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黄越
    有闲峰顶,白凡和邱武坐在山洞之中,气氛凝重。

    白凡的双眉紧皱,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吐出一口气,笑了笑。

    “至少雪儿暂时无恙。”

    “我不敢保证,因为我根本没有见到她的身影,所以你……”

    半个时辰的功夫,只说了一句话,说完又再次沉默了。

    突然,白凡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按你说的做吧。”

    邱武惊住了,他没有想到白凡这么快就答应了。

    这个注意,很是凶险,刚才只是说说而已,他都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而且,这注意经过白凡的加工,变得更加凶险。

    “你想清楚了,一旦执行,你将是风口浪尖,千夫所指。”

    “你要承受的不仅仅是龙采玉的追杀,暗中还有不知名的杀手,还有这天道山成百上千个弟子的唾弃。”

    “这些弟子一定会趁虚而入,光凭你身上的积分,就足够他们疯狂。”

    邱武说了很多,几乎把所有的可能都极端化,各种未知的危险,各种可能出现的手段。

    说着说着,白凡站了起来,面对如此极端的叙说,竟然笑了。

    是的,笑了!

    笑的越来越激动,仰天大笑毫不为过。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

    白凡看着天穹,冷冷道:“在危险,那又如何?”

    “只要强大就好了!”

    这一句话,让邱武到嗓子里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凡人有凡人的思维,可是自己所追随的可不是凡人,在他眼中这就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白凡的话,也让他平静的心变得激荡起来。

    “不错,白公子你这一句话让我彻底的心安了,但是你真的信任我吗?”

    “你要知道你就是我的投名状。”

    白凡双目凝视,淡淡的笑了。

    “强者无惧背叛。”

    “但是!”

    “我会伤心。”

    话虽然不多,可是每一个字都敲入了邱武的心坎里。

    邱武站了起来,也跟着白凡笑了起来。

    “清者自清,无需多说,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转眼之间,山洞之中只剩下了白凡一人。

    白凡来不及感慨,连忙做到了团铺之上,从纳戒中取出那滴精血。

    毫不犹豫立刻开始炼化。

    血灵诀,炼化!

    ……

    一天一夜,白凡缓缓睁开双眼,胸口下陷的地方已经恢复原状,在体内的真元旁边,缓缓的浮现出一个小型的真元。

    这便是类同与灵种一样的东西,被称为血灵种。

    白凡缓缓催动,引动血灵种的能力,身上的血液瞬间静止了起来,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可以自由的呼吸。

    身子变轻了,可是力量却便强大了。

    这血灵种的带来的能力,是速度!

    这血灵种的爆发出来的真元之力,虽然只有原有真元的十分之一,但已经足够磅礴。

    对于那些灵种来说,这样的真元之力已经足够媲美两颗灵种散发出来的能量。

    灵种的能量都是等同的,但是能力却有高低,所以很多武者在无法注入新的灵种时,便继续修炼原有的真元。

    只是,修炼真元获得能量,远远没有注入一颗灵种来的快。

    白凡来不及激动,走到了血池旁边,将将蛇胆放在早已经准备好的纳戒之中,还有所有的兽血。

    有闲峰已经不能呆下去了,他必须按照约定三日内离开。

    这个计划很疯狂,但目的却很纯粹就是为了将雪儿救出来。

    雪儿被掳走后,一直被龙采玉暗中关押,具体在什么地方根本不知道,所以必须要从内部去了解。

    邱武便是他放入内部的暗子,不过要让邱武获得信任,便需要一个投名状。

    这个投名状就是自己。

    很快自己的行踪就会泄露出去,引得杀手出动。

    而自己却要按照约定,到达杀手出动的指定位置。

    等待杀手到来。

    这个是白凡自己要求的,想要让龙采玉深信不疑,就要对自己狠一点,狠到自己都有可能死在计划之中。

    只有这样,龙采玉才会相信,因为不会有人这么傻,与人串通一气,活生生的把自己往死路逼。

    收拾好一切,就准备出发黑山森林。

    这时,有闲峰顶传来一阵晃动。

    一名男子,白衣胜雪,后背上绣着一个大大的‘法’字。

    “白凡出来,执法弟子黄越要押你审判。”

    黄越已经种入了三颗灵种,拜入内门,出任外门执法弟子。

    而他的师傅便是阳晨。

    白凡走了出来,淡淡道:“审判我总需要凭证吧。”

    “我执法弟子便是凭证,难道你想造反?”黄越高高在上,根本容不得白凡又一丝抵抗。

    “那我总得知道为何审判我吧。”白凡继续问道。

    “我乃内门弟子,外门执法弟子,审判一个新人弟子还需要理由?”黄越从手中扔出一捆麻绳,表情尽显冷淡。

    “将自己绑起来,与我一同回执法堂。”

    白凡看着眼前的麻绳,突然觉得这完全就是来羞辱自己的,执法堂执法无可厚非,但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缘由,更是让自己自缚。

    他们难道就如此强势吗?

    白凡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绳子,突然笑了,管他是什么原因,执法堂是绝对不能去的。

    按照计划,自己必须要在两天后出现在黑山森林之中。

    “连理由都不给,你就让我跟你走,你也太托大了。”

    白凡根本不理他,将麻绳捡了起来,手中微微催动神力,顷刻间,麻绳化成一股粉末。

    “大胆!”黄越勃然大怒,一个新人弟子竟然敢忤逆自己,当杀!

    黄越立刻催动真元之力,整个人宛如一颗小太阳,散发这狂暴的能量。

    一拳轰下,巨大的拳印,几乎能将有闲峰顶直接轰平。

    这样的气势,就是来杀人的。

    白凡的毛孔瞬间放大,两眼放出两道精芒。

    又一个想杀自己的人。

    他看着那拳印落下,不紧不慢,伸出右手,竟然用血肉之躯去硬接这一道拳印。

    愚蠢!

    山顶之下,兮梦冷冷的骂道。

    兮瑶吐着小舌头,道:“姐姐,你说这个大坏蛋怎么又招惹了对手啊。”

    “这些天,好像就没有消停过吧。”

    兮梦面色依旧很冷,看着山头上的战斗,眉头皱了起来。

    “好可怕的人。”

    兮瑶一脸无知,姐姐的话前后相差太大了。

    这时,山顶抖动了起来,那一道金色拳印,如同实质,却出现了一道有一道的裂纹。

    啪啦一声,清脆响亮,整个拳印都瞬间消散。

    “什么!”

    黄越大惊失色。

    白凡浑身泛着赤色光晕,晶莹剔透,一步步的从开裂的大地中走了出来。

    之身并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伤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