪?为父对你太失望了!”她一转脸,独孤轩冥怒气冲冲的脸便出现在她眼前。

    接着又是墨不世的声音出现:“你害了我的孩子,从此你我势不两立!”

    “阿世,我……”

    随后,阿世又与独孤轩冥一样消失于这黑暗之中,她急忙又是一回头,眼前出现之人,竟然是千梓尘!

    “天尊?!”

    千梓尘手提宝剑,一步步向她逼近,道“今日,我便为天下铲除妖孽!”

    说完,千梓尘举剑向她刺去,她闭眼惊叫了一声,而同时,现实中她也一样如同被噩梦惊醒一般醒了过来。

    回过神一看香柱,还好离半个时辰还有点时间,她虽然不是第一个苏醒的,还好不是最后一个或超过时间醒来的,时辰一到,他们这组只有二十人成功过关,她猜想这次考验是考你是否能抵制心智最为渴望的东西,所谓心正志越坚。

    就这样花了四个时辰的考核之后,第一场终于考完,成功的大概有三百余人,果然竞争还是很激烈,她必须学会如何步步为营,争取仙位,从现在开始,每走的一步都关系到她的复仇之路如何。

    第二场考官是一场集体混乱战,顾及蓬莱不适于作为开展地点,所以就决定在附近的其中一个岛屿上进行。

    过关的人整顿了一日后第二天清晨便乘船去往决战地点,因与蓬莱岛相隔不远,所以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到了,这次过关的人不再返回蓬莱,而是直接去往下一个考场,失败的将全员送回。

    三百多人的混战还真是令人忧心肿肿啊……

    用过午膳后,高阳升照,全部人集中在一片空地上,听从这是考验的规则。

    河熠高声宣布道“第一,你们腰间都佩带着一个刻有自己名字的令牌,令牌击落则淘汰!第二,所有人都用木剑作战,点到为止!第三,令牌掉地后,所有人不得重放回身上,否则逐出门派,第四,令牌还保存在身的前六十名则成功通关!”

    听明白规则后,三百多人同时异口同声道“是!”

    见所有人都整装待发后,武方枟接着道“开始1”

    话音刚落,全人都沸腾了,开始叫吼着向各个方向的人胡乱打去,像宋茜媚和洛襄怡墨幽君等这样资深潜力的弟子自然不想其余弟子那般无头苍蝇,他们大多数都用法力来将其的令牌打落。

    而虞恨情则是利用“借刀杀人”的办法逐渐挤进一百名名为之内,她知道虽武功有所长进但还是需要保存体力和法力,硬拼只会吃亏,倒不如坐收渔翁之利。

    这时,趁着还在静观其变时,一个高大肥胖的男子眯着眼悄悄走到她身后,那男子刚想举起木剑挑落她的令牌时,虞恨情的洞察力也有点异于常人,不用听闻其只靠气息便可比对方先一步下手为强。

    在那人本以为自己又可除掉一个绊脚石时,不想眼前女子动身一闪迅速来到了他身后,他只觉得腰间一阵酸痛,接着便是吃痛一声,用眼一看,那把木剑的剑头狠狠刺着腰部,下一秒令牌便“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终于,时辰慢慢消逝,夕阳西下之后,马上便是繁星点点,而就在太阳落山之际,还剩下六十一个,疲惫无比的宋茜媚看见了精神还好的虞恨情,突然生了将她淘汰的意念。

    宋茜媚提剑,走了两步后踮脚一跃,剑头直指虞恨情腰间,突如其来的恶意让她立马警惕,见情况,她机智向后一退,在刚要开战的时候,只听武方枟一言“结束!令牌还在身上的全员过关!”

    一听,过关的弟子们都在欢呼喝彩,终于又过了一关,考研结束,他们并没有稍作休整而是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动身前往下一个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