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洞底中人
    妖界,敏月寝宫中……

    此时,神志不清的墨不世终于在刚刚天亮时醒来,昨日的一切他都想不起了只知道自己好像见到情儿了,情儿……

    转身一看,床榻上竟还躺着一个人,撩开被褥一看,两人都赤、、裸着身子,身旁女子侧转了身,这时,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怎么会敏月?!

    他连忙下了床,碰巧惊醒了敏月,他捡起了地上散乱的衣服传了起来,敏月起身拉住她的手,道“世哥哥……”

    还不等敏月话完,他一把甩开了她,不可相信地怒道“敏月,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哈哈哈哈,世哥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怎么做都得不到你的心?!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而现在你何曾关心看过我一眼?!”

    “我……”

    “无话可说吗?你再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做你才能把我放在心上?你说啊!”

    墨不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解释,可是,他根本就不爱敏月,如今事已至此,他该如何去面对虞恨情?要是被她知道,她的心会被自己伤的多重?

    “敏月,你知道我喜欢虞恨情,我爱她。百度搜索”

    一听,敏月苦笑起来,突然含泪道“虞恨情虞恨情,你就想着那个虞恨情!你爱她,那她爱你?啊?墨不世,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要是你不对我负责的话……”话未完,敏月下了床走到梳妆台前拿起剪刀便对着自己的脖子,接着道“我就死给你看!”

    “你别冲动。”

    怎么办?他现在该怎么办,自己被夹在敏月与虞恨情只见两面为难,自己对敏月做出了那种事,一个女子的清白毁在了他的手上他是不可能不负责,可情儿……唉。

    最后,想来想去,他只有娶敏月这个办法,但他心里之中放不下真正在意的人……

    ====================================================================

    而在到处充满黑暗与恐怖窒息之意的世界中,只有四个人显得无比引人注目,只能发散微弱光芒烛灯垂死挣扎着,不知为何,越往前走,周围的景色便变幻莫测,自身仿佛置身于一个黑暗的空间中。

    鬼怪的叫嚎声,让整个魔窟洞显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小云胆怯地抱着虞恨情的头,她这个举动反倒让虞恨情也不禁害怕起来。

    走着走着,脚盘不知道是从哪儿吐出来的蛇信子缠绕着虞恨情的小腿,她吓得大叫起来接着连忙抱着身旁人的手臂,听她这么一叫所有人都惊了一下,结果发现只是一条藏身在暗处的蛇而已。

    宋茜媚见那条蛇逃走后,不满道“你叫什么呀?只是一条蛇而已,大惊小怪的。”

    “啊?对不起啊。”

    “切!”

    安神后,她往前继续一走,不想脚下一空,接着她和小云便纷纷掉进那黑不见底的黑洞中去,回银连忙一惊,刚想伸手抓住两人可还是晚了一步。

    可能是两人受惊过度,还没落地便吓得晕了过去,那洞地不是非常深,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你不会摔死。

    回银本想跟着下去,却被宋茜媚拉住,只听她道“回师兄,你万不可这么冲动就下去,这洞里也不知会有何危险。 ”

    回银没听宋茜媚的劝,甩开她的手,情绪激动道“就是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才更要去救她们呀!”

    “不要在途中停下,虞恨情在魔界是不会有意外的。”

    千梓尘开了口,说完,他随手在脚边捡了一块小石头,徒手在上面写了些东西后便将它扔进洞里,他已用借物传书的方法把他们接着下来的路和消息带给了虞恨情,至于她能不能安全逃生就看她自己了。

    “天尊,这样,真的行吗?”回银还是有点担心。

    “放心吧,会没事的。”

    听他这么一说回银只好放下了悬着的心继续前行,只要快点找回煭狱剑就能回来救她了。

    而在那无底洞中,晕过去的两人还未清醒,只听她们周围出现了一些动静,无不让人忧心仲仲,胆战心惊,这时,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丝亮光,那亮光逐渐向二人走来,近看原来是一根点燃过的火把发出来的,可举着火把的人却是一个穿着黑麻布披风的人。

    那人看了眼虞恨情后,竟直接伸手横腰将她抱了起来,往洞内更深的地方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醒了过来,睁眼便见自己身在一个无比陌生,黑暗不见丝毫亮光的地方时大吃一惊,连忙从那石头床上滚了下来。

    不等她赶紧起身,头顶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醒了吗?”

    “哇!娘啊!”

    “……”

    惊魂未定之际,那人伸出手来扶起了她,随后迅速放开离她三尺之内。

    “你谁?我怎么会在这儿?小云呢?还有,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动脚啊。”

    那人未说一句话,只是拿来了一杯水和一盏烛灯递给了她,道“你应该是误闯进来的吧,想出去就跟我来。”

    虞恨情半信半疑地防备着他,跟那个可疑的人走?不不不,要是出事可怎么办?还是先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在那两人正持续对视的时候,小云的魂灵突然出现,还是那么调皮的骑在她的双肩上,抱着她的脖子或头。

    见小云安然无恙后她暂时松了口气,没想到自己无意向地上一瞥,碰巧见着了一块面上刻着金字的小石头,她弯腰捡起一看,上面写着:见此石后,速想办法前来岩浆阶。

    岩浆阶?是师傅他们留给她的消息吗?原来他们先赶去了岩浆阶,看来得快点去和师傅汇合,但是……到底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啊?

    稍等,实在不行倒不如就拜托一下这个人,或许他真的知道出去的路。

    “额……方才多有失礼,还请阁下能指路相送。”

    “跟我来。”

    “好。”

    那人刚一转身向前走时,一阵像是铁物在地面摩擦了一下的怪声响起,虞恨情用烛灯一照,确实是一条铁链子,沿着再向前一看,那铁链竟是绑在了一个人的脚踝上。

    “你……”

    “不用在意,快走吧,被人发现了可就麻烦了。”

    “嗯……”虽嘴上说得不在意,担心还是很好奇,他,为什么会被囚禁在这儿?

    他带路的时候,某女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自己老是很想知道的事:“对了,你到底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啊?是犯事了?”

    “你很多管闲事。”

    “哎呀说说嘛,我保证听过拉倒绝不外传。”

    “你真想知道?”

    “嗯嗯。”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弃的人。”

    被……遗弃?!

    “那你在这里待了很久吗?”

    “从我五岁开始就在这儿了。”

    “五岁?!”

    怎么可能?五岁就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牢笼里,自己待了不到十二个时辰就受不了了,何况还是这么多年?!

    在她榊游时,那人停了下来,道“我只能走到这里了,你一直往前走就能出去了。”

    转头一看前方后,她高兴了一下,随后又道“你叫什么名字?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待我完成当下之事后,定会再来报答你的恩情。”

    “我没名字,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至于恩情,心领了。”

    “不,我虞恨情虽不是什么高人一等,但我最重情重义,有恩必报,既然你没名字的话,那……”

    她想了想,又道“那我今后就叫你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