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威胁
    白凡将手中的黑风散去,感受着那亲切的木灵之气,微微一笑。

    是它,熟悉的气息,这就是自己的天赋之力,木灵之气,此刻它正在修复着自己的身体,剧烈的疼痛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再看向龙辰,笑容消失。

    “自作孽不可活,难道你还没有看明白吗?”

    “夺走的东西,始终不是你的,在你生死存亡之际,木灵之气选择了原来的宿体。”

    “不是我夺走了它,而是木灵之气回家了。”

    白凡走上前,看着痛苦不堪的龙辰,心中没有一丝波动,所有的一切,就这样结束吧。

    他缓缓抬起右脚,悬在空中,准备落下。

    “住手!你这个逆子。”龙腾猛地站起来,大声怒吼。

    “白凡,辰儿已经输了,你还要怎样?”

    “怎样?真是好笑。”

    白凡抬起头看了上去。

    “你这个所谓的义父,养了我十八年,却只是为了得到我的天赋,献祭我的身体。”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你我虽无血缘关系,但也像父子一般相处了整整十八年。”

    “可你杀我的时候,还真是冷酷无情啊。”

    “胡说八道,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速速放了辰儿,我饶你不死。”龙腾怒道。

    噗嗤!

    白凡双目一凛,一脚猛地踩了下去,直接将龙辰的头颅踩的粉碎。

    “不好意思,来不及了。”

    “混蛋!”

    “白凡,你竟然如此狠毒!”高台上的伯温猛地站起来。

    伯温立刻散发出天灵境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瞬间将白凡淹没。

    整个空间都在战栗,空气中出现一阵阵砰砰砰声。

    伯温怒了,他就是来助阵龙辰,可是龙辰却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杀了,这个时候再不出手,他还如何交代?

    庞大的气息压得白凡喘不过气来,双腿都开始大颤。

    “伯温,我与你无冤无仇。”

    “小子,你太过残忍,我正在渡你去极乐世界。”伯温双眼眯成一条线,毫不手软,凭借他天灵境的实力,只需要这样催动天灵之力,就能将白凡硬生生的压成肉酱。

    这时,擂台上的老者,轻轻一推,一股柔和的掌力将这压力尽数化解。

    “伯温,这是收徒大比,谁让你出手的?”

    伯温一愣,恨恨的收回双手,的确按照天道山的规则,自己再收徒大比上出手,就是在破坏比赛规则,这是要被严惩的。

    “白凡,本公子绝不会让你这恶毒的人加入天道山,好好珍惜你最后的时光吧。”伯温淡淡道。

    **裸的威胁,却无人敢说。

    白凡自嘲笑了一声,只要有实力,就能这样为所欲为。

    不过,那又怎样?

    “伯温,这天道山你是回不去了!”

    轰,全场震惊。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化元期的武者,竟然敢威胁一个天灵境。

    这简直自找死路。

    他们看着白凡纷纷报以嗤笑,笑声十分的刺耳。

    白凡不理,淡淡的站在原地,突然一股异样从小腹处升起,他感觉到木灵之气出现了异动。

    从小腹之中,透出一道绿色的气体,它缓缓的升了上来,就像孩子一样,围绕着白凡的身子不断的盘旋。

    木灵之气,想要再次重回宿主,还需要最后一步。

    自我的炼化!

    将之前占据它身躯的所有血气尽数斩断,以最纯净的自我,才能再次回到宿体之中。

    所有的天赋之力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对待自己真正的主人。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

    关于木灵之气的归属,已经有了一个定义。

    灵气天生有灵,它只会和自己认可的人亲近,这认可的人就是自己的主人。

    这木灵之气如同孩子一般依附在白凡的身上不断的盘旋,还在自我炼化,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木灵之气原本就属于他。

    刚刚还在嗤笑白凡的观众们,已经被眼前这一幕深深吸引。

    “太震惊了。”

    “是啊,没想到这木灵之气原本就属于白凡,那么刚才他和龙家主的对话,岂不是?”

    “我的天,夺走天赋,献祭身体,这龙家到底干了什么?”

    数十万观众的质疑,如同海水一般,将龙腾淹没。

    龙腾气的浑身发抖,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

    “够了!我龙家还轮不到你们来质疑。”

    随后又看向了白凡,手掌嘎嘎作响,怒吼道:“白凡,老夫今天杀了你!”

    龙腾刚刚准备跳下去,却被擂台上的老者,轻轻一掌推了回去。

    “老夫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现在是天道山收徒大比,任何人不能上台干扰比赛。”

    “况且两人上台,已经默认了生死。”

    龙腾心里在滴血,看着白凡的神情,变得更加的恶毒。

    他万万没想到,白凡的成长速度竟然如此可怕,两个月前,只能和龙远这个半步真元打个不分上下。

    可是转眼之间,竟然可以将龙辰打死,这其中实力的跳跃,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最重要的是,龙辰战败,让龙家之前的谎言被拆穿了。

    人心已经开始转变,积攒多年的大势,竟被白凡硬生生的破坏了。

    数十万观众的质疑声,越来越大。

    这时,伯温再次散发出自己的天灵境气息,不过没有逼近白凡,而是将自己的声音散发道全场。

    嗡的一阵轰鸣。

    瞬间,整个现场安静了下来。

    他淡淡的看着白凡又扫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冷冷道:“诸位稍安勿躁,大家似乎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当年白凡偷走龙家至宝,才有了木灵之体。一些神奇的至宝,一旦被认主,就不会管你是原本的主人还是小偷。”

