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蓬莱仙岛
    她,想离开这儿,可总是在这片森林里迷路,在无数次又回到原点的时候,她整个人虚脱的坐在一棵大树下,她看着面前已经成枯骨腐尸睿泽翼的尸体,幼年的她也早已再次昏沉过去,她抱着头,一人坐在树下泣不成声。

    “情儿?”

    咦?怎么又有人再叫她?这个声音,好熟悉,是……师傅?

    虞恨情抬头睁眼,发现自己不是坐在树下,而是躺在地上,眼前是一脸焦急的回银,还有两位师兄和天尊……

    回银小心的扶起虞恨情,她低声抽泣,随后越哭越凶,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与懊悔,身子颤抖着,一把抱住面前的人,哭诉着:

    “为什么?现在的我是他用生命换来的,为什么他因我放弃了大好前程而我却什么都忘了,为什么是我杀了他我却可以活得这么心安理得,活得这么自在?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呜呜——这不公平……”

    千梓尘还是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与冰冷,仿佛就像一个真正无情无义之人,但他却任凭她的泪水打湿他的白衣,回银想把虞恨情拉过来,千梓尘却用手示意他暂时不用。

    回银面对虞恨情的哭泣回银还真有点无奈,他从未见过这个孩子哭得这么梨花带雨,哭声渐渐消去,虞恨情竟在千梓尘的怀里睡了去,他向回银点了点头,回银便从千梓尘怀里接过虞恨情,而回银在走过宋茜媚的身边时,一道他并没有注意到的不爽目光投射到他怀中的虞恨情身上。

    “天尊……”宋茜媚欲言又止。

    “无妨”

    “是”宋茜媚脸上出现了心有不甘的表情,只是恶狠狠地瞪了虞恨情一眼后,便随着众人离了去。

    ……

    回银等人在离蓬莱岛几百里外的小镇上稍作歇息,蓬莱那里也派了弟子前来接应,由于心中还未接受得了睿泽翼之事,虞恨情在昏迷三日后也终于苏醒,整顿完后,才和前来接应的弟子前往蓬莱。

    在去蓬莱的仙船上……

    虞恨情坐在船亭内,脸上愁眉不展,已经好几天都处于消极态度中,茶不思饭不想的,回银见她的样子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毕竟大家都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自己也不肯说。

    仙船在海上漂流了两天后,还未到岸突然停在了一个烟雾弥漫的海面上。

    “师傅,船为什么停下来了?”虞恨情察觉了异象,从船亭内出来,问道站在船头上的回银。

    回银脸上没有一点紧张的面容,说道“没什么,我们已经快到蓬莱了”

    虞恨情瞟了一眼少得只有他们的海面,挑了挑眉,问道“师傅,你确实我们不是迷路了?”

    “不是”

    虞恨情两脚刚踏出船亭,船身突然猛地一震,海面平如一镜,船怎会猛然一震?不会又是……

    她趴在船边一看,仙船离海面居然越来越远,逐渐升向云霄,不一会儿她便觉得自己离云天仿佛触手可及。

    仙船驾驭在云霄之上,耳边隐约听到“哗——哗——”的流水水,拨开云烟,眼前出现了如同悬挂在天上的瀑布,阳光一照射在水流之上,便给原本神秘壮阔的瀑布增添了一股绚丽多姿的色彩,待仙船与瀑布擦身而过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瀑布是从一座只看得到半山腰与山头的青山壁中流淌出来,随着一座青山的出现后,其他个有不同形状特点的山峰也随即接连不断的出现。

    仙船渐渐下降,在一座青山后,可以透过云烟,看见许多用大理石与镏金铸成的一面牌匾“蓬莱仙岛”被刻印在那座最大的山峰上,茫茫海上,唯有一座相当于一个城镇那么大的岛屿格外繁华,岛山建造了许多舍房殿堂,望眼看去十分森严,只有一个入口才能进到岛上,也被弟子严格把守,外来船只是不得私自停靠上岸。

    在仙船稳稳落在海滩上时,一排等候发令的弟子弯腰行礼,齐声说道“恭迎天尊岛主回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