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百分之三十
    来要债的人姓孙,印象中跟父亲的关系是不错的。

    可能仅仅只是我十年前的印象。

    这一对泼辣的夫妇终于离开了。

    我坐在冰冷的院子里面,看着父亲和母亲无奈的模样。

    “爸,我家欠他们多少钱?”我问道。

    “不用你管!你管好自己就行了!”父亲冲着我大吼道。

    我呆呆的站在了院子中,任凭冷风吹过。

    我问一句,本来是出于关心。父亲不让我管也是出于好心。可是,好好的一句话,他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

    为什么要用吼?这么多年了,我跟他几乎是无法交流的。

    我承认他的心不坏,但是,他很少对我好好说话。

    除了吼就是吼,他几乎不会在他生气的时候,心平气和跟人交流,对我如此,对我妈也是如此!

    我在想,我上辈子是做了多少恶事才摊上这样的一个父亲?

    其实,我问他都是多余的,我就不该问。

    隐隐约约,我好像记得,曾经在医院的病房里面听到过他们的谈话。

    二万七,应该是二万七,我好像记得。

    十年后,父亲死于非命,他出殡的日子我都没有赶回来,我对不起他。

    回到十年前,一切都来得及,这一次,我决定做点事。

    首先,从还债开始。

    钱,我需要的是钱。我需要大量的钱来填补我这个千疮百孔的家。

    病魔会在最终夺走母亲的生命,如果从现在开始预防,一切似乎会变得不一样。

    第二天的课堂,我心烦意乱。

    这个时候,我又看见了夏剑开始悄悄的给苏艳写纸条了。

    我每天都想找各种理由揍夏剑,偏偏这个时候,他给了我机会。

    下课的时候,我冲上去一把揪住了夏剑的衣领。

    “夏剑,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我怒视着夏剑,说道。

    “张正阳,你最好被太过分了,大巴在沧阳是有实力,但他还不是沧阳的扛把子!”

    夏剑似乎有了底气,他应该调查过大巴了。

    “哦,是吗?”我淡淡一笑,一巴掌打在了夏剑的脸上。

    夏剑想反抗。但论单挑,他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陈海在不远处想帮忙,鬼子和胖子看住了他。

    我现在不是孤军奋战了,有鬼子,胖子,还有新加入的小弟。

    人只有变强大,才会有更多的随从者。

    “张正阳,你是为我才动手的吗?”苏艳在一旁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

    “不然呢?”我怂怂肩膀回答道。

    这是在教室,苏艳问我话的时候,很多人看着。

    我回答的时候,很多人听见了。这些人之中就包括杨咪。

    杨咪几乎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她对我现在的做法一定深恶痛绝了。

    但是,我没有办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不可能表变成杨咪喜欢的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斯文人。

    或者说,我所处的环境不允许我这样做。

    今天,赵娟开始买入股票了,需要持有三天之后,在对她最有利的时候抛售,这会使正在行财运的赵娟获得最大的收益。

    经过前一晚的事,赵娟并没有再找我去她的办公室。酒后乱性,我差点骑马,把赵娟给办严实了。

    二万七,对我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即便是要姓孙的家破人亡,那也是还钱之后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