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至珍之情
    逐渐,比试那日来临,虞恨情出奇般地早起,一大清早,她便看上去有点身心俱疲,不只是因为有心事还是担心今日的比试,不禁让人有点为她担心。

    比试的事已传遍京城,许多文武大臣,皇室贵族和平民百姓都望有幸能一睹淮纤公主的芳颜,纷纷进宫观赏,这可是他们一生都不会见到的场景,怎能不去?

    进宫的马车上,虞恨情心有余悸,面无表情地坐着,身旁的墨幽君怎么叫她她都不理,如今她都没想好拿什么去比,自己顶多只成功煮会了一碗面条,难道就让她拿一碗面去吗?就算做得再美味,只靠这个也是无法取胜的,该怎么办?

    在她苦思冥想的时候,马车不知不觉便到了王宫大门,下了车,斜眼一看便见到了一同刚到的帝嫣妍,只见她脸上挂着自信迷人的微笑,引得贵家公子少爷目光全聚在她们身上,她讽刺地瞥了一眼虞恨情,携宫女离去。

    此时帝乾承已坐在朝殿的龙椅之上,他身旁的帝倾殇神色看起来也不太好,额前愁眉不展,一直在抬头往殿前而来的两人看去。

    “殇儿,何事如此心烦?”

    “父皇恕罪,儿臣,只是在想一些琐事罢了。”

    殿下太监一声高喊:“淮纤公主!虞姑娘!到!”后,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帝嫣妍和虞恨情,大臣与夫人们对淮纤公主赞美连连,对虞恨情有点说得自不量力,但她却毫不在意。百度搜索

    待两人都站在朝堂之上后,帝乾承开口说了些助词后,便吩咐厨房把这次比试需要的材料都拿了来,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厨艺比试的内容是糕点?!

    糕点的话……她突然想起了墨幽君吃了她做的桂花糕那苦不堪言的表情时,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

    “好!现在比试开始!”

    现在就开始了?!

    一听帝乾承一令下,虞恨情回过神来,一来就手忙脚乱,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她在慌乱之际,自我定身,口中碎碎念道:“静下来,看看这些东西能做些什么……”

    她环视四周,殿外突然吹来一阵凉风,接着御花园里清莲之香袭面而来,这时,一支莲花瓣悠悠飘到她眼前,稳稳落在了她面前。

    她看着这一小瓣莲花瓣,记忆中出现一个美丽女人的模样,愣了几下后她开始着手清洗切菜板,随后仿佛很熟练的揉面粉与和水,在做得过程中,她让宫女给她拿了点胡萝卜,将胡萝卜大块大块切下,接着依次靠脑中想着的样子用小刀雕刻。

    一旁的帝嫣妍看上去也很顺利,她准备了新鲜的薄荷叶、鸡蛋和面粉,还有一些刚才摘来的桃花瓣。

    她做菜已是很熟了,没花多久时间,一盘甜而不腻,形状精美的桃花香糕饼便顺利出桌。

    时间已快到终止,在她终于给自己做好的小菜上浇上糖水后“时辰到”的铜钟声敲响,还好,还好,赶上了!

    “收菜!”宫女把她们各自做好的糕点抬到了五位评审面前,这时虞恨情才发现,五位评审中,那茗香楼的主厨少年何悻也在!

    宫女开盖一看,清香味与香甜味充溢了整个朝堂,众人无不口舌难耐,帝嫣妍扬嘴一笑,向前一步,介绍道“中间一盘桃香饼吃来口留余香,再蘸上特质的甜酱,可享桃之香醇,又品花之甜香,尝后一杯解暑薄荷凉茶,可谓是享尽腹馋美食之最也。”

    品尝后,评审互相对视,都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开了第二道菜,盘中并没有特别的电信,只是放着雕刻而出的两朵莲花,虽没有帝嫣妍那般奢侈华丽,但此“莲”完美的配上了本身盘中的蓝色条纹,夹了一朵放入口中,蜂蜜甜而又掺合这蔬果之香的清水便先湿润了口齿与喉咙,吃起来相当的清凉爽口,很适合这炎夏之日。

    两菜品完,五位评审左商讨右商量,终于得出了结果:“老夫认为,公主此菜更胜一筹,很好地掌握了世人挑剔口舌之征,如此搭配一来,倒也不失我大锦尊贵皇家之威啊!”

    随着一位老者评审话一出,其他三位也都赞同,因为这或许对他们能趁这次机会拉拢淮纤公主与自己关系有利,但唯有何悻默不作语。

    帝乾承好奇一问:“何悻,你无话说么?”

    何悻,抿嘴一笑,放下手中筷子道:“回皇上,如今胜负已定,我的意见还重要吗?”

    虞恨情仿佛早已知道比试结果般,虽见她呼吸稍急促,但心里却没有任何失望、消沉的感觉。

    这莲花只是她移情于物而已,莲花,总是能让她想起娘,娘一声不喜娇贵的金牡丹,唯独偏爱今生今世都只能生长于淤泥之中的荷莲,所以性子也渐渐变得像莲一样柔美,默默无闻。

    这次比赛输了尊严,但却不曾输过她对母亲的至珍之情……

    ……

    此时,殿外,帝嫣妍又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趾高气扬地说道“呵,干嘛这么气馁啊,要怪就怪你要和我抢凌萧!”

    切!这么被帝嫣妍一说,虞恨情心中略有不甘,一咬牙便闭眼绕道而行。

    可恶!今天让帝嫣妍占了便宜,两日后的歌舞她一定不能输!

    在一家不为人所注意的普通客栈中,几个看上去来者不善的江湖侠客鬼鬼祟祟的上了二楼厢房,猜想正谈着什么事。

    “二王子。”其中一个穿着有着异国特色的衣服的男子,毕恭毕敬地向一个头围白色头巾,身着各色珠宝异国服,耳垂上挂着一个月牙吊坠的少年行礼道。

    “鲁番,我让你查得事怎么样了?”

    鲁番点了点头,少年一见更是兴奋,急忙问道“快说!她到底在哪儿?”

    “臣打听到,那年参与浦漠战争的姑娘正是西锦皇上之女,淮纤公主。”

    “公主?哈哈哈,好!好!你明日便请婚西锦皇帝,就说政治联姻,可保两国之友邦。”

    “臣领命。”

    一有了帝嫣妍的下落后,克维克心里欣喜无比,自那年一战别过后,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骁勇善战的身姿与那沉鱼落雁的容貌,只有如此坚强美丽的女子,才配做他的王妃!

    微热夏夜来临,蝉在丛中“吱吱”地叫个不停,墨府丫鬟房中,还有一盏床头烛火未熄,虞恨情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她并不是担心两日后的歌舞比试,不知为何,心中却如此伤感,脑海里娘亲那温暖有爱的笑容持久挥之不去,越想眼泪越止不止地让它流下。

    实在睡不着了,她便出房到庭院散步,只披着一件单薄的纱衣,头发只束上了一卷,看上去竟如月光美人,如同镜花水月,惟妙惟肖,让人无法相信那月下佳人的存在,好似手一碰她就会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她走到拱桥边,坐了上去,静静侧身看着水中游鱼与湖中明月,夜晚风格外凉爽,调皮地撩起了她的黑色缕发,在她那绝美的小脸印上轻轻一吻,唱着欢快的轻歌,无形地跑向了别处,引得树木也“唦唦”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