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幻仙唯仙
    王宫内,帝嫣妍心情极好的去了御花园赏花,原本这个时辰还未到上早朝的时候,却很奇怪地遇见了林华。百度搜索

    她微微一笑,向前走去,道“林将军,今天这么早进宫,是来看望贵妃娘娘的?”

    林薇微微一怔,脸一红,结结巴巴答道“参、参见公、公主,臣,正是前、前来看望家姐。”

    他进宫除了看望林薇外。也是想在远处悄悄看她一眼,哪怕一眼也好……

    “要是将军没事,那本宫就先告退。”

    帝嫣妍手拿着刚采下的兰花转身轻步离去,林华想伸手去拉住她的手,但却又收了回来,只能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自己真是个懦夫!连暗恋了五年的情意也不敢告诉她!直到她心有所属,直到当别人抢了她后才后悔,为什么!为什么!

    ===================================================================

    克维克才刚送到帝乾承手中的请婚书隔天便被退了回去,他一见,心中怒火无法压抑,他南漠给他西锦的脸居然不要?!好!真是好样的!

    “鲁番!”

    “臣在。”

    “即可下令派杀手帮我把帝嫣妍绑过来,赏金十万,若是失败,斩!”这次,他真是下了狠命令,一定要把他日思夜想的女人抢回来!

    “但是,殿下,探子来报,说淮纤公主早已有了至爱之人,正是卉晏教主墨凌萧。”

    “墨凌萧?”怎么会是墨凌萧?可恶!墨凌萧可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该死!

    “另外……”

    “说!”

    “据说,公主的青梅竹马,当朝的西锦大将军林华也对公主……”

    听到这儿,克维克已经不耐烦地再听下去,怒道“够了!把那个林华给我解决掉!”

    “是。”

    出了克维克的客栈房间后,鲁番写两封信,并且买通了宫里的太监,吩咐这两份信要在明日的比试完后再给林华帝嫣妍,不知有何企图。

    今日下午,虞恨情呢再次被请入宫中,说这次的歌舞比试帝乾承倒有个新比法,这次的内容各不相同,一个是乐曲,另一个才是歌舞,用竹板抽签的方式来决定。

    帝嫣妍抽到的是乐曲,虞恨情的则是歌舞,决定好后,两人便各自回府准备。

    在去尚衣局检查明日比试歌舞的裙子时,帝嫣妍心中若有所思的看着虞恨情的那件裙子,故意问道“大人,这是虞恨情的衣服吗?”

    尚衣局的主管女官答道“正是。”

    “我知道了,翠儿我们走。”

    出了尚衣局后,帝嫣妍附耳在自己的贴身宫女翠儿耳边小声吩咐着,随后翠儿把准备去送衣服的宫女拉到一旁,说了些什么,那小宫女开始是难为情,接着翠儿再从袖子里拿出一袋银子后,那小宫女便把虞恨情的舞衣给了她。

    ……

    比试当天,准备换衣的时候,虞恨情的换衣房里传来了尖叫声,宫女一厅,赶紧拍着门问道“虞姑娘,您没事吧?”

    “啊?哦,没事没事。百度搜索”

    虽嘴上说着没事,可她内心简直就是崩溃的。

    她的衣服怎么会这样?

    原本一件完好的舞衣,上身被剪得破烂不堪,顶多能遮住胸部,下身裙并不是太严重,只是裙角被人刮得褴褛,但也还能穿。

    到底是谁干得?等等,莫非是帝嫣妍?!

    此时,帝嫣妍换上了一身大红紫拖尾长裙,脸上化着浓艳而又高冷的彩妆,迎面走来,宛如一朵开得正旺的娇媚金牡丹。

    只见她手抱着琵琶,调好琴弦后,洁白涂着鲜红指甲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张口,那令人无比陶醉的美声传遍在场所有人耳中。

    那美声里抑扬动听,总是牵动着人心,连那树上的鸟儿也跟着也跟着她一起哼唱起来,如同百鸟朝凤,原本洪亮又激奋人心的女声,配着鸟儿欢快的鸣叫,显得更加令人仿佛置身于神奇美妙的自然之中。

    曲完,众人都站了起来,拍手叫好,看来这天下第一文武才女的名号,帝嫣妍当之无愧!

