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茗香学艺
    佣人们纷纷把虞恨情拉到厨房门外,随后再按墨翊白的指示收拾了厨房。

    见佣人们不理自己的问话,她心中颇有不满地问道墨翊白:“小孩,你干嘛让他们不许我进去啊。”

    “再让你靠进厨房恐怕整个墨府都会被你弄得鸡飞狗跳,你这两天还是去茗香楼学艺吧,那里是京城最有名的饭店,你去了就知道了。”

    “茗香楼?”听他这么说,去茗香楼学学或许真的有望。

    回想过后,她立刻动身去往家饭店,直到都走到府门口的时候,才听墨翊白提醒一句:“哎!不要急着走,先重新洗漱换衣了再出门,免得吓着别人!”

    吓着别人?再看他人,大家都一边偷笑着指着她一边在小声说笑。

    怎么了?他脸上有什么吗?

    回房照镜子一看,自己都被吓一跳。

    ……

    主房寝室中,墨凌萧侧卧在床榻上,右手撑着脑袋,左手拿着银质的小酒杯,眼神竟让人捉摸不透,好像有点心不在焉在想着事,他想了又想,叫丫鬟拿来了纸和笔写了一封信,送走前还特地吩咐小厮务必今日送到。

    当天夜晚,回银却很奇怪的收到了一封从京城寄来的信,拆信一看,居然是一封---请婚信?!

    回银仔细看过后,气得直接把信撕成了碎片,怒吼道“嗷!这可恶的墨凌萧想把我的情儿据为己有!”

    站在一旁的河熠和武方枟咳了两声,纠正补刀道:“师傅,情儿从头到尾就没一处是你的。”

    “这…就用不用说了。”

    “师傅,你此话怎讲?”什么叫墨教主要把师妹据为己有?武方枟对回银的反应倒有点莫名其妙。

    “我一会儿再说,你们即可传令墨幽君和情儿,让她们速速回岛!”

    武方枟和河熠对视了一眼,道“是。”

    两人退出主殿后便只留下回银独自一人在那儿怒气冲天。

    此时,京城大街处,虞恨情换上了备用的衣服,到处寻问路人茗香楼的所在,因此楼闻名远扬,所以很容易就问到了位置。

    一看楼店大门外,发现人满挤挤,根本进不去,而等着去楼里吃一顿饭的人从街头排到了街尾,他当然不会就这么傻傻地排着队,现在时间这么紧,可不能再拖了。

    他走到大致第二十几位的男人旁,清了下喉咙,嗲嗲道:“这位小哥,可否让小妹我先排一步呢?”

    那长相猥琐的男人一见,立刻起了色心,用那双黝黑布满茧子的手摸了一下她光滑的小脸,道“哎哟,姑娘你长得可真漂亮,让大爷我亲个就给你排。”

    听男人一说,她心中更是作呕,看起来只能用法术了,虽门中又规定弟子不得在凡间使用法术,但又没说她不能使用妖术啊,唉,挨罚就挨罚吧,就当做一次教训。

    他看了两眼周围的人,见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的身上后,让那男人盯着自己的眼睛看,随后口中再道“听着,你有事要回家。”

    “对,我有事要回家。”男人眼中空洞无神,如同傀儡般点了点头,离队往家中方向走去。

    哈哈,这狐魅术真是太有用了,等会儿一鼓作气直接排到前十去!

    所谓狐魅术,就是狐妖女性在需要进食的时候用来蛊惑男人的常用之术,此术只十余年即已达十四的女狐妖施法,狐魅术在狐妖族中流传了千百年,据说施用了此法,还会有一个至今无人知晓的代价,但任何使用了狐魅术的人有生之年却依旧安然无恙,寿终正寝,所以此传说也不真是真是假。

    果然用了办法很快就轮到她了,小二殷勤地把她迎到店里,带她去到一个刚收拾完的位置桌前坐了下来,随后替她倒上了一杯热茶,问道“客观,您想吃点什么?今个儿小店的住处来了,保你吃得自在啊。”

    “我有一事相问,你们厨子授艺吗?”

    “授艺?这可真稀奇,我们店不招徒的。”

    “这样啊,哦,谢谢啊。”

    奇怪?不授艺?那为什么墨翊白要她来这里学艺呢?

    这时,两三个伙计两手各拿着一盘美食走过她眼前,她突然又拉住了小二,问道“那你们这里最好的厨子是谁?我可以私下请教。”

    小二想了想,道“那行,您先在这喝茶,我帮您去问问。”

    “麻烦你了,多谢。”

    过了一会儿,待她才喝了两三口茶后,小二带了答复,那厨子不肯授艺收徒,说并无此类打算,还望另请高人。

    果然是这样,不管了,现在哪有时间去另请高人,就拜那人了!“

    她溜到了后厨房去,厨房里也是繁忙得很,但是,却不知道哪个才是主厨,房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她无意间看见了一年龄没多大的少年站在锅炉前,手法极为熟练的切菜炒菜,小小年纪,厨艺倒也算是高超得很。

    她顺其自然地凑了过去,一闻,好香!比自己做出来的那些奇怪东西真是好太多了额,一盘菜出,色香味俱全,无不神奇般地抓住了人的胃。

    ”哇!真的好香。“终于受不住的时候,她直接低头闻了闻那盘里的美味。

    才没闻多久,就先一步有人把它转移,只听一声冷傲的少年声出现:”喂,不要把脸凑这么近,闻是可以,但不要说话,不然沾上你的口水这菜可就是废了。“

    咦?