    “所以,这木灵之体迎合白凡,并不能说明原本就属于他。”

    伯温的话,淡然却十分具有说服力,几句话之后,质疑声立刻消散。

    刚刚叫嚣的武者们纷纷看向了白凡。

    此刻,白凡闭着双眼,正任由木灵之气自我炼化,重回宿体,加上它,自己的体内便足足有了三道天赋之力。

    这是何等的恐怖。

    而伯温的话,他也听在了耳边,不得不说,他能如此控制自己的情绪,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如此冷静,不亏是天道山走出来的弟子。

    然而,白凡现在没有时间去理会,木灵之气的炼化,正在紧要关头。

    龙腾听到伯温的话,心里终于好受了些,但依然掩盖不了丧子的悲伤,还有对白凡的愤怒。

    “不错,刚才老夫经历丧子之痛,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东西。”

    “你们不要被白凡骗了,他偷的我龙家至宝,不知用什么办法让其认主,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小偷,一个窃贼,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寂静的观众,再次犹豫了起来,龙腾的话不仅有道理,而且还有深深的情感,让人动容。

    “这!难道真的和龙家主说的一样?”

    “肯定是这样,这白凡是个盗贼,根本就没错。”

    “不过他的天赋还是很可怕啊。”

    “那又怎么样,偷来的强大,老子依旧看不起他。”

    “不错,你看白凡闭着双眼,根本就没有任何辩解,显然是无话可说。”

    ……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转眼过了几盏茶的功夫。

    白凡就这样安静的呆在擂台之上,没有一个人敢上台挑战,刚才的惊世一战,彻底将所有人打服了。

    能将龙辰斩杀,这还有谁是对手?

    高台上,龙腾已经悲愤交加,一双眼睛变得猩红,他默默将旁边的武将拉了过来。

    立刻嘱咐,不惜一切代价,急速召回第一二小队,今天他要拿白凡的头,祭奠龙辰的魂。

    武将立刻点头,偷偷的溜了出去,神不知鬼不觉。

    这时,白凡睁开了双眼,木灵之气终于炼化完毕,与自己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此刻,他抬起头,与龙腾四目对望。

    刚才的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个所谓的至宝,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真是好笑,你口中的至宝,这里有谁见过吗?”白凡冷冷回应道。

    “哼,我出事之后,这个至宝就莫名其妙的跳了出来,全无征兆,你以为这数十万的人都是傻子吗?”

    “白凡,你强词夺理!”龙腾大怒。

    “懒得理你。”

    白凡心里很清楚,这龙腾的心机可是重的很,丧子之痛下,和自己不断的争吵。

    看似正常,其实是在拖延时间,暗地里布置手段,准备给自己一个必死的陷阱。

    这点心机,倘若不了解他,还真的会被他骗了。

    白凡不再理睬龙腾的质问、谩骂,直接走到了擂台上的老者面前。

    “老前辈,没有人再挑战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今天的大比,实在太过特殊,俨然变成了解决龙家家事的地方,这让老者对龙腾等人,有了很大的偏见。

    而白凡,一直淡然处之,不卑不亢,颇有大将之风,其天赋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尤其在伯温的天灵之气下,屹然不动,这是需要大勇气的。

    相对于外界的质疑,他更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白凡今后道途无量。

    “嗯,你可以离去了,现在你正式拥有了进入天道山的权利,这个给你。”

    一个闪闪的腰牌,递了过来。

    “小子,老夫跟你多说几句,今天的大比只是进入天道山的第一个坎,只有你安然的活着走入了天道山,才是一名真正的弟子。”

    “记住了,只要走入天道山,杀你的人,天道山都会接下。”

    白凡一惊,好霸气的天道山,不愧为行云大洲第一武道圣地,而且这老前辈的话,分明是在提醒自己,倘若有危险,便去天道山。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白凡微微一笑,做礼道:“谢谢前辈指点,对了,不知道对手的东西,我有权力拿走吗?”

    老者一愣,点了点头。

    随后,白凡当着龙腾的面,直接取走了龙辰的空间袋子,这里面的东西,只是微微一看,便足以让人动人。

    一个三四十平米大小的空间,塞得满满的。

    “呵呵,还真是有钱啊,好东西也不少。”

    “嗯?这个难道就是刚才他用的武技吗?青木手。”

    白凡心中暗喜,这个收获倒是出乎意料。

    再抬起头看向龙腾,他涨红了脸,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淡淡一笑,龙家他无所畏惧,要来那就来吧,唯一的顾虑便是天道山的那个外门百强弟子。

    此人的实力,就算在天灵境初级当中,恐怕也是恐怖的存在,不过天道山收徒大比,所有的天道山弟子都不能擅自离开。

    他暂时对自己无法造成威胁。

    再看着愤怒的龙腾,白凡嘴角微微一笑。

    缓兵之计实在太过低端。

    白凡转身就走,根本无视龙腾的各种谩骂。

    “白凡你个畜生,给老子回来。”

    “回来!”

    任凭龙腾如何的呐喊,白凡根本不理,反而加快了速度,冲出了中央广场。

    “混蛋!第一小队恐怕未能归位,但是第二小队应该到达指定位子了。”

    “第二小队,可别让我失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