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身份败露
    百度搜索阿世进到虞恨情的房间,坐到她的床边,轻轻擦去她眼角边的泪,轻轻道“情儿,你哭了”

    虞恨情动了动了身子,张了张嘴唇,说道“泽翼”

    泽翼?阿世盯着虞恨情的脸:泽翼是谁?

    虞恨情说了几句梦话后,便渐渐睁开了眼

    “阿世?”虞恨情慢慢坐起身

    “情儿,身体好点了么?”阿世没有问睿泽翼的事,依然是那个开朗的美少年

    “……嗯”虞恨情垂下头,答了一句

    “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阿世刚起身,袖子便被虞恨情拉住,虞恨情全身颤抖的说道“能,陪我一下吗?我好害怕”

    “好,你睡吧,我就在旁边陪着你”

    虞恨情点了点头又躺回床上,不怎的,她似乎有点依赖阿世了,或许是觉得他很像睿泽翼吧

    如果泽翼没死的话,应该也会和阿世一样吧,虞恨情的心里压着一块石头,始终移不开

    虞恨情这一病便是一两个月,其实本应该在屋里歇着的她,一到晚上就偷偷去池塘里找玉佩,不知情的人反倒让府里闹出了,只在晚上出现的池中女鬼,虞恨情没有顾忌这些谣言,还是没有放弃去找玉佩

    月黑风高的夜晚,虞恨情拿了件斗篷便出了房门,这个怪异的举动,把正在花园里的敏月给吸引住了

    “那是谁啊?”敏月躲到岩石后,看见虞恨情往别处走的时候,她便跟了上去

    虞恨情到了池塘边后,脱下了斗篷,往池塘里走去,虞恨情全身浸在池里,找着玉佩,敏月藏在树后,仔细看着在水池里的“可疑人物”

    虞恨情把头撇到敏月的那个方向,可注意力却在水里,敏月认出了虞恨情,放心的从树背后出来,把手插到小蛮腰上,说道“小丫头,你大半夜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虞恨情吓得一头栽进水里,呛了几口水后,才缓过神来,虞恨情看见敏月时又是一阵无语

    “郡主,您有来这儿干什么?”

    “你这丫鬟,说话还真是没大没小的,我来这儿当然是……”敏月犹豫了一会儿,才说了后半句话“赏月”

    “额……”今儿晚上不是没月亮吗?赏哪门子月啊

    “郡主,您可以找其他理由的”

    “对哦,哎呀,这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你到池塘里干什么?”

    “还不是找你弄丢的玉佩”虞恨情特地把“弄丢”这个词语气加重

    “玉佩?哦~我想起来了”

    虞恨情继续转过头去找着玉佩,敏月见她又在水里“忙活儿”心里也有点内疚,劝着她上岸来

    “你别找了,明天我派人帮你找就是,算是赔罪了”

    “真的?”与其这样一个人在水里找,还不如这个郡主用身份唤来的人找呢

    “你不要算了”

    “谁说我不要了,说好的啊,可别反悔”

    “知道了,你快上来吧”

    敏月顺手拉着虞恨情上了岸,虞恨情把头发和衣服随便扭干,洁白的胳膊与戴在手上的那串佛珠也一并露了出来

    “你的这串佛珠……”敏月把手好奇地朝虞恨情伸去,虞恨情吸取了这次玉佩被她对了的教训,捂着佛珠,警惕着

    “瞧你这么警惕着,好了好了,我不碰便是”

    “你不碰就行了”丢了玉佩,她可不想再丢佛珠了,再说,佛珠一旦脱手,那她的真身可就封印不住了

    虞恨情把手从手腕上拿了下来,刚放下来,串着佛珠的线便断了,看见一颗颗珠子从自己手腕掉下来的时候,虞恨情的嘴张成“o”形,刚下意识去捡,一阵耀眼的白光就从虞恨情体内散发出来

    虞恨情脑子只想着一件事---身份要败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