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献祭
    很快,白凡便到了龙家门口。

    “虽然我放弃了百强榜榜首,但自己的战力一定会编入榜单之中,龙家也会因此而名声大噪。”

    “对了,这把桃木剑可以送给彩玉,毕竟已经和她确立了关系。”

    白凡走入龙家,径直来到了龙腾的书房。

    书房依旧亮着灯火,一个人影若影若现。

    “义父竟然还没有睡,正好去问个安吧。”

    推开房门,龙腾一脸愁容的坐在椅子上,不断的唉声叹气。

    “义父,你这是怎么了?”

    龙腾假装一惊,看到白凡后,努力的做出惊喜的表情。

    “子鸣你竟然回来了,太好了,快跟我来,彩玉练功不慎,走火入魔,可能……”

    “什么!义父快带我去看看。”

    白凡满心焦急,跟着龙腾走入了密室之中。

    这密室从未见过,墙壁之上刻着一道道复杂的铭文,在地上还有张牙舞爪的鬼怪图画。

    但是,白凡根本无心关注,现在心里全都是彩玉的安危。

    密室之中,彩玉安静的躺在中央,宛如昏厥。

    白凡大喊一声彩月,几步便跨了进去。

    一进入密室之中,彩月却突然跳了起来,冷冷一笑,美目中流动着得意的神色,他向后一撤,站在了墙壁之前。

    “怎么回事?彩玉你怎么了?”

    白凡一脸疑惑,看着周围那张牙舞爪的图画,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些图画并不普通,像是某种神秘的铭文。

    他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彩玉,义父,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嗯?”

    白凡突然发现,墙壁上延伸出一根根极细的丝线,将自己捆绑了起来,身上的气血之力,不断的沿着丝线消失。

    “到底怎么回事?”

    白凡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力量在消失,一双眼睛就像承受这千斤重山。

    终于他闭上了双眼,意识却依旧保持着清醒,只是身子已经无法动弹。

    “献祭开始吧!”

    “好!”

    白凡一惊,献祭?什么意思?

    心里来不及思考,便感觉到一股神奇的力量将自己的血肉都分离开来,身上的力量在疯狂的流逝。

    这流逝的力量十分神奇,却又说不好。

    白凡心里突然狂震,这吸取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力量,还有天赋。

    体内的木灵之气被吸走了!

    “他们竟然在夺走我的天赋,混蛋!”

    “可是彩玉,你呢?你也是其中之一吗?”

    白凡心中狂吼,他不敢相信,和自己海誓山盟的女人,会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从小到大,彩玉一直都天真无邪,烂漫可爱,她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十年感情,怎能眼睁睁看着爱人被夺舍?

    “这献祭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名为奉献,乃是吸收他的天赋。龙辰你确定要这木灵之体?”

    “我愿意!”龙辰的声音满是激动,双眼都放着精光。

    可是龙采玉却淡然的站在一边,对着木灵体毫无兴趣。

    白凡长长吐出一口气,彩玉终究对自己的天赋没有兴趣,那么这次夺舍很可能她是被逼的。

    或许她还是和自己海誓山盟的女人。

    这时,龙采玉的声音响起来了,尽显冷漠。

    “父亲,我要献祭的第二阶段,祭祀!”

    龙腾深吸一口气,看了过来。

    “这第二阶段便为祭祀,乃是以白凡的生命之火作为祭品,向天交易。”

    “这祭品天赋的高低与得到的东西,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

    “但是,究竟是高还是低不得而知,你想好了?”

    龙采玉淡漠的点点头。

    “我不要做第二个白凡,而是要做第一个龙采玉!”

    “什么!”

    白凡一声低吼,感觉自己的心正在滴血,惨然一笑。

    原来她无视自己的天赋,是为了更大的造化。

    “好一个祭祀,好一个要做第一个龙采玉,呵呵,我真是瞎了眼了。”

    回想段感情,自己付出了多少?

    为了她,辜负了雪儿,为了她放弃了许多修炼资源,为了她甚至将自己修炼心得尽数传授。

    得到的却是淡然的冷漠,和绝情的杀戮。

    突然心中冲出一股庞大的杀意和不甘。

    闭着的双眼,变得猩红,内心怒吼道:“如有来生,必要让这群人死无葬身之地!”

    接着,沉浸的身躯,慢慢变得疲劳,白凡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萎缩,就连精神状态也在萎靡。

    祭祀已经开始了。

    ……

    第二天,一间破败的小院中。

    “咳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嗽声,白凡睁开了双眼,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这,我的身子?”

    白凡浑身冒着虚汗,一双眼睛都要挣脱出来。

    枯瘦如柴,一道道皱纹,爬满了全身,这哪里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分明是一名步入古稀的老者。

    “呵呵,龙采玉你真的好狠啊,好狠!”

    这时,房门被砰的一声踹开。

    “你命还真大,这都没死。”

    “既然没死,就好好起来干活吧。”

    白凡双眼一眯,看向了走进来的人,他叫龙远,是龙辰的一个跟班,一直以来对自己都是点头哈腰,指东不敢去西的人。

    这突然间,竟变成这样。

    “龙辰让你来的?”白凡冷冷的回应。

    人虽然老了,但是战意之心却没有老。

    他步履蹒跚一步步走上前,突然顺起旁边的一把长剑,挥砍了过去。

    “老子死也要拉着你。”

    砰!

    龙远身形一闪,白凡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差点直接晕厥了过去。

    “可恶,这身子太弱了。”

    龙远大笑了起来,讥讽道:“哎哟,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吗?你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头,我吹口气都能杀了你。”

    “老实点,去给本大爷做饭。”

    做饭?

    给龙远做饭?

    “做你的梦去吧。”

    白凡一步跨了出去,看到了小院子里的一口古井,这古井存在许久了,甚至比龙家还要早。

    但是它太普通,从没有人注意过他,包括自己。

    可当靠近时,一种灵魂的呼唤,让身子愣在原地,久久不动。

    白凡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只觉得这无尽的深渊,便是自己最好的归宿。

    “告诉他们,十八年后,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

    枯井,深渊,无边的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凡缓缓转醒。

    没死?这怎么可能?

    睁开双眼,无边的黑暗化成了血色红洞,洞中央,有一块血色晶石。

    突然晶石碎裂,流出了一股血红色的液体。

    白凡双目惊骇,眼睁睁的看着血液就像虫子一样,一点点的钻入自己的身子。

    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大脑阵阵晕厥。

    突然,嗡的一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

    “血婴终于归位,欢迎回来,血灵族最后的族人。”

    血灵族?这是什么种族?

    白凡从未听说过,但枯瘦的身子,竟然莫名其妙的开始饱和,身上的那深深的皱纹,正在迅速的消失。

    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从心底诞生。

    “血灵族到底是什么?怎么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急速的增加。”

    “这!要回复了,好强大的血色液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