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命悬一线
    终于在苦思冥想后,虞恨情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如何找到林华他们。

    寻物心法,施用此法可利用想找的人或事物的气息来确定位置,但是,由于自己跟不上其他师兄弟的修炼程度,还不会施这个法,这下又好了,结果还是绕回了原点。

    等等,她不会这个心法不代表别人不会啊,以墨幽君的功力与这些年的知识修炼,她肯定会,得想个办法把她带到这里来。

    这时,牢房顶头的通风窗外传来“嗖嗖——”声,她偷偷爬上窗口一看,真是天助我也,草丛中居然刚好有一只白狐狸!

    现在就好办了,她把那只狐狸轻声叫了过来,用牢房里的小土石在自己的手帕上写了几句话后再让小狐狸帮她送到墨幽君手中。

    那狐狸腿脚轻快敏捷又灵活,很快便将消息给了墨幽君,墨幽君让下人给它喂了点食放生后,打开手帕一看,上面写:有急事,速来王宫大牢,虞。

    有急事?难道是虞恨情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找她?

    事不宜迟,她瞒着府里的人偷偷出府,在去后门乘马车的时候,她又想起了一件东西差点忘了带,随后又回房去拿了一个像测风水八卦的转盘来,接着才连夜赶去了王宫。

    墨幽君手中带出来的是蓬莱弟子外出随身佩戴的通音盘,只要施法运功后,对着它说话,自己的声音就能传到想要联系到的人耳中也可以把自己的样子化成虚像传过去。

    墨幽君刚走到大牢门前便被牢狱挡在了门外,现已夜深人静,这时候还会有人来探班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站住!何人前来?”把守士兵问道。

    墨幽君露出真面,道“怎么?是我,我要去见人,不要当本小姐的路,走开!”

    说完,她理直气壮的走了进去,士兵又立刻阻止了她,为难道“墨大小姐,不是小的不让您进去,只是…恐怕被人看到不大好。”

    早知道会这样,还好她有准备,她让丫鬟拿了一袋银子给那士兵,附耳道“说的这是什么话,大家在这宫里都是要活的,何必为难我一人?不如,就行个方便吧。百度搜索”

    那士兵想了想,最后还是把钱收下了,在墨幽君进去前,他还不忘提醒道“那小姐请尽快出来,不要拖太久,不然小的脑袋不保。”

    “嗯,我知道了,多谢。”

    正等着墨幽君前来,嘴里叼着一根干草,无聊的在牢里徘徊的虞恨情见着“救命恩人”后激动地把脸都塞在木栏上,道“天啊,终于等到你了,你再不来我就要急死了。”

    “没这么夸张吧,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我废话不多说,你会不会寻物心法啊?快点教我。”

    墨幽君挑了挑眉:“寻物心法?哈哈,你连这个都不会啊。”

    “喂喂,现在可不是泼我冷水的时候。”

    “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好好看着我做啊。”

    墨幽君没有问太多,可正当她准备教虞恨情心法的时候,士兵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催促道“大小姐,换班的人来了,您快些走吧,不然就会被发现了。”

    “时间这么紧?这样吧,我把这通音盘给你,你想办法联系岛主,怎么用你应该知道吧?”

    “嗯,知道。”

    见她这么说,墨幽君便放心离去,虞恨情等到那些看守士兵正在睡觉时,走到牢房墙角那儿,盘腿而坐,默念驱动通音盘的咒法,开通后,她拿着通音盘放在嘴边,道“师傅,师傅,你在不在啊?”

    此时,蓬莱大殿中空无一人,回银这个人比较粗心,从不会把一些琐事放在心上,能救虞恨情一命的通音盘毫不在意的丢在了一旁,这时,碰巧有人无意经过。

    只见那白衣男子拿起了同音盘,微微张嘴道“谁?”

    一听见这声音,虞恨情愣在了原地,这声音好像不是师傅的,听起来挺耳熟的,倒有点像……

    这时,通音盘上方一束金光冒出,随着光影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她赶紧弯腰参拜,紧张道“弟、弟子参参、参见天尊。”

    千梓尘用眼一看她周围,道“免了,你犯了何事?”

    “啊?”

    千梓尘又面不改色地问道“你现在身在牢内,是犯了何事?”

    “额……这个,没,没什么。”她刻意回避了千梓尘凌厉地目光,虚心道。

    “这事之后我会查清楚,你这个时辰找回银,是有何事?”

    “哦对了,师傅他……没在吗?”

    “不在,昨日有事已经出岛了,你两位师兄也一同随去。”

    什么?!师傅和师兄都走了?那她该去找谁学去?宋茜媚?可她这么刁难自己恐怕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襄怡师叔?但她又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宇文师兄的话……算了,免得他又被宋师叔责怪。

    事到如今,她只能拜托眼前之人了:“天尊,弟子有一事相求,此事关系弟子与他人性命之危,还望天尊一定答应!”

