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似水流年
    虞恨情把握着佛珠的手收紧了些,重新盖上被子,睡了下去,梦中她和母亲还是生活在那无忧无虑的山林间的小房子里

    她把小脚丫伸进哗哗流淌的小溪流里,她弯下腰用手去抓溪水里的小鱼,比起这时,她的笑容要幸福得多

    “情儿别玩了,该回家了”穿着粗布衣裙,头发只用一条蓝色的绸子绾着,温和的笑容出现在她那美丽诱惑的容颜上的女人走到小溪旁

    “娘亲”

    虞恨情从小溪里出来,扑倒女人怀里,女人摸了摸她的头,一脸的宠溺

    “看,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虞怜寒擦了擦虞恨情衣服上的水

    “娘亲,我们回家吧”虞恨情拉了拉虞怜寒的袖子

    虞怜寒看着虞恨情,眼里带着一丝忧伤,随后又将虞恨情抱了起来,往茅草屋走去,茅草屋前站着一个小小的人,虞恨情见到小人时,从虞怜寒的怀里挣脱出来向小人奔去

    “泽翼!”虞恨情向小人大声喊道

    “情儿”睿泽翼转身向虞恨情迎去

    “你看你,就知道你的泽翼”

    “娘亲”虞恨情嘟着小嘴抱怨道

    “泽翼,既然来了就在屋里坐坐再回去吧”虞怜寒推开茅草屋的门,说道

    “嗯,那就打扰了,寒姨”

    虞怜寒把睿泽翼请到屋子里,睿泽翼的家和虞恨情住的也只有一点远而已,两家人走得也较近,虞恨情和虞怜寒是妖的事也暂时隐瞒了下来,睿泽翼也是虞恨情第一个接触到的凡人,也是她的第一个朋友

    “寒姨,明天是重阳节,城里很热闹的,我想让情儿和我去城里玩玩”

    “这……”人间的重阳节也是驱魔节,人们会准备雄黄酒来除百虫,而妖魔在这一天不敢在人间轻举妄动的原因是,不只是雄黄酒,更重要的是,凡人会用从神仙那里得来的显形水洒在自己与家人的身上让亲人便遭遇妖魔的伤害,也方便找出混在人群中的妖魔

    “没关系的娘亲,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可是,那里……很危险”虞怜寒说话欲言又止,生怕被睿泽翼听出什么倪端来

    “泽翼会照顾我的”

    “放心吧,寒姨,我把情儿安全送回家的”

    “那…好吧,拜托你了泽翼,情儿不要逗留太久”

    “知道了”

    虞恨情听了虞怜寒的几句唠叨便和睿泽翼出门去了城里

    京城虽已到了夜分可依旧热闹不已

    “情儿,我们去猜灯谜好不好?”

    “好”

    虞恨情和睿泽翼刚往前走就被几个调皮的小孩子泼了水,虞恨情看这自己湿哒哒的袖子,立刻乱了分寸,被水打湿的手也用不上力气,随后这股难受的感觉便袭遍全身

    睿泽翼似乎察觉到虞恨情的不适,扶着虞恨情的身子,问道“情儿,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泽翼,我有点儿不舒服,我们还是回去吧”

    “那好”

    睿泽翼扶着虞恨情的身子从人流中挤了出去,一位道士碰巧注意到,便上前询问

    “这位小姑娘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突然身体不舒服”

    道士微微皱了皱眉,眼睛向虞恨情看去,虞恨情也对上了道士的目光,便立刻低下头去,眼珠子在眼眶里打转着,先只想着,怎么赶快离开这里

    道士看虞恨情的不安与焦急,眉头皱得更紧,随后,嘴角便扬了起来:哼!妖气!

    “那你就带她回家休息吧”

    睿泽翼点了点头,扶着我朝着树林走去,虞恨情的身子突然整个儿的从睿泽翼的怀里倒在地上,因为显形水的缘故,虞恨情神智有点不清,就差没暴露出真身

    “情儿,你怎么了?”

    虞恨情抬头看着睿泽翼,眼里的目光有点奇怪

    “情儿?”睿泽翼看见虞恨情的目光,不由得担心了

    “哟呵,在这林子居然也能遇到两个小孩”

    这时,几个拿着麻袋的男人向虞恨情和睿泽翼走来,睿泽翼更是一怔

    睿泽翼带着虞恨情的身子往后退了退“你们想敢什么?”

    “当然是---贩卖人口了”男人笑眯眯的说道,把手中的麻袋扯了扯

    “别过来!”

    虞恨情把身子微微直了起来,没过多久,虞恨情只感觉后劲被什么一击,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过去前,虞恨情只看见睿泽翼那满脸担心的面容

    当虞恨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虞怜寒叫醒的,周围都是住在附近的村民,虞恨情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只听见睿泽翼的母亲赵大娘跪在地上哭着,怀里抱着什么

    “娘亲,怎么了?”

    “情儿,你快说,昨晚你和泽翼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泽翼他会……”虞怜寒一边抹着眼泪

    “泽翼怎么了?”

    虞怜寒没有回答虞恨情的问题,只是转过头去,继续抽泣着

    虞恨情好像知道了什么,口中一直说着“不会的,不会的”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两手捂着耳朵,眼睛通红,大喊了一声“不!”

    虞恨情想疯了一般向林子里跑去,虞怜寒没拉住虞恨情,只是立马起身追了过去

    梦外中的虞恨情躺在床上,两行眼泪便流了出来

    花开花落,似水流年,一切的一切都如过往云烟般不复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