    这时,在太监来提醒虞恨情上场的时候,她正忙着修改自己的衣服,事已至此,只能这么上了,也没有时间再去让他们重新做一件,拼了!

    她换上了自己花最后的时间修好的舞衣,脚踝处挂着发出清脆响声的铃铛,赤脚走上台,下身一袭青绿褶裙,上身只由那仅剩的衣服加厚缝补穿戴,美如玉的肩膀与肚子全都暴露在外,这次,她并没有化太多妆容,黑色长发竟全披了下来,无一处不显妖娆与性、、感,众人望远一看,如同见到仙女下凡。

    还未走完石阶上台,她运轻功飞到台上正中,这时,台下琴声传来,往下一看,正是墨凌萧在为她弹琴伴奏,她心中仿佛有了底一般自信的在众人都看着她的时候跳了起来。

    两脚一踮,脚下好像有股风似的让她跳起来脚步更加轻盈踏实,一个回旋而转,黑发遮住了她半边脸,清淡发香散发而出,宛转一跃,口中终于悠悠传来那柔美轻灵的歌声:

    星烁月明,

    秋夜寒风袭佳衣。

    风吹水漪,微拂秀发飞扬柳。

    琴音空余,

    何以与君长相守?

    箫声寒人心,谁言这乱世华殇?

    独守深闺阁,

    长愿能得一心人。

    佳颜毁,情已灭,唯心愿留风飘碎。

    何为这恩怨情仇?

    只许这今生今世一双人。

    ……

    曲完,百花瓣成群结队在虞恨情头上方飞旋着,接着便像烟火般三开,纷纷飘落而下,花中人儿,早已把这世间所有没物美景堪比而下,人世间再也不会见到如此之仙幻之美的佳人。

    帝嫣妍竟也被同样惊呆到,她的衣服……不可能!她明明吩咐了翠儿毁了的,没想到这虞恨情还真有一手!哼!走着瞧!

    果不其然,虞恨情呢的幻仙之舞赢过了帝嫣妍的琴鸣之乐,接下来,她们算是打成了平手,最后的胜负,就看接下来的最后一场比试!

    ……

    入夜,帝嫣妍刚想入寝时,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小太监给了她一封信,说是墨凌萧给她的,让她一个人去平日里相会的树林见,帝嫣妍想都没想,穿衣撇开了宫女直往树林中去,而同时,将军府也收到了一封信,送信的小厮说是帝嫣妍有事,小树林商谈,果真,林华也真的中了招,两人都以为是心爱之人写来的,立刻动身去了小树林。

    直到和对方相见后:

    “林将军,为何是你?!”

    林华听帝嫣妍这么说,突然一头雾水:“怎么?莫不是公主写信叫臣来这里的吗?”

    “你说什么?我没有啊!”

    两人一愣,想出原因后,异口同声道“不好!中计了!”

    在他们刚想走的时候,脚下不知为何被人放了一张网,瞬间将两人抓了起来,林华不慌不忙的拿出腰间的匕首割断绳子,可怎么也割不断,奇了怪了。

    “哈哈哈,别白费心机了,这网可是用我南漠最好的沙蚕吐的丝织成的,刚韧无比。”

    两人一见鲁番,惊讶起来:“居然是你?!”

    林华心中感到不妙,这几年来,西锦一直在和南漠战乱,这次落到南漠号称最聪明的军师手中,恐怕不会有好事。

    “鲁番你想干什么?”帝嫣妍显然不悦,问道。

    “哼!想干什么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没想到树上居然还藏着一个人,还没看清那人的脸,两人就已被那人撒下来的迷烟散迷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