    “说。”

    “请教弟子寻物心法。”

    “寻物心法?你这几天又偷懒,果然不出所料,你果真闯祸了。”

    额……被发现自己这几天都在闲着的事了,不仅如此,看来之前做的那些蠢事也要被发现了……

    千梓尘就地盘腿坐在大殿上,将通音盘放在腿前,虞恨情呢跟着照做,只听千梓尘一道“寻物心法用通音盘同样可行,见到上面的盘针了吗?盘面共有两环时辰字,外环为阳,内环为阴,将盘针转到阳午阴巳,然后跟我着念心法。”

    按照千梓尘的话做后,随后又闭眼,两手握两指,同千梓尘开口念道“乾坤万物,混元物,何为气之息,心有力之为,复眼视之。”

    这时,通音盘突然飞旋起来,全身散发出青蓝的光,眼虽闭着,但依旧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湖畔、大街、百姓……但这根本找不到林华的行踪。

    千梓尘仿佛知道她的难处,又道“凝神平气,去感受你想找的人的气息。”

    静心之后,自己真的感受到林华的气息,奇怪的是,他的气息非常微弱,若有若无,无法准确找到他的位置,但眼前出现的熟悉树林与贫穷百姓居住的房子时,她大致能确定林华就在离京城大约二、三百里路的郊外树林里。

    找到林华的位置后,虞恨情连爬带滚的跑到木栏前,扯破喉咙的喊道“来——人——啊——”

    ===================================================================

    今夜雨下了许久,被藏在小石土洞的帝嫣妍开始清醒过来,她吃痛一声,捂着脖颈起了身,她蹒跚的走出了洞外,突然几声电闪雷鸣后,她在朦胧雨夜中看到前方躺着一个泥人,走过去一看,那人全身是血,身上还中了好几箭,擦了擦他的脸后再看,帝嫣妍心中立刻浮现一股无比难受的窒息感。

    她眼含着泪,摇着林华的身体,哭泣道“林华!林华!你醒醒啊,不要死,不要死,求求你,老天爷,求你千万别让他有事。”

    “来人啊!快来人!”眼看林华命悬一线,她开始大喊求救。

    树林里传来几阵马蹄声,不一会儿,宫里的侍卫和卉晏教的暗卫团纷纷而来,帝嫣妍赶紧让人把林华带到宫里医治,自己则是一直守在他身边,林薇也是急得整日伤心忧愁,帝嫣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细说后,帝乾承赦免了虞恨情并以伤害西锦公主为名义举兵攻打了南漠。

    在两人成功获救的一天后,太医已经不眠不休的治了一夜,可以就没什么效果,林华至今没脱离危险,生命垂危。

    “公主,林将军的伤势老夫无能为力,怕是回天乏术……”

    “滚!都给我滚!”帝嫣妍打翻了桌上的茶杯,怒吼道。

    太医们一个个拿着药箱连忙夺门而逃,虞恨情见到太医们仓皇而逃,想必是帝嫣妍又发了大火,林华的伤可能真的……

    她走进房去,只见帝嫣妍趴在林华床边,不停地哭泣着,走去帝嫣妍身边,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了,他会没事的。”

    “都怪我,是我害得他成如今这服摸样。”

    “他是不会怪你的,我相信他愿为你而死,因为他爱你。”虞恨情终究还是把林华的心意告诉了她,毕竟无论如何,让她知道林华对她的爱对林华也未尝不是一种安慰,至少让他也了却一件心事,但出乎意料的是,帝嫣妍的反应倒并不是很惊讶,只听她说:

    “他有情,我并非无意,他这么多年为我做的我都知道,只是这五年来,我和他都默默无闻,我是想听他亲口对我说爱我,才会故意去喜欢墨凌萧来刺激他,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说完,她又哭了起来,在抽泣了几声后,她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昏了过去,太医们医治完后说是急火攻心,又因几天的不眠不休,导致身子精疲力竭,还是好好休息为佳。

    林华房内只剩下虞恨情,她走到林华床边,心里若有所思,凡人就是这样,直到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与后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林华脉搏虽弱,但也还有一线生机,要是用那个方法,或许可以救他……

    想完,她俯身把嘴贴近林华嘴前,微微张嘴,一个散发着白光的灵丹便从她身体里出来,只见灵丹慢慢进到林华口中,没过多久,那灵丹便再次从林华体内浮游出来回到原本主体中。

    灵丹刚进口,她全身仿佛被抽光了力气,胸前一阵沉闷之痛,脸色逐渐泛白,随后竟吐了一口血,她赶紧坐下调匀真气,平复之后,体内依旧痛苦无比。

    “我还没见过像你一样的笨妖。”

    帝倾殇的声音突然出现着实吓了她一跳,虞恨情撇眼不去看他,道“那你还见过聪明的?”

    “你用你的内丹耗了整整五年功力救他,值得吗?”

    她沉下了脸,犹豫了,接着只听她口中传来一句“值、值得,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一个朋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