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丫鬟生活
    三天后……

    “喂!虞恨情,你在干什么吃的!我叫你洗的衣服你怎么还没洗完!”

    正在打扫挺远的虞恨情突然被在房里的墨幽君责骂声惊了一跳,做她丫鬟就够了,居然还真当她万能啊,可恶,墨幽君这个死丫头!!!

    由于斗嘴斗不过墨幽君,打架也打不过她,虞恨情只能委屈的做牛做马,嗷嗷,气死她了!这笔账她一定要讨回来!

    “知道了,别喊了!”

    她把扫帚放在一旁,用那已经布满灰尘的裙角擦了擦手,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她已经快怒火爆发的心情接着走到墨幽君的房中去。

    进房后,只见墨幽君悠闲地躺在床上手撑着脑袋看着书,整个人游手好闲这更让她气愤。

    “喂,你也不要这么闲着好吗?手头里的活儿都快干不完了,我自己的都还没动呢”她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催促着墨幽君,但墨幽君只是打了个哈欠无视了她随后翻了个身继续看书。

    “哼!随便你了。”

    什么跟什么啊,她自己的房间都不顾及全推给她来干,唉,今天又不用睡觉了,才三天她的内心就已经将近崩溃边缘……

    不过,墨幽君懒得程度也是出乎她的意料,练功不去,宋茜媚就无缘无故把黑锅背在她身上,吃饭还要她帮着送来,若有机会,一定宰了她……

    “墨大小姐!有人送了张请柬过来。”虽然她用了敬语尊称墨幽君,但语气有明显的不满。

    墨幽君一听,神奇般舍得下了床瞬间把她手里的红色请柬帖子抢了过来,打开一看,她心情格外的激动兴奋与喜悦,奇怪,什么事让她这么高兴?

    虞恨情一看,请柬上面写得的好像是谁过三十六岁生辰,不就是生辰吗,用得着这么高兴?她无语地看着自觉过度自己收拾包袱的墨幽君。

    “你收拾包袱是要去哪儿?”

    “去京城。”

    “啊?京城?”

    听到墨幽君要去京城,虞恨情莫名的暗喜了,墨幽君去京城,这不说明她终于可以解放了吗?哈哈,太机智了,她最好多去几天。

    墨幽君一见虞恨情那似笑非笑的面容,眯起了眼睛,小样儿“别得瑟,你跟我一起去,以你主人的名义命令你!”

    噗!一口老血喷出,就知道墨幽君不会这么轻易的把她忘了,唉,这造的什么孽啊?

    第二天清晨,墨幽君早早地向回银请示了十二天离岛前往京城,回银居然答应了,亏她还拼命用眼神暗示他不要答应,结果师傅却完全没有看到,啊啊啊——

    当日下午,她们便快速动身前方京城,乘船上海岸后大概走了两三天的路程,还未到京城卉晏教便已派人前来接应她们。

    卉晏教,当今称霸江湖武林,所有门派帮别都马首是瞻,门下弟子一千,现今王朝也如此重用将卉晏教封为御用暗卫团,卉晏教教主墨凌萧,年仅三十五,仅用两年便创立起江湖第一大教,此人功力高深莫测,排列功力排行榜第五名,武功路数虽算不上正道门派,但也是一绝,据说此人修炼过长生不老之术,可保持青春美貌,长相极为相似倾世美人,让人一见难以忘怀,用一句话形容,那边是君子如玉,陌上无双。

    而墨幽君并非墨凌萧亲生之女,墨凌萧无妻无妾十一年前收养了墨幽君与其弟墨翊白,姐弟俩武功都不压于欺负墨凌萧,特别是幽君之弟翊白,年不过十四,凭借独练武功闻名武林的弑天剑心术成为下任卉晏教教主。

    没想到墨幽君有这么厉害的父亲和弟弟,虞恨情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离京城大约还有二百里路的郊外处,卉晏教安排了马车给她们驶与京城,经过了城门守卫的检查后,两人携教中弟子入住圣上所赐的府邸;坐马车至府门处,小厮站成两排,丫鬟出府前来收拾包袱,管家已准备好美酒佳肴接风洗尘,接着便是等待墨幽君归来的墨凌萧与墨翊白。百度搜索

    下了马车后,虞恨情打死都不进府,干脆就待在门口,因为她想去拜访林薇和林华,还有那个收妖皇太子。

    “你愣着干嘛?怎么不进府?”墨幽君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身后的丫鬟傻愣在门外,问道。

    “这个……我、我想上茅房。”

    “府里有。”

    “哦,其实我想去采购蔬果什么的。”

    “张总管昨天就买好了。”

