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意外发生
    清晨,翠儿惊慌失措的跑到了帝倾殇的宫所,焦急道”太子殿下!不好了,公主一夜未归,下落不明。 “

    说完翠儿立刻被帝倾殇的一声责问吓到,两脚“噗通!”一声跪下,磕头求饶道“太子饶命,太子饶命。”

    “先不治你罪,快将来龙去脉告知与我!”

    “是,是,谢太子不杀之恩。”

    待翠儿说完了事情的发生经过后,帝倾殇动身跳了一支士兵小队去王宫周围搜寻,墨府、宫内,以及京城到处都找过了,还是没半点消息,这么大个人了,会去哪儿?

    由于帝嫣妍突然失踪,第三场的武功比试被迫取消,帝乾承龙颜大怒,下令让卉晏教的暗卫团前去找人,如今林华一同失踪,这也着实令人难解,两人武功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若并非等闲之辈,何有能力能将他们二人都掳走?

    ……

    此时,被迷烟散迷晕的两人逐渐醒来,林华顾不上自己,赶紧察看身后帝嫣妍的身体情况,见她昏迷但却暂时无事后他便松了心,随后再环视四周,是一处他完全陌生的地方,转头一看,那处是山崖边缘,手脚一动,全身麻木一片。

    “嫣妍,快醒醒!”

    听林华的声音模糊不清地在耳边响过,帝嫣妍吃力地睁眼一看,自己全身被麻绳绑在树上,林华则是被绑在自己身后。

    “嫣妍,你没事吧?快回我话!”林华听不见帝嫣妍的声音,心中一急,问道。

    “唔…我、我这是在哪儿?”帝嫣妍刚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在异处,心有不安地道。

    “嫣…公主,你怎么样,没事吧?”

    “林将军?我…我没事,不过现在看来,你我到落入了奸人之手。”

    “别担心,我会安全把你救出去的。”

    林华用眼一扫周围,碰巧发现了自己随身佩戴的匕首,只离脚边一步之远,得想办法把匕首弄过来。

    可手脚被绑得动弹不得,无法用手拿过来或用脚踢过来这可怎么办?

    “公主,你的腿脚绑得可紧?”

    帝嫣妍动了动身,发现自己的腿可稍大幅度的动弹,回道“不紧,可动。”

    “好,现在你我围着这树转反过来,你替我把那匕首踢来。”

    帝嫣妍一看林华脚边处后,点头答应,接着两人开始用力扭动身子和移动脚步,咬紧牙关,使尽力气,那捆绑得非常紧的麻绳终于松了些,移动起来方便了不少,帝嫣妍因本身身形就较苗条也很快的移到了匕首面前来。

    她一动脚,右脚得救,随后她便把右脚伸了过去,顺利把匕首踢了过来,可就在这同时,树林不远处走来两个人影,她心中一慌。连忙把匕首移到脚下再弄了些落下来的树叶盖住,生怕被人发现。

    等她刚把匕首时,克维克和鲁番也刚好走到他们眼前,但并没有看到帝嫣妍的小动作。

    “呵,可真是许久不见了啊,南漠二王子。”帝嫣妍平和语气,可依旧隐不住她的怒意,道。

    “哈哈哈哈,嫣妍,你千想万想也没想到是我绑得你吧。”

    “卑鄙!南漠当年吃了败仗不够,还妄想绑架本公主,我告诉你,别想用本公主来威胁我父皇!”

    “哼!威胁?这事儿可得放在之后说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嫁给我,做我南漠二王子妃。”

    “我呸!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闻言,克维克不悦皱眉,愤怒挑起她的下颚,道“那你就是要选第二了?”

    帝嫣妍撇过头,不理,克维克使了个眼色给鲁番,鲁番点了一头,一拍手,从树上跳下了十个蒙着黑面巾的黑衣人,只见他们送帮了林华,随后把他带到了悬崖边,接着再重新绑住了帝嫣妍,帝嫣妍趁几人正专注着林华那儿,偷偷把藏着的匕首拿到手,最后再藏在衣袖里,等着机会逃脱。

    “第二个选择,就是他死!”克维克指着林华,不怀好意道。

    “你!克维克你个卑鄙小人!放了他,不然本公主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林华双手被束缚,但腿脚还能动,现在过了许久,迷烟散的药效也差不多散去了,这可是个逃走的大好时机。

    克维克一声令下后,林华和帝嫣妍恰巧对视了一眼,林华突然挣脱开黑衣人的束缚,横脚把那黑衣人踢到了悬崖下,其余人纷纷跑来,帝嫣妍迅速用匕首割断了绳子,帮林华解决掉了一些人。

    “林将军!我们走!”