    眨眼一看,那长相酷冷有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的少年,正微微不悦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怪人似的。

    ”抱歉,我一时没忍住。“

    何悻没再理会她,也没管她在厨房里走来走去,这时,虞恨情发现那孩子好像有几个地位,因为他甚至都能让这个店的老板做这做那的,再看他炒出来的菜,她脑中又出现了一个念头,不会他就是主厨吧?

    眼看他现在这么忙,估计不会太理自己,虞恨情决定先到晚上客少点的时候再去找他,下午时分门店里倒没有中午那么忙,只有一些谈商和闲聊喝茶的人,接着又是小二迎客的声音,店里来了位稀客,虞恨情一见,连忙转过头。

    怎么会?帝嫣妍怎么会来?

    随帝嫣妍而来的还有帝倾殇和林华,等等,林华也在?!他和帝倾殇认识?

    “情儿?你怎么在这儿?”随着林华向她喊了她的名字后,那两人便也注意到了她。

    林华坐到了她这桌,惊喜道“真的是你!我昨日才听府中侍女说起你与嫣妍……”

    “确实如你所闻。”

    林华又突然求道“情姐姐,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姑娘,但我想求你,比试的时候不要让嫣妍难堪。”

    不要让帝嫣妍难堪?为什么?“这话应该是帮我说才对吧,林华,你为何这么说?”

    听她一问,林华的脸居然红了起来,他…脸红了?!奇怪觉得他对帝嫣妍……不会吧!

    “林华,你不会是对帝嫣妍……”虞恨情试探一问,见林华点了点头,她便整个人呆住了。

    不是吧,林华居然会喜欢帝嫣妍?!可是,帝嫣妍未必对他有情啊,况且她还对墨凌萧死心塌地,他的这段感情无论如何受伤的总是他。

    “可你明明知道她爱的是墨凌萧,你为何……”

    她话未完,便被林华打断:“情姐姐你不必多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要嫣妍能幸福,就算放手,我也愿意,拜托你了!让她赢吧!”

    唉,果然天下痴情男女为爱肯生死相许,放手也是一种成全,见林华也是苦恋一场,虞恨情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先暂时口头答应他的请求,只望他今后能回心转意,找自己真正的注定之人。

    对不起林华,你有你的苦衷让你心爱之人赢,但她也有她的苦衷,所有这三场比试她绝不能让!

    “情儿,你在这儿干什么?”帝倾殇见对面那桌的两人谈了许久,也忍不住过来问道。

    “额…等人吧。”可不能让帝倾殇和帝嫣妍知道她来这儿就是来学厨艺的,不然这真是又给帝嫣妍一个借口来损她。

    “等人?等谁?”

    “没、没有等谁,就来这儿坐坐而已,坐坐而已。”她心虚地摇手摇头道。

    “是吗?”帝倾殇半信半疑,她现在不是在墨大人府中当丫鬟吗?怎会如此有空闲时间?莫非是有何事在身?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过问,林将军,嫣妍,我们走吧。”

    这就走了?那他们来这里是作甚?她还以为他们是来故意给她下马威呢,没想到那帝嫣妍也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二话不说,起身就往门外拂袖一走。

    终于在饭店里喝了五十杯茶,吃了二十几盘电信后等到了傍晚,这时,何悻已经忙完准备回家,虞恨情从后门那儿拦住了他。

    “你挡了我的路。”

    “我是有求于你。”

    “我帮不了你。”

    一来就拒绝?

    “不管。”

    “唉,是翊白让你来的吧。”

    他居然会认识墨翊白?

    “既然是翊白让你来的,你随我到厨房吧。”

    一听何悻如此一说,她心中一喜,蹦蹦跳跳的跟着何悻又回到了后厨房,他们没开始动手做菜,何悻坐到了木桌前,倒了一杯水不急不慢地喝了起来,在他喝水舒心的时候,一旁的虞恨情却坐立不安,急得要命。

    “喂,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开始学啊?”

    “我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做菜凭的是人的用心,就这小小一盘,包含的可不止是一片用心与真诚,更多的是努力,这天底下没有最好的美食,只有人世间最为珍重的感情,我说得你可懂?”

    她低眼一想,懵懂地摇了摇头,道“我不懂。”

    何悻又叹了口气,把茶杯放下,起身离去。

    “喂!你怎么走了?你还什么都没教我呢!”

    不知为何,夜晚回府后,她睡觉时也时刻想着何悻对她说的那句话,她从小经历的无非是逃亡与世人的憎恨唾骂还有伤害,人世间最为珍重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她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