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恶意相向
    开始更文了喵!要是因为女主的名字表示不想看文的话,本人只有一句话说,当初取名字的时候脑残了……

    =============================================================

    这一觉,虞恨情睡得还算安稳,也没有再受到洛襄怡的寒意之眼神,倒是天未过辰时便被她叫醒,说是要晨练,况且起晚了,早饭恐怕也会被人抢得只剩咸菜馒头和白粥,当然对于以前是妖身的她来说这些凡人的食物吃不吃无所谓,但是,只从她的身体换成这个替身人偶后,进食,也成了她必不可少的家常便饭。

    洛襄怡早已理好了床铺,换好了衣着,已经准备出门了,她走前还不忘提醒道“小心迟到了会受罚的哦”说完便戴上佩剑出了房门。

    受罚?不会吧?蓬莱岛的门规莫非也很严格?一想到这儿,虞恨情的瞌睡虫全都跑飞,急匆匆地穿好衣服拿上佩剑跑了出去。

    离辰时已过了半个时辰……

    虞恨情饶了大半圈,仍找不到平常弟子练剑的地方,襄怡师叔也忘记和她说,眼看已过了半个时辰,这在要找不到可怎么办?一想到那森严的门规她就鸡皮疙瘩掉一地。

    终于在她做好被惩罚的心理准备时,碰巧一个同派弟子迎面而来,虞恨情立刻迎了上去,问道“这位师兄,我想问一下……”

    话未问完,对方倒先打了断“我看你好像是新入门的弟子吧,其他弟子都在乾武场练剑,你怎么还在这儿?要是迷路了,前方直走然后左转再左转,过了仙溢亭就到了”

    “乾武场……多谢师兄”

    ……

    快跑而去,没过一个时辰她终于摸清了乾武场的准确位置,到了那里后,只见偌大的场地内练剑有序的弟子,和站在为首看上去像是师傅或监督的身着橙色衣服,门派中位于中位级的一男一女。

    门派以武功真气按高低分成了四个部分品级:低、中、高、仙,低级就像虞恨情这样的刚入门的弟子,中级在门派中占大部分,高级中人可谓是门中精英,仙级至今除了回银岛主便无第二人可达到。

    虞恨情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宋茜媚听见有人而来,转头一看,竟是虞恨情,随后又看了看天色,哼!居然迟到了快一个时辰,回蓬莱的前几****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下可找到机会整整她了。

    “哟,这不是回岛主的第三徒弟么?迟来了一个时辰,让我们所有人都等着,好大的架子啊!”宋茜媚挑衅道。

    虞恨情听出了宋茜媚的语中刀,但她辈分、武功都比她高,她除了忍也没别的办法了,最后让自己在门中少竖些敌为好。

    “对不对,我迷路了,请师叔惩罚!”

    “惩罚当然是免不了得,这样吧,看在你是新入门的份儿上,我也不罚得太重,你现在就去把乾武场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有,把所有新弟子的衣服全都洗了,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再吃饭休息,你有意见么?”说完,宋茜媚心里乐得不行。

    虞恨情咬牙切齿地答应道“没、没有意见”

    “去吧,好了!你们接着练!”

    “是……”

    唉,这是倒霉,第一天就这么不幸,不就是打扫吗?虽然自己当年也在妖界皇宫里娇生惯养了七年,打扫这活儿小时候又不是没做过,拼了!

    等到所有人都准备去用午膳的时候,她还没打扫完整个乾武场一半,肚子也早已打起了响铃,早上便没吃过什么东西,现在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学艺的还是来打杂的。

    午膳时间已经过了,唯独虞恨情还在坚持不懈地受着罚,但终于有人可怜她了……

    虞恨情眼前只见一只拿着馒头的手伸了过来,随后便听见一个温柔似水的男声,道“吃饭,想必你也饿坏了”

    还没来得及看清此人,虞恨情便迫不及待地接了过来,坐在地上猛吃起来,吃到一半时,她才抬头对眼前长得优雅如画、衣冠楚楚的男子道谢。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宇文黎甄脸上微笑不散,只是微微摇摇头示意她不用谢,接着又说道“在下宇文黎甄,敢问,师妹是不是和我师傅有何过结?”

    “你师傅?”

    “就是宋茜媚”

    “哦,是她啊,你为何说我与你师傅有过结?”

    “我师傅脾性虽娇蛮跋扈,但也从不罚迟到弟子如你一般重,我猜想想必你是做了师傅不高兴的事”

    虞恨情又低头想了想,自己从不与宋师叔有过交情,连一句话也从未说过,何曾有过过结?这下又听他徒弟一言,莫非真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黎甄,你和她聊什么?”这个声音是--宋茜媚?!

    这下惨了,自己在这儿偷懒,她被罚得更重也无所谓,要是连累了这位好心人……

    “不是,宋师叔你误会了,是…是我向宇文师兄索要食物的,要怪就怪到我身上吧”虞恨情立刻解释道。

    闻言一听,宋茜媚心中一恼“哼!黎甄,你退下!好吃懒做,虞恨情,怕是要把你的惩罚加得更重才是!除了打扫洗衣,晚上漪水阁门前罚跪,没天亮不准起来!我会让洛襄怡好好监视你的”

    “是,弟子领命”

    “师傅……”宇文黎甄想要替她求情,却被宋茜媚严厉警告:

    “听好了黎甄,以后,不准在接近她!”话音刚落,宋茜媚拂袖而去,黎甄看了一眼虞恨情后,只好跟着宋茜媚一同离开。

    ……

    虞恨情已经洗完了最后一件衣服已是黄昏降临,她原本美丽的玉手起了很多水泡,一片红,也多了很多茧子,早已累垮了,现在又要去罚跪……

    刚练完武回来的洛襄怡碰巧看到正在房外罚跪的虞恨情,竟没说一句话,而是瞥了她一眼后直接进了房,虞恨情一边跪着一边昏昏欲睡,完全没注意到洛襄怡。

    唉,接下来的日子她该怎么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