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虚幻梦境
    那剑是……

    应该是煭狱剑不会错的,听师傅说过,这镇魂塔中妖魔魂灵随处可见,却全靠这煭狱剑来镇压,而塔中也是极少有如此珍贵的宝物,这剑绝对就是煭狱剑!

    心中想完后,她心中一个激灵忘记考虑后果就急不可耐的跑了过去,手还没碰到剑,不知道是从冒出来的魔怪魂灵便突然出现袭击了她。

    一个翻身,虞恨情险先躲过一击,接着她立刻抽出了腰间的佩剑直向那魂灵猛地刺去,魂灵被击很快便消失,渐渐,好像是因为第一个魂灵出现后塔内的其余魂灵也都双双出现,全都向虞恨情攻去。

    没过多久,魂灵来的越来越多,杀也杀不完而她的体力也逐渐减少,再这样下去怕是要丧命于此,怎么办?!

    正想着的时候,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全身冒着白光的魂灵,看上去并不像是魔怪或是妖怪的,反倒有点像---仙灵?!

    “怎么会?为什么这里会有仙灵?莫非是我看错了?”

    当她还想再去确认的时候,那仙灵先猛地向她扑去,接着,虞恨情只觉眼前一黑,意识渐渐失去,最后竟直接昏了过去。

    ……

    此时,镇魂塔塔门处,千梓尘和回银两人终于赶到镇魂塔,千梓尘见塔门又被打开过的痕迹后便可断定宋茜媚和虞恨情已经进去了,至于她们现在是生是死就不知道了。百度搜索

    千梓尘推开塔门,道“我们快进去,晚一步虞恨情和宋茜媚就会没命!”

    “嗯!”

    千梓尘两人也顺着宋茜媚等人走过的路线追去,由于宋茜媚是按照回到塔门的路往回跑,塔内也没有过多绕路的路线,所以很快便和千梓尘他们撞见,一见到千梓尘,宋茜媚便仿佛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激动。

    不等千梓尘问话,她便连忙道“天尊,不好了,我和虞恨情走散了!”

    一听,回银和千梓尘两人都是一惊,道“什么?!”

    “怎么办?现在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她。”

    回银拿出了通音盘,道“情儿,你在哪儿?快说话,情儿!”

    无人应答。

    随后,回银有多喊了几遍,依旧没人回答,这只能说明一个情况,情儿她已经出事!

    “不好!情儿想来是出事了,我们快走!”

    “好!”

    话音刚落,三人便急忙向塔内走去。

    ……

    一睁眼,眼前浮过的白云的让她不禁惊奇了一下,虞恨情眨了眨眼,淡定的起了身,愣了一下,突然惊慌道“嗷嗷,这里是哪儿?地府么?我不会死了吧?!”

    回想过来,地府有这么美的地方么?鸟语花香,波光粼粼的湖面将四面环树环山全都照应在一起,仿佛他们与生俱来便是镶嵌在一起的一般,微风轻轻一拂,一阵淡雅的蔷薇花香便袭面而来,问着很是令人舒心。

    “呜呜——”

    嗯?奇怪,是她听错了么?怎么会有……女人的哭声?!

    寻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走去,终于在一处小湖边见到了那个哭泣的女人,虽然看不见那个女人的面容,但她高雅典惠的气质却不曾被掩藏,她一身桃粉大衣披身,三千青丝并没有用太多的装饰品装扮但依旧摄人心弦,虞恨情向她靠近了几步,终于能见到了她的侧脸,白褶如雪的皮肤衬着樱樱红唇,如扇眼睫下,是一双含着两行热泪的美眸,不禁惹人心怜。

    兴许是察觉到身旁有人,那女子转过了头,恰巧看见了虞恨情。

    在虞恨情仔细看过她的脸后,不由又是一惊,这张脸,好面熟,她在哪儿见过,在哪儿见过呢……

    一回想,她惊得叫出了声,道“啊!你是田悦!”

    那女子疑惑了一会儿,拭去了泪水,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你说的什么田悦。”

    “不是田悦?!”

    怎么会?不是田悦?可她的脸真的跟田悦一模一样,怎么不会是田悦?

    等等,要是不用眼睛去看她,用感觉去感受,确实她跟田悦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

    “那,你是……”

    听她这么问起,那女子又转过脸看向了别处,微微道“我是谁,还重要吗?或许早已被六界遗忘,或许早已被他遗忘……”

    不知为何,听见她的话,虞恨情心中莫名的伤感起来,终于她忍不住问道“姑娘,请问芳名何为?方才多有失礼,只是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太过相像,请别见怪。”

    女子低头,道“无碍,吾乃天帝之女梵泪缃。”

    ===================================================================

    而在虞恨情**昏迷之处,几个还存有肉身的魔怪突然路过此处,只听一个道“哎,大哥,快看,那儿有个女人!”

    话一完,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便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粗狂道“女人?”

    “是啊大哥。”

    那肥胖的男人看了一眼虞恨情,道“长得不错,一会儿直接煮了吃!”

    一听,其他魔怪便一个个叫好,就在这时,随着一个魔怪的身子被一阵银光打飞出去后,千梓尘等人随即赶到,回银和千梓尘很快便和其余魔怪打斗起来,宋茜媚便趁这时把虞恨情暂时放到安全的地方去,随后便迅速取下煭狱剑,煭狱剑周围并没有被人施加了任何防盗的法术或阵法,因为光是镇魂塔这个名字便让魔界中人生畏可况是来偷盗。

    “天尊,剑已到手。”

    “好!走!”

    把最后一个魔怪收拾掉后,几人全本想快速离去不想塔身却突然震动摇晃起来,接着便是一声简直能震破人耳的野兽吼叫声传遍整座塔,让塔摇晃得更加厉害。

    一听这叫声后,千梓尘不禁又皱起了眉头,喊道“快离开这里!”

    千梓尘一声令下后,几人扯开步子的往塔门口跑,终于在塔快要倒塌之前跑到了离塔几米远的空地上去。

    “天尊,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太过粗心大意,吵醒了烈魇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