    “其实我刚想为小姐买点首饰之类的。”

    “不劳你费心了,这些东西我根本不用。”

    “额……那个……对了!我还要……”

    她编的逃脱借口还未说完,墨幽君便已经不耐烦地跟她扯下去,抓住她的衣服后领硬把她拖进了府里。

    一进府门,看到的是种满白红莲的前庭院,住房与正门由一条拱桥石子路铺盖而成,走上桥去,向下一看,绿荷连连,白莲与红莲相称如油墨彩画,清秀脱俗,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除了放在池边的牡丹盆栽,更有一具放着兵器的铁架,越超府中而走,把手侍卫便越来越多,除了河莲带来的秀美之景,整座府邸倒也添了严肃之气。

    直径入住房,房门外站着一个身着白色锦服,头戴银白发冠,身后乃是乌黑缕缕三千青丝,笑起来如同娇小可爱的白牡丹,是一个相当令人怜爱的小公子。

    墨幽君一见,欣喜地跑了去抱了起来,往小少年脸上狠狠一亲,随后蹭了蹭,道“翊白,姐姐好想你啊,几日不见,居然又长高了不少。”

    墨翊白擦了擦小脸,道“家姐能回自然是好,父亲在里房静等,还望姐姐快些进去,你我姐弟改日再叙。”

    听墨翊白这样一说,虞恨情倒有些惊讶,看不出来墨幽君与她弟弟性子与她弟弟大有不同,一个彬彬有礼,乖巧懂事,另一个刁蛮跋扈,不可理喻,真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姐弟。

    墨幽君先进住房看望她爹,墨翊白没有一同而去,而是留下来处理她的事。

    “你是何人?”

    “这个…算、算是墨幽君的丫鬟吧。”虽然她很不想承认这个身份。

    墨翊白轻笑道“丫鬟?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奴才敢直说主子的名讳。”

    头顶上几只乌鸦飞过,她挑了挑眉,怎么觉得这个小孩有点怪怪的,该不会是早熟吧……

    “我一会儿会叫张总管来安排你的起居。”

    交代完后,墨翊白背手而去,接着张总管便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带她去到她暂住的厢房,她是和府中其他丫鬟住在一起,谁叫她现在身份卑微,等等,不会她天生就是当丫鬟的命吧?真是够寒。

    =================================================================

    转眼,墨凌萧的三十六岁寿宴到了,府里变得比平日里更忙,丫鬟房中,正呼呼大睡的虞恨情突然被张总管叫醒。

    “新来的,快给我起来,不然有的你好受!”

    虞恨情被张总管的狮吼功震醒,无奈之下,她只好起身穿上那件府里统一的丫鬟服,一件淡黄、色短衣长袖着上身,身下一条同色宽松长裤相配,发成包子头,留五束发缕而下系一条红色发带,看上去也是清秀淡雅。

    “张总管,有什么吩咐吗?打扫庭院还是浇花?”毕竟她在这里干得就是这些活儿。

    “嗯……老爷和少爷还未用早膳,你做些瘦肉粥和桂花糕送过去,快点啊!”

    她打了个哈欠,随口答应道“哦,知道了”

    直到走到那灶炉和面粉前她才开始手足无措。

    “咦?不会做饭……该怎么办……”接着她又开始冒起了冷汗,虽说她干得活儿也不少,但从来没试过做饭,惨了,当才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张总管嗷!!!

    “喂!小姐的早膳还没做好吗?”这时,一个丫鬟抱着一筐萝卜,大声催道。

    被这么一问,她整个人更是惊慌起来,不行不行,不能就这么空着手过去,得想个办法……

    虞恨情想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跑到厨房去借来了水和大米、青葱韭菜和猪肉,随后再去庭院偷偷摘了点开得正旺的桂花瓣,接着便自信满满地卷起袖子开始忙活起来。

    不出半个时辰,她便端着一大一小的汤碗和盘子走进住房,碰巧墨幽君刚起来想用早膳,看见虞恨情手上端着的碗和盘子,饶有兴趣的瞟了一瞟,问道“我还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啊”

    “尝尝看?”她把一块桂花糕伸到墨幽君嘴前。

    她一看盘子里整齐搭放的白色糕点,倒有点食欲,咬了一口嘴边的糕点,一口到嘴,她的表情整个儿都是扭曲的,看上去苦不堪言。

    这、这也太甜吧!

    “你你你,你这个桂花糕是放了多少糖水?”

    “嗯……大概一罐吧。”

    噗!墨幽君口中桂花糕的残屑全喷了出来,难怪,难怪吃起来的感觉简直就是甜得发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