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意外发生
    怎么会?敏月她为何会有身孕?这时,她脑中突然浮现出那一幕敏月和阿世……

    呵呵,原来如此……阿世他……

    敏月像也是知道虞恨情心中所想,突然起了嘲讽与炫耀之意,道“怎么,见本公主身怀六甲如此不悦?呵呵,也对,毕竟我怀得是世哥哥的孩子。 ”

    虞恨情低下了脸,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猜想她此刻一定是悲痛万分,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

    一见虞恨情的表情,敏月更是喜悦,在她刚想叫来人的时候,立刻住了嘴,要是世哥哥见到了她,那自己不就全完了,可恶,只能再放这小贱人一马。

    “今日本公主放你一马,你走吧!”

    一听,她倒是一惊,她没听错吧?敏月放她一马?!算了算了,没被虐就不错了,果然现在先走为好,免得招来了魔兵。

    她二话不说,快步离开此地,在她刚走远的时候,墨不世恰巧来到敏月暂住的寝房,见她独自一人站在门外,问道“你在房外干什么?”

    敏月瞬间变了个脸色,道‘没什么,屋里太闷,出来吹吹风而已。“

    ”回屋吧。 “

    回屋前的一刹那,他突然感受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只有这一瞬间,让他觉得是虞恨情的,回想过来,情儿怎会在此,兴许是自己想多了,如今他还怎么面对她?

    无意间,虞恨情在一处偏僻的地方看到了一座阁楼,她心中,在这楼兴许能找到什么后便直往阁楼走去,一推开门,夹杂着灰尘的空气便扑面而来,像是很久没人来过似的。

    被呛了几声后,她只好用手捂住口鼻,望里走去,这楼里放着大多数都是书籍,终于,她的目光被一副画像吸引住,画中女子很美,仔细一看,她目瞪口呆,怎么会,这里怎会有娘亲的画像?!

    心中疑点重重,回想娘亲生前,自己确实很少听她说过她的身世,一想,自己顶多知道娘亲姓甚名谁而已,这个魔尊认识娘亲,所以他与娘亲到底是什么关系?

    正当她还在入神思索的时候,阁楼的门出乎意料的被人打开,她一惊,连忙躲到一架书柜后,进来的不想是虞弑夜。

    虞弑夜进门过后,用眼一扫周围,像是发现了什么,接着便好不吭声地也走了进去,虞恨情弯下腰低着头,微微挪了挪身子,竟好死不死的让了一本书简掉在了地上,现在无法用任何词语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虞弑夜一听到动静,喝道”谁?出来!“

    既然被发现了,她只好露出了脸来,一见是虞恨情,虞弑夜倒有点不屑一顾,道”本尊想,你是来找解药的吧?“

    ”没错。“说完,她拔出了腰间佩剑,指着虞弑夜,又道”解药呢、交出来!“

    ”哼!岂容你说交就交!“

    话音刚落,虞弑夜飞身一跃拿出长鞭便急速向虞恨情挥去,虞恨情用剑一挡,接着运功至剑身随后反击而去,这时,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的功力莫名其妙的长进了。

    她没多在意,只留心在虞弑夜身上,但虞弑夜并没有想要跟她交手的意思,步步退让,不知有何企图。

    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耍什么把戏?“

    虞弑夜一想,倒想到了一个好点子,答道”要不这样,我给你缓解千梓尘中的毒的解药,你暂且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

    ”条件?“

    要不就先答应他,天尊现在等不了:”好!我答应,什么条件说吧。“

    ”哈哈,果然爽快,是何条件我先不跟你说,本尊只要你信守承诺。“

    ”没问题!快把解药交出来!“

    ”好!“

    说完,虞弑夜便把解药扔给了她,虞恨情顺手接住,接着又听虞弑夜一道”这是缓解的,一个月可保千梓尘性命,一个月之后你再来找本尊。“

    虞恨情没回他的话,拿到解药便匆忙而去,由于步伐太快,竟不想在路途中遇见敏月,她没反应过来,双手下意识的无意推了她一把,敏月摔地,墨不世偏偏在这时看见了这一幕。

    ”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敏月吃痛大叫起来。

    虞恨情顿时懵了,墨不世气氛地走了过来,一时恼羞成怒竟一巴掌呼在了虞恨情的脸上,这一巴掌,更是让她大吃一惊。

    直到这一巴掌已扇出去的时候,墨不世也是一愣,他打了她……他竟然打了她?!

    ”情儿,我……“

    虞恨情捂着火辣辣的右脸,眼睛眨呀眨,她也没想到,阿世竟会打了她!

    ”啊!世哥哥,孩子,我的孩子,呜呜——“

    墨不世看了虞恨情几眼,还是选择抱起了敏月,敏月眼带血丝地怒道”虞恨情你好狠!我好心放你离去,你竟想害了我的孩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1你好狠!“

    被敏月这么,虞恨情回过了神,她一时无法接受道”不,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敏月没听她的话,情绪无比悲痛道”我恨你!虞恨情我恨你!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的孩子也不得好死给我的孩儿陪葬!“

    虞恨情口中依旧碎碎念着”不是我“,她没在多少,转身便跑,回山洞的一路上,她还是无法接受。

    回到山洞后,她急忙把解药拿了出来,接着放进千梓尘嘴里,这药的药效果真有效,过了一会儿,千梓尘的情况要好了许多,肤色渐渐正常,体温也不再寒冷,也终于有了意识,她不由得喜极而泣。

    ”天尊,您感觉如何?“

    千梓尘坐起了身,盘腿而坐运功,随后道”毒解了许多。“

    听他这一说她放了心。

    千梓尘无意看了眼虞恨情,微微皱眉,问道”你右脸为何如此通红?又为何全身伤痕累累?“

    她沉默了,终究决定还是把事隐瞒下去要好,答道”回天尊,并没有什么,天尊既然法力恢复,可能开启界门回去?“她立刻转移了话题。

    ”嗯,勉强能达到。“

    说完,千梓尘立刻施法开启界门,兴许是身子还未完全恢复,施法中倒也有点吃力,庆幸的是开启了界门,在他们步入门中之时,殊不知还有一人也偷偷跟了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