    “好!”

    两人成功逃脱,拼命向树林跑去,克维克又命令道“放箭,杀了那个男的!”

    受了点伤的刺客,举起了弓,放上箭,箭头正瞄准着林华,确定好目标后便放开了手,林华反应快,险然躲过了几箭,这时,鲁番的眼神中对帝嫣妍的身影闪过一丝杀意,他让自己的部下特地把箭头对着帝嫣妍,随后下令放箭,此女可真谓是红颜祸水,必须杀!

    林华本想回头察看身后情况,没想到却看见一箭正如闪电般地刺向帝嫣妍,他纵身向帝嫣妍扑去,替她挨了那毒箭。

    帝嫣妍还未反应过来,她一看林华,只见他嘴角边流血,又咳了几声,每次都咳出了血,看来是伤得有点重。

    “林将军,你没事吧?”

    “没、没事……”林华咬牙忍痛,眼看身后刺客追杀而来,他艰难的站起了身,由帝嫣妍搀扶着快步逃去。

    大概等他们跑到了一个适于暂时藏身的小石土洞后才躲过了刺客的追杀。

    见刺客们向别去寻去后,帝嫣妍才解开林华的衣服,替他处理一下伤口,他的伤势很严重,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流出的血竟还是黑红色的,黑红色的血?!再看他的脸色,面部苍白无力,嘴唇泛紫,莫不是中毒了?那箭上居然有毒。

    “林将军,你中毒了。”

    “我、我知道,眼下恐怕我已无力再前行,还是公主您先逃了吧。”

    “说什么傻话呢?本公主可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怎能弃你于不顾?”

    突然刺客们调头而反,兴许是因为听到异象才赶了回来,躲着的两人立刻住了声,林华抬起无力的手,让帝嫣妍靠近自己一点,接着在她耳边轻声道“嫣妍…对不起……”

    帝嫣妍还未弄清他话中之意,忽然脖颈一阵疼痛,接着便逐渐失去了意识,随后便倒在林华胸前。

    当下他们两人一起逃是逃不掉的,只能让嫣妍活着,眼看此刻便要找到他们了,只能豁出他这条命了!

    林华一步步走出石洞外,见刺客就在不远处时,他开始故意向他们大喊,让他们把注意力全放在自己身上,刺客果然上当了,拿着弓箭向他追去。

    林华负伤,没跑多远便被追上,只见刺客们将他包围住,然后纷纷举弓放箭拉弓,松弦,几支竹箭便刺进了他的胸膛。

    林华口中吐血,身中满箭,他身子失去了平衡般倒下,心中安慰的眼神望着苍天,缓缓闭上了眼:嫣妍,此生我得不到你的爱,但我好想就这样一直守护你,只怕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只望来生,我还能再与你相见一次……

    ===================================================================

    入夜,下起了倾盆大雨,林华和帝嫣妍失踪了整整两日,宫里闹得鸡犬不宁,可这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虞恨情,人人都说是虞恨情技不如人,怕第三场比试帝嫣妍把她打得落花流水,心里有鬼绑架了淮纤公主,林将军也绝对是想阻止她所以也惨遭毒手。

    这些谣言不知是从何处传来的,但就是因为这些传言,帝乾承一气之下捉拿了虞恨情,关进了大牢审问,由于她的持久不招,差点就让帝乾承动刑。

    此时,牢房内,虞恨情被压在帝乾承脚下,只听帝乾承急躁一声道“快说!你要是再不招出妍儿的所在,朕定让你生不如死!”

    虞恨情不甘妥协道“我什么都没做,何罪之有?”

    “你!你!来人,给我动刑!”

    “父皇且慢,此事尚有蹊跷,儿臣恳请父皇给儿臣一日时间查明真相!”这时,帝倾殇再也看不下去了,阻止道。

    “查明真相?好!朕就给你一天时间,要是后天傍晚之时你还没找出凶手,虞恨情,必将斩首!”

    说完,帝乾承愤怒起驾拂袖离去,牢兵又重新把她关回了牢房里,她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躺在杂草床上,帝倾殇走到她的牢房前,道“我相信这一切都不是你所为,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她依旧没理任何人,直到帝倾殇走了之后她才转过身。

    唉,自己怎么就老是吃了****运,什么坏事不好,偏偏自己还背了个绑架大锦公主的黑锅,可恶,不将真正凶手绳之以法还真难解心头之恨!

    回想起来,林华和帝嫣妍倒是会在哪儿?天啊,只能希望他们千万不要出事啊,不然她就真的成了替罪羔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