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卉晏教主
    看墨幽君痛苦不堪的表情,虞恨情倒下意识的咬了咬指甲,看来自己确实当丫鬟不太称职,希望没把她毒死……

    猛喝了三杯水后,墨幽君又看见她做的粥,心中少有惶然,不会又是什么黑暗料理吧?

    果不其然,开盖一开,只见碗里是一团团的面糊还有些面粉和一条一条的肉,用汤勺一瓢,这粥不仅是面糊还是个不明硬物,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要不尝尝看这粥如何?”

    一听她一言,墨幽君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不敢恭维。 ”

    “老爷”随着门外丫鬟毕恭毕敬地向门外男人行礼道,随后便是一阵红玫瑰花香扑鼻而来,充溢了整个房间,慢慢转头一看,不禁让她一愣,此人只着一件黑红色宽大衣,松松垮垮,露出了完美无瑕的白褶肌肤,脚下虽只穿着一双简便的竹编凉鞋,但依旧不损他的高雅气质,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无非就是此人的倾世容貌,墨黑头发形容万千长河瀑布般垂延而下,如樱红唇,一丝含笑,便可牵动万物羞涩心乱如麻,如画美貌,如桃花柔瓣般的睫毛,妩媚一动,似扇睫毛下,是一双高傲诱人不禁想去轻吻的眼眸,此人风华绝代,天姿国色,竟是虞恨情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妖魅之人。

    “爹爹~”墨幽君甜声一叫,竟让她感觉毛骨悚然,这丫头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墨凌萧眼含笑意,走到她眼前,挑起下颚,仔细打量“哦呀,君儿身边竟有如此绝世美人,为父可真有几分羡慕。”

    听完此言,虞恨情心中浮现尴尬之色,怎么?为什么眼前男人带给她的感觉倒有像师傅?哦~应该是他们都有风流花心的特点。

    “老、老爷,可否先放奴、奴婢之鄂?”天哪,她越看着眼前之“美人”就越是想逃,这是自卑的表现咩?

    “呵呵,你可是第一个人敢拒绝我的人”说完,墨凌萧放下了她的下颚,又转身而去,走前,还不忘再回头看她一眼。

    虞恨情暗自在心中舒了口气,拍了拍小脸定神,等她再看墨幽君的时候,一股不明的杀气传来,只见墨幽君全身散发出熊熊怒火,相当不爽地盯着她。

    额?她做错什么了么?

    参加寿宴的客人从中午时分便陆续而来,在大门口迎客的只有墨幽君和墨翊白,墨凌萧独自一人在寝房中喝酒,可为什么她也要跟着一起站门外站三个时辰?!她不应该去帮忙寿宴的酒水和佳肴吗?怎么负责收着客人带来的礼物这个“重”任就落到她头上了?

    墨幽君看向正手忙脚乱的虞恨情,突然怀有心机地一笑,这个笑容恰巧被虞恨情看见。

    什么嘛,弄了半天,原来是墨幽君故意整她,忍!忍!忍!!!

    “喂,我要去上茅房”

    “这正忙着呢,你上什么茅房?”听她这么一说,墨幽君有些心烦不悦。

    “哎呀,人有三急,我马上回来啊。”不等墨幽君的回话,虞恨情放下了差点让她手抬得简直要废的礼物迅速跑了开。

    她趁有时间去好好休息,散步走到了后庭院,后庭院把手的侍卫较少可能都被调取了正门处,只留下丫鬟和花童在打扫而已。

    她走到了一个小湖边,坐到草坪上,静静地躺下,看着晶蓝的云天,缓缓闭眼,在闭眼宁神中,香气迷人的红玫瑰花香吸入她的鼻中。

    玫瑰花香?莫非是……

    睁眼一看,果真是那位妖魅美人。

    “你不是在房内喝酒吗?”

    “这里是我的地盘,谁说我只能在房中饮酒”

    “好、好吧”算了,既然他是这里的老大,那自己还是默默无言算了。

    “你并非君儿的丫鬟。”

    额额,他怎么会知道?不会是墨幽君和他说了什么吧?希望她没把自己是蓬莱岛主的徒弟这件事告诉他,这太丢脸了。

    “老爷何出此言?”

    “从你说话的口气,容貌长相,还有……”

    他话未完,突然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接着他那张魅惑世人的脸就离她近在咫尺,让她微微一怔。

    “老、老爷,您这是……干嘛?!!”对于墨凌萧突然对她做的举动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墨凌萧一杨嘴角,开始动手解开她的衣带,道“你说呢?”

