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追杀
    白凡眯着双眼,一步步从黑洞中走了出来,在他的胸口有一道深深的拳印,半个胸膛都下陷了下去。

    血灵神体,遭受了至今以来最大的创伤。

    “你该死,阳人。”

    怎么可能!

    阳人和肖玉全都震惊了,连连后退,如同见鬼。

    “阳人,你刚才用了全力吗?”

    “废话当然没有,但是也有七八成的力量,而且还是偷袭,这小子竟然都没死?”

    阳人震惊无比,快要叫出来。

    “小子你到底是人是鬼?”阳人还是不相信,试探的问道。

    “鬼?过了今天,你就是鬼了。”白凡真的怒了,刚才这一拳就是抱着必杀他的决心而来。

    这阳人已经不止一次要置他于死地,包括修炼广场前的外门弟子,也是他派下来的。

    那些弟子全都针对自己,也定然是受了阳人影响。

    两人的梁子是因为蛇胆结下,但远不至于上升到个人性命之上。

    白凡双手紧握,身上的黑风尽情的肆意,周围的断壁残垣,在黑风的摧残下,变得更加残破。

    天空中形成了数十根黑风之力凝结而成的树藤。

    白凡已经将黑风之力融入了青木手之中,这黑风之力实在太狂暴了,任他用处全力凝结,也只仅仅凝结出了十根树藤。

    砰砰砰~

    黑风之力形成的树藤,无坚不摧,顷刻间便将整个院子的大地,彻底翻了起来。

    “死吧!”

    白凡如同黑色的死神,踏空而来,十根树藤,仿佛十根触手,不断的攻击着。

    远处,没有被挑战的百强武者,早已经聚集在了一起。

    而在另一边,神情颓废的武者,他们都是今晚被白凡挑落的百强武者,仔细一看,足足有十一位。

    一夜之间,挑落十一位百强武者,光凭这一个事迹,足以让白凡扬名整个天道山。

    “这个白凡太强大了,还好我之前保持了沉默。”

    “可恶,这小子实在太妖孽了。”

    “还好,还好,我们逃过了一劫。”

    另一边的气氛,显然有些沉默,他们大部分人都阴沉着脸,一脸怒意。

    “这小子神气什么。”

    “就是,他以为外门弟子百强榜武者就这么简单吗?真正的分水岭,其实在前十强。”

    “不错,我们给这小子多多宣传宣传,相信那十个妖孽,一定会忍不住出手的。”

    众人全都沉默了,他们都希望自己的期望能够实现。

    突然一个武者,大叫了起来。

    “看,那是什么。”

    “黑色的飓风,那黑风散发出的力量,好诡异啊。”

    “不错,我们距离这么远,竟然都感到心悸。”

    几句叫唤,让他们再次陷入了沉默,原来白凡战败他们,还未用处全力。

    可怕,太可怕了!

    远处,白凡如同黑色死神,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阳人满脸惊骇,他已经一连打出数十拳,巨大的拳印顷刻间便被那黑风树藤,绞的粉碎。

    这股力量太可怕了。

    “混蛋!”阳人怒吼起来。

    他全身力量开始催动,一个人影缓缓变成了两个。

    白凡瞳孔微眯,就是这一招,竟然可以分成两个身影,实在太神奇了。

    他立刻催动血瞳,这一次,血瞳如同一个巨大的海绵,瞬间吸收了自己十分之一的真元之力。

    尽管如此,看到的距离也是巅峰时期的一半。

    “可恶!”

    白凡不断的缩减真元输出,红色的发带之下,血瞳发出淡淡的赤色光晕,两道残影的真元流露,浮现在眼前。

    好神奇!

    这两到残影简直就是两个人,想要靠能量分辨,几乎不可能。

    可是,两个残影的气血之力却有很大的差别。

    假的毕竟是假的,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身。

    白凡立刻凝聚黑风之力,数十根黑藤,瞬间并成了两根,猛地向前一戳,刺破天际。

    这黑藤的速度更快,其中一根一甩,直接攻向了真身。

    阳人大骇,被攻击的瞬间,分身也消失了。

    他痛苦的坠向了远处。

    白凡怎肯放过他,人如闪电,在空中不断的闪烁,跟随而来。

    山腰之中,也有很多的树木。

    阳人坠入之后,立刻将所有的气息降到最低,躲入了一棵树洞之中,仅凭气息来判断,根本无法分别他的具体位置。

    被击败的武者,纷纷冷笑起来。

    阳人的躲藏能力,在百强榜上可谓是第一,他能好几次从黑山森林中安然的走出来,靠的就是这无与能比的躲藏能力。

    据说,他融入的一颗灵种,就是将自身的气息与大地结合到一起,让人无法分辨。

    白凡手中的黑藤已经变成了五根,他不得不减少自己的真元输出,这黑风之力实在太消耗真元了。

    行走了一段距离,毫无收获。

    白凡陷入了沉默,刚才血瞳的异变,让他有些不想使用,总想将这异变弄清楚在使用。

    之前在来天道山的路上,似乎过度使用血瞳了。

    然而,阳人的躲藏能力实在太过惊人,白凡再次减少手中的黑藤,五根变成了两根。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手中已经只剩下一根树藤。

    远处的武者,开始讥讽起来。

    “看,这白凡还是杀不死阳人啊。”

    “哼哼,得罪了一个隐藏气息如此好的人,这可是一件了不得事。”

    “不错,一旦阳人处心积虑的想要刺杀白凡,就算他在妖孽也得死。”

    阳人隐藏气息的手段确实通天,这种常常被人讥笑的能力,如今却被他们看的火热起来。

    “这场战斗,胜负未定!”

    立刻有武者下了定论,这战斗,没有死,就没有结束。

    白凡深吸一口气,刚才自己只是开眼了两个呼吸的时间,血瞳就吸走了将近十分之一的真元。

    再次开眼的话,也不知道它会吸收多少真元。

    再想起阳人腰牌中的积分,还有肖玉腰牌的积分,白凡决定冒次险。

    真元之力打入身体之中,气血之力瞬间翻腾起来。

    血瞳缓缓的睁开。

    白凡立刻四周扫视了一眼,瞬间便瞄准了阳人所在的位置,这前后花费了不到五个呼吸的时间。

    可是这五个呼吸,消耗了他整整一成多一点的真元之力。

    白凡杀意滔天,手中的黑藤瞬间变多了起来,这一次他要一击必杀,决不能再让阳人逃走。

    再消耗下去,败的可能就是自己。

    白凡知道阳人此刻属于警惕状态,自己只得一点点的靠近,装作漫无目的的寻找。

    百米,九十米……十米。

    就是现在!

    白凡如同醒来的雄狮,下山的猛虎,五道黑藤,如同幽蟒一般,嗖的一声,穿破空气,直逼阳人。

    砰!

    那棵树直接炸裂开来,树藤刺入了阳人的胸膛,悬空而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