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冤家路窄
    漆黑的巨大宫殿中,燃着烛光的其中一座寝宫内,虞弑夜让人了摆了一桌酒菜,心情看着甚是愉悦,不禁多喝了几杯。百度搜索

    虞弑夜准备再喝下一杯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身旁的严风道“本尊倒想起了我们的一个盟友。”

    严风一听,不明,又问道“那魔尊想起的盟友是?”

    虞弑夜一笑,顿了顿才道“妖界!”

    “妖界?小的听说现任妖界之王正是独孤玄烨。”

    一听“独孤玄烨”这个名字一传入耳,他倒是不屑一笑,讽刺道“独孤玄烨就是个废物!不成大器,但是……”

    见虞弑夜欲言又止,严风有点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但是?”

    “呵呵,独孤玄烨成不了气候,但本尊听说他手下有一猛将,名为墨不世,据说此人虽年少但法力与武功可谓是妖魔两界一等一的高手,要是能让他和妖界助本尊一臂之力,千梓尘和仙灵

    二界再有多大的本事也只能毁灭一旦!”

    “是啊。”这时,严风嘴上虽说着奉承之语,但满脸却是忧愁。

    他心中始终有一个人放不下,如今魔尊早已训练和整顿好了一支几十万的魔兵,时刻准备进攻仙界,可现在又要联合妖界这下,可真是难办,她还在仙界,以自己如此丑陋的面容该如何见她和带她走?

    之后,虞弑夜派人火速传了消息到妖界,也就两天过去,妖界收到了来信,独孤玄烨很爽快地答应与魔尊联手并加派了一支妖兵和墨不世助阵。

    就在墨不世出发的前一天,敏月寝宫中,墨不世独自一人坐在床前,看着将要烧完的蜡烛睹物思人,不一会儿,随着有人开门而进的声音后才回过神。

    宫女搀扶着一个肚子隆起的女人过来,那女人离开了宫女的搀扶,稍稍加快了脚步走到墨不世身边,开心甜甜一道“世哥哥!”

    墨不世撇了敏月一眼,看上去毫不在意道“怀着孩子你出房瞎逛什么?”

    话完,敏月不高兴地嘟起了嘴,撒娇道“哎呀,人家还不是想你嘛。世哥哥,这次去魔界,我和孩儿定要跟着你”

    “开什么玩笑!别闹,好好待在宫里养胎!”

    “不不不,我不嘛!”

    “你!”

    墨不世气氛了一下后无奈只好暂时先答应,现在只能带上医者以防万一,虽然他对敏月已是失望透顶,担心中还是很在意那个孩子,毕竟那个是他的血脉,这几天,也快到了敏月临盆的时候了

    敏月孕期也就十四天而已,妖怪的孩子与其余五界大有不同,刚开始受孕时,母体怀着的是一个婴灵并无实体,七日之内,要是母体受到任何伤害或意外时,可将婴灵取出体内移至到任何有生命的生物上进行抚养,通常都是怀孕十六天便可生产。

    第二日清晨,墨不世早早便出发赶往魔界,由于敏月的任性妄为,独孤玄烨也是被迫无奈答应她随往并嘱咐墨不世一定要照顾好她的身子,毕竟她肚子里怀得可是妖界皇室的血脉。

    军队最快速度行军三日便可到达魔界,而在魔界阴暗无比的魔窟洞其中一处平常的山洞中,篝火发出的亮光照亮了整个山洞,也给在洞里的两人一丝温暖,短短三日,千梓尘的病情便开始恶劣发作,肤色一片灰色,唇色也是黑紫的,他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而虞恨情完全束手无策,她又不是大夫如何为他医治?如今也没人能帮他们了。

    突然,千梓尘开始颤抖起来,眉头扭成一团,看上去好像很冷很痛苦,虞恨情连忙走到他身边,扶起他的身子靠在自己怀里,急忙问道“天尊,你怎么了?是不是很冷?”

    千梓尘微微点了点头,他微微睁起眼,艰难地说了句话:“我、我中的……是、是寒噬……“

    ”寒噬?这是何毒啊?“寒噬?为什么她从来都没听说过?这可怎么办啊?

    话一完,千梓尘不禁又吐了一口血,身子愈加冰冷,虞恨情一想,将千梓尘轻轻放下,接着转身冲去洞外,这堆柴火快要烧完了,必须得赶紧再找一些。

    等她回来的时候,千梓尘情况暂时安定下来,但还是抵御不住寒冷之苦,她把柴火放进火堆中,随后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披在他身上,发现没多大效果后,她便紧紧抱住她,希望自己的温暖能让他好受点。

    ……

    而在虞弑夜的宫殿中,虞弑夜正与墨不世商议杀了千梓尘与攻打仙界之事……

    ”这次墨将军能来本尊可谓是如虎添翼啊,哈哈哈哈!“

    墨不世抿了抿嘴,道”哪里哪里,我听说千梓尘前日与阁下交过手还受了伤,此事可是真的?“

    ”是真的,千梓尘中了我的独门恶毒,估计活不过七日。“

    一听,墨不世倒有了兴趣,问道”中了毒?何毒能有如此能耐能毒死这位修为已有上千年的寒仙天尊?“

    ”寒噬,此乃我四十几年便开始炼制的剧毒,集合天下所有毒药的毒性和邪恶之物的血液,中毒时,会感到寒冷无比,导致五脏六腑破裂,七窍流血,常人立即中毒而亡,我想以千梓尘的修为与功力也只能撑七日。“

    ”那此毒无药可救?“

    ”并非。“话完,虞弑夜从腰带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出来,又道”这就是解药,全天下仅此一瓶。“

    ”既然如此,铲除千梓尘的机会便近在眼前了。“

    这时,虞恨情同样也想到了一种可能,既然这毒是魔尊下的,那他必然有解药,当面问他要他绝不会给,硬抢自己又不是他的对手,看来只能偷偷潜进他的宫殿去寻找,好歹有着一丝机会也好。

    在离去之前,虞恨情在洞外施法开启了结界保护,随后才放心离开,奇怪的是虞弑夜的宫殿很少有魔兵看守这也给她一个潜进去的机会。

    她来到一座寝房门前,偷偷摸摸地环视了四周,在她刚抬脚走的时候,那寝房的房门突然开了,她吓得没来得及多,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谁?何人在此?!“

    她闻言转头一看,竟是敏月!不会吧,要不要这么冤家路窄,一看见她就猛然间想起了自己被虐的场景。

    敏月一见是虞恨情,也是一惊,虞恨情这个小贱人怎么会在这儿?!

    ”居然是你?你为何在这儿?“

    ”我……“

    虞恨情话未完,她的眼睛突然看到了敏月的肚子。

    敏月她……有了身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