    她更是一惊,连忙阻止“别,我只是个丫鬟,配不上您”惨了惨了,没想到就因为自己的一次偷懒,竟要让自己的一生幸福都送出去了,没这么倒霉吧?!

    “等你成了我的人,就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了”墨凌萧不管她的反抗,只顾着满足自己的一私之欲。

    怎么办怎么办?把他打晕?可如今自己的妖力已封,这三脚猫的功夫连他女儿也打不过怎能用此计逃脱?

    这时,她看见了正在浇花的两个丫鬟,忽然朝她们那里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求救声成功被那两个丫鬟听到,只见她们放下了水瓢向他们这里跑来,墨凌萧一见,扫兴的放过了她,等那两个丫鬟问来时他才随便编了个理由糊弄,见有机会逃走,她便赶紧起身偷偷绕路跑走。

    啊啊——真是要崩溃了,这俩父女都太会折磨人了!

    招呼了一个中午的客人后,三个人可真算是精疲力竭,知道晚宴时候,宫里突然来报,说是皇上特为墨凌萧准备了寿宴,还有件重要之事想要与他商量,让他快些入宫。

    圣上有令,墨凌萧不敢不从,只得备马车入宫,当然这次入宫她无缘无故又趟了浑水。

    ……

    夜晚,灯火通明,京城大街比平日里变得愈加热闹繁华,马车很顺利地通过了人潮如流的街道,直向皇宫正门口,马车停在城门口处,一下车,眼前场景又让虞恨情惊了一跳。

    四五位身着华丽锦衣长裙,黄金头首饰带身装扮,个个长得都标致如玉,聪慧美丽的女子,看她们的年龄,应该不太是皇上的妃子。

    见墨凌萧一来,几位女子便一涌而至,尽显爱慕之情,而墨凌萧又很自觉的搂住了她们,这个做法,真是越来越像她的师傅了。

    就这样,墨凌萧搂着他的美人光明正大地走进宫中,这未免是不是太大胆了?这几个女子一看就是身份高贵,他竟然敢这样……唉,人间的事情她不懂。

    皇上身边的贴身公公高嶙睿领他们到了盛夏专门用来消暑的湖心亭,此时亭中早已坐满了人,最为惹人注目的就是身着金黄龙袍的帝乾承和他身旁依旧严肃冷峻的皇太子帝倾殇和久别重逢如今位高权重的英贵妃林薇,接着便是几位未见过面的嫔妃。

    墨凌萧一到,歌舞也停了下来,帝乾承亲自走来迎接,可见墨凌萧如今在王朝的地位。

    “哈哈,凌箫,你终于来了,让朕好等。”帝乾承大声一笑,亲切地让他坐到自己身旁,随后举酒欢饮。

    帝倾殇刚想举杯喝酒的时候,虞恨情的出现竟让他一愣,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这儿?不是去蓬莱岛了吗?

    虞恨情只是尴尬地向帝倾殇笑了笑,随后自主的站在了墨幽君等人身后。

    “不知陛下对臣所提的重要之事到底为何?”

    一听墨凌萧提起,帝乾承倒想起来了,道“朕的三女淮纤公主如今也到了出嫁的年纪,小女早已对墨大人情真意切,而你们在外人眼来也是一对红尘鸳鸯,所以朕想把淮纤许配给你”

    言完,墨凌萧不语,不知他心中在想何事,站在一旁听着的虞恨情,倒有点暗自一喜,让他非礼她,现在遭报应了吧?哈哈,不过,她发现皇上有个爱好,那就是很喜欢给你只配婚事,因为她也是中招的一个。

    “墨大人意下如何?”

    “臣恐怕不能答应,淮纤公主乃是我朝第一文武才女,又深得陛下与太后喜爱,如此之女,臣万万不敢有此等想法。”

    “哦?墨大人不必谦虚,也不容拒绝,这可是圣旨。”

    “还望皇上收回成命,臣早已心有所属,还望陛下成全。”

    墨凌萧此话一出,惊呆了所有人,没想到堂堂卉晏教主,阅女无数,四处留香,今日竟也有心系之人,不知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能让他动心。

    “是真?是哪家姑娘?”帝乾承也有点不相信。

    “正是臣女之女婢,虞姑娘。”

    帝乾承:“什么?!”

    帝倾殇:“什么?!”

    墨幽君:“什么?!”

    虞恨情:“什么?!!!”

    墨翊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