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妖魔赌场
    烈焰四溅,温度逐渐高升,这时,岩浆阶的石阶突然猛地下沉,下沉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还能争取点救命的时间,可如今自己身陷绝地之中,该如何逃生?

    “天尊,就我……”

    话音刚落,天地忽然一阵震动,虞恨情站着的石阶或许是因为这场震动从而脱离了整排石阶路渐渐飘向了别处。百度搜索

    这一刻,她整个人目瞪口呆,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她……会死?天啊老天爷,她的命真苦呀,都还没成过亲就要英年早逝了,连死法都这么悲剧,呜呜呜——

    正当她还在默默悲叹她的人生时,石阶突然停止了飘动,回神一看,原来是千梓尘正用一条幻术铁链绑在她的石阶上从而拖延了她死于岩浆之海的时间,但事与愿违,还有十个石阶下沉就到千梓尘的那块了,两个人是不可能逃走了,只能……

    “天尊,你快走吧,没时间了。”

    “说什么傻话。”

    “可是……可是,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看到你死。

    “既然不想死,那就别说话,好好待在上面。”

    说完,他有瞥眼看了眼周围的情况,看来是时不等人,这石阶路很快便会沉下去,要是晚了一步,他与她两人怕是都要丧命于此了。

    “砰——”又是一声巨响响过,整个岩浆面又发生了一次巨大的震动,石阶下沉的速度竟然加快了!

    虞恨情眼巴巴看着那排石阶路,突然用手抓住那铁链,把它从自己的那块石阶上取下,铁链一铁链便消失了,千梓尘微微一惊,她想干什么?!

    “你干什么?”

    虞恨情已知泉路将近当她也不想拉着他和自己陪葬,一个人活着也好,哪怕,牺牲的会是自己。

    “走吧,天尊,我已经没有出路了。”

    “你没有权利命令我。”

    渐渐,她的眼眶充满了薄薄的白色水雾,那苦涩的液体还是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快要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心中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她还未杀父国仇,没完成父皇嘱托给她的遗愿,没想到,九泉之下,她也只能带着失望去见父皇与娘亲了。

    想着想着,她心中的委屈感越来越强,最后竟忍不住哭了起来:“哇——娘亲父皇情儿不孝啊,求求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啊,我下辈子,我下辈子一定,好好读书,勤奋上进,天尊啊,你帮我跟师傅说,说我不小心打碎了他最喜爱的玉瓷瓶还不小心偷喝他珍藏了十几年的酒,叫他不要怪我,哇——”

    千梓尘一时竟觉得无语,这丫头胡说些什么,都怪危机四伏了还有这么多胡话。

    千梓尘完全没搭理虞恨情的话,挥手一扬,那幻术铁链重新将她脚下的石阶绑住,顾不得她还没惊魂未定用力一拉,还好虞恨情并不是很重,石阶很便被拉了过来。

    “快走!”

    她迅速从石阶上下来,跟着千梓尘向前快跑,快到了她再也使不上力时,两人终于赶到了安全地面上,双脚刚踏上安全地面,最后一块石阶也随浸沉岩浆中去,真是有惊无险啊。

    虞恨情跑得上接不接下气,只见她累得腰半天直不起来一直在呼着气,缓过来后,她才拍了拍胸口,安慰道“妈呀,真是吓死宝宝了。”

    再看千梓尘脸上没有半点紧张和疲倦的表情,果然是不动如山啊,要是自己也能像他一样遇何事都能镇定自如就好了,当才自己的样子真是太丢脸了。

    “走吧,先去和回银他们汇合。”

    “是。”

    才没走几步,千梓尘眼神微微向后一扫,有人?

    他没把身后的人揪出来,而是装出什么事都没的样子继续前行。

    两人随着回银留下的标记一路去到下一个地点,还没到目的地的时候几百里之外便听到一阵喧闹的声音,他们循声而去,发现几百里之外的便是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妖魔赌场!

    这赌场与凡间赌场不一样,男女老少都可以进,但进去的人却很少见到舍得出来的,那赌场除了赌钱,更多的是为了赚钱,无论去到哪种赌博的玩法第一轮你可以免费下注,赢了钱就可以继续下去,输了你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拿钱了。

    “哈哈,有是我赢了!拿钱来拿钱来!”

    这时,一个听着就知道正赌着开心的男人声音传来,虞恨情嘴角一阵抽搐,不会吧,不会是……

    果然一看向声音传来的那方,回银在一群男人堆叫喝着,看来那不务正业的性子又来了。

    “好啊,师傅,自己徒儿才刚九死一生,自己就赌得这么开心,哼!”

    虞恨情心中极为不爽地说道,不仅是她,貌似就在师傅身边的宋茜媚也是一脸无奈,看她坐立不安的样子好像是很想离开这儿似的。

    虞恨情偷偷走向回银身后,接着突然大声道“师傅!”

    回银当真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徒弟后,用手中扇子一敲她的额头,道“没大没小的,吓死师傅了,你们来了啊。”

    “对啊,师傅,我们来这儿可是办正事的,你可不要忘了。”

    “师傅是在办正事啊。”

    “啥?”办正事?在这赌博也算是在办正事?师傅也太会蒙她了。

    “哦对了,咱们要去镇魂塔必须得经过正门,但通过正门也有个规矩,那就必须要拿出一面通令牌,而这通灵牌要用十万两银子买。”

    一听,她完全惊呆了:“十、十万两?!怎么要这么银子啊?”不会吧,十万两银子,她这辈子连一百两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弄得这十万两银子?!

    “所以啊,师傅不想赌也得赌。”

    “算你能掰,师傅,你和宋师叔现在赢了多少钱了?”

    “四万两银子。”

    “才四万两啊。”

    “没关系,你以为你师傅是什么人,什么赌场青楼师傅没去过,还怕赢不了着十万两银子?”

    “额……”奇怪,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来!继续!”

    负责管理赌场秩序的老板突然一想,这男的一来倒把他这儿的钱快赌走完了,这可不成,钱要是全被这小子赢去了,那地主家岂不是都快没余粮了。

    老板见虞恨情和宋茜媚后,想到了一个办法,指着她俩,道“且慢!这次,你不准赌,让这两女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