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白雪巫女
    而在妖界北方边处,雪山皑皑,在那里只能看见天地一片雪白,大雪已上百年未停止过,在这严寒冬季里是看不见任何一丝生机。

    在雪天之上,能隐隐看见一只木船正艰难地缓慢而行,由于足走根本走不成的情况下,前去白巫山的三人只能御仙船而行,但又因为大雪的缘故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船内,正盘腿坐在榻上运术使仙船行驶的千梓尘闭眼问道“还有多久路程?”

    宋茜媚查看了一下船外情况,道“回天尊,大概还有两个时辰就到了。”

    “嗯。”

    再稍稍加快行程,过了一炷香时间,仙船终于停在了一处暂且可以避风雪的山岩上。

    白巫山就在他们停船的山峰之后,一眼便能望到,仙船被大雪覆盖,积雪太多暂时不能使用所以他们只好冒着风雪前行,再千梓尘开了结界后速度倒也提快了不少。

    终于,几人到了白巫山洞外,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看来应该没什么危险。

    “进去吧。”

    “是。”

    进往山洞内,洞内没有洞外那般寒冷,还能听见一些水滴声,雪巫女属于一种妖精,不归六界,她们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与害人之心,但性情古怪,她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道任何人都不会知晓的事,也可以预知未来,问她们任何事,她们不要钱财,只要你付出代价即可。

    进到深处,不知从哪来响起了幽幽女声:“哈哈,稀客啊,寒仙天尊。”

    “我此次前来有事相问。”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雪巫女的规矩想必天尊你也清楚。”

    “你要什么?”

    “昨夜,我见到了你的往后,有一件东西我更想要。”

    “给你,告诉我我要的答案。”

    “呵呵,天尊不愧是天尊呢,无情无义好生冷酷,真是爽快,你要的东西便在魔界镇魂塔中。”

    得到答案后,千梓尘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就到洞外时,雪巫女的声音又传了来:“天尊,你给的东西,怕是要让你悔一世。”

    他停了一会儿脚步,头也不会地冷道“自一千多年前她死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后悔!”

    待几人走出了洞外后,身影逐渐消失在暴风雪中后,那几乎无人见过真面的白雪巫女显了身。

    她有着如同被雪染过一般的美丽白发,穿着一身大袭白衣白裙,虽有着一头白发,但她的面容却很年轻,貌美如花,仔细一看她精致的五官,竟跟一人极为相似。

    她转身向洞内走去,洞内还有一个洞口是通往外面的,但唯一不同的是,那洞外的景色是一片春意盎然,鸟语花香,那景色若有若无,实际只是虚像而已。

    虚幻的春景中,空气中飞旋着白色花瓣,随着那飞舞的花瓣吹来的方向看去,是一棵很高大的槐花树,树生长得不是很好,很多花叶都在慢慢枯萎而凋零,这棵树的生命气息将要逝去。

    雪巫女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悲伤,她凝望着那棵槐树,眼中快有热泪溢出来,只见她伸手去碰,悠悠哀道“娘亲,生儿,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挽回一切。”

    ……

    王宫大牢内,“啊……”的一声惨叫声传来,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背上皮开肉绽的女孩,无力地躺在地上,手脚被沾了显形水的铁链绑住,显得一片红肿,头发也变得乱绕起来,而正在对她施刑的人毫不怜香惜玉的拿起鞭子打在她身上。

    敏月手紧握着已经染上了血的场边,扬手打在虞恨情身上,道“你这个小贱人,还有脸回来,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虞恨情脸色惨白一片,没有一点血色,连嘴唇也因失血过多变得紫白,全身遍体鳞伤。

    “快说出内丹的下落,我就给你个痛快!”

    她努力保持着清醒,气息很弱道“不…不…可能……”

    “你还敢嘴硬?!”

    正当敏月刚想再打一鞭时,她的贴身丫鬟急忙跑来,道“公主,少将军正往这儿来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世哥哥?”

    世哥哥来了?不好!不能让他见到虞恨情,不然自己就再也没机会得到他的爱了。

    “我们走,今天放你一马,来人,把她关到牢里去。”

    在牢狱把自己又重新拖回牢里后,她再也没有任何精神力,仿佛随时都会死去的躺在杂草地上。

    ==================================================================

    在千梓尘三人暂时歇身的仙船中,宋茜媚和宇文黎甄轮流守夜,千梓尘成仙后便再也无眠,所以不用担心夜里出了什么动静不能及时发现。

    他面前是一面古铜圆镜,只见那镜面映出来的不是他的面孔,而是一个动态的影像。

    镜面上能看到了茫茫大海,海上有着几户渔民的木船,在其中一艘上,只有一个年老的老人和一个笑得极为开心的女孩,他的眼睛正一直看着那女孩,黝黑的眸子中竟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温和之意。

    宇文黎甄瞥眼一看,惊奇地看着面前与往常不同的天尊,是什么东西让天尊心情这么好?真是太厉害了。

    宋茜媚进到船内来,她走过天尊身边时用眼一扫那镜面,直接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她没看错吧?那个人怎么会跟她长得一模一样?莫非,天尊不惜只身闯进妖界寻得圣莲盏是因为她?!

    ……

    此时,白巫山

    雪巫女走出了洞外,令人无比惊奇的是漫天飞雪,竟没有一点是落在了她身上,仿佛她是隐形一般。

    她一扬手,雪花便集聚起来,她一念咒,那雪花便成群结队的将她包围起来,随后,她人便消失在茫茫飞雪之中。

    ==================================================================

    她一睁眼,醒来便见自己睡在房间内,床上的人儿看上去也就**岁的样子,她起身下床轻步轻脚的走到门房前,开门一看,发现武老头不在后,大大松了口气,可当她一转身时,一个白发老人便一脸黑线的站在她面前,伸手揪起她的耳朵,怒道“怜生!你个臭丫头又乱用法术是不是?!”

    怜生吃痛,立刻求饶道“哎呦!别别别,武老头武老头我错啦!”

    武方枟放了手,咳了两声后,道“生儿,要是再让老夫发现你乱用法术看我怎么收拾你!”

    怜生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道“好啦好啦,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说完,那可爱娇小的身影便蹦蹦哒哒地除了门,此时早已一百多岁的武方枟用那双饱历沧桑的双眼看着怜生,随后又抬头看着苍天,心里不禁叹了一口气:唉,一眨眼,也过了一百多年了,怜生她也到了当初你嘱咐的年龄,是该让她也去人间历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