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复仇之路 二合一
    下午两节都是赵娟的课,上完课后。她告诉我木头的老虎,她已经供奉好了,让我跟她一起回家去看看供奉的方位到底对不对。

    我又来到了赵娟的家中,没有罗盘,没有指南针,我根据的太阳确定了方位。

    赵娟供奉了一只木头的老虎,方位没有错。

    听我说方位没有错之后,赵娟迫不及待的看着我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坐?几点买?几点卖?”

    我只是淡淡的一笑,并不着急回答她,“这么心急?不先做点什么吗?太阳可要落山了!”

    我在暗示她。

    “额……张正阳,你一个学生……我感觉接受不了……”赵娟羞红了脸,小心翼翼的说道。

    她说话时候的模样就像一个受伤的小羊羔,楚楚可怜。

    好吧,我承认,赵娟又误会了我的暗示。

    其实,我的暗示是,让她请我吃饭。因为我不想像上次一样饿着肚子回去。

    为什么她每次都把我想得那么污?

    “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我好像有点饿了!”既然她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只有说出来吧。

    “好吧,你喜欢吃什么?我请客!”赵娟如释重负一般,她怕我不高兴。因为我现在是她的活财神。

    “有肉就行!”

    我们来到了外面一家烤肉店的吃饭,一边吃一边跟赵娟说话,多活了十年,我能够找到很多的话题来。赵娟被我逗得哈哈大笑,气氛很好。

    我想,在这一分钟,赵娟一定忘记了她是我的老师,我是她学生。而曾经一度针对我,嘲讽我,看不起我。

    如果却在求我,请我吃饭,把我当成了财神。

    本来吃得挺好。但又一只苍蝇飞了进来。

    这只苍蝇,是西装革履,穿着打扮很得体的苍蝇。

    他直接冲了出来,然后指着我,大声的问赵娟:“赵娟,你一直拒绝我就是因为这个小白脸吗?”

    他气呼呼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笑。

    “楚河,你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吗?”赵娟看见冲进来的男人,顿时火冒三丈。

    “我追了你这么久,你一直都在耍我吗?说什么不想谈恋爱,原来是悄悄的养了一个小白脸!”楚河气得青筋暴露。

    小白脸?这个楚河是在称赞我吗?想来小白脸应该是很白的人,楚河是在说我皮肤好吧。

    我仔细观察楚河,推测他的命局。从面相来看,楚河应该是公门中人,而且家庭情况不错,脸色偏红,命局属火,浓眉表示水旺,火命逢水旺,这是七煞或者正官。

    从他说话的风格来,他毕竟冲动,火旺。

    今年为七煞运,流年不利,他出来追女孩,那是一定碰壁的。

    男人行财运,女人行官运。这才是爱情出现的标志。

    “那个,我能不能解释一下,我真的是找老师学生!”我觉得这种时候,有必要澄清一下。

    “去你大爷的吧,你个小杂种,把我当傻子耍呢?”楚河大声的冲着我吼道,随后他狂怒无比的指着赵娟:“赵娟,你个贱人,老子这一辈子最恨别人骗我,你敢骗我,我会让人付出代价的!还有你,小杂种,我会查出来你是谁的!”

    楚河说完气冲冲的转身就走了。

    我尼玛,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平白无故有了一个在公门中的对头,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真是哑巴吃黄连了!“别理他,这个姓楚的就是个疯子!估计在警察局憋疯了!”

    “啊?他是警司?”

    “嗯!”

    我们两人在没有的心思吃饭了。吃了一点东西,我回到了赵娟的住处,根据万年历,结合八字,在结合方位,我帮赵娟算出来了时机。

    这一次,需要在特定的时间买入,然后持有,持有三天零七个小时后,然后抛售。

    赵娟一直就在我的身边,然后她很痴迷的看着我。

    “张正阳,我想跟你学玄学!”赵娟开口说话道。

    “少来了!”我委婉拒绝了。本来是准备走了的,但是,我发现赵娟的家中有一瓶白兰地。

    葡萄烈酒白兰地,我最喜欢的酒。

    这种酒不便宜,我现在是喝不起它。

    “赵老师,那瓶酒能喝吗?”我指着赵娟放在酒架上白兰地馋滴滴的说道。

    “好小子,那可是进口酒!你倒会选!”

    赵娟似乎有些心疼,但是她没有拒绝。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

    白兰地,是葡萄烈酒。

    赵娟的八字中显示她酒量不行,只是第二小杯还没有喝完,赵娟也有晕乎乎的。

    她开始跟我说她的过去,说她在异地恋之中的痛苦。说她如何付出。

    在爱情面前,男人说出来的话表示男人都对,女人说出来的话表示女人没错。

    两个人都没错,但是两人吵架了!

    那是谁错了?老天爷吧。

    喝着喝着,赵娟说到了我的身上来:

    “张正阳,你知道吗?在此之前我都特别看不起你!你成绩又差,人又怂又穷!”

    “穷?你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赵娟说出来的这些话其实很伤害我的自尊,像是一下一下打在我脸上的手掌。

    “毛老师说的,他说你家父亲是个开破车的,你母亲是病痨!说你注定没有出息!”

    听见,这句话我顿时火冒三丈。

    毛云清这个狗贼,狗眼看人低!我父亲是个开破车的怎么了?他没偷没抢,光明正大的挣钱,你个破鞋什么看不清我父母!

    我握紧了拳头,接着再问赵娟:“然后,他还说什么了?”

    “呵呵……他没说了,我说了,我说我看出来了,英语只能考三十多分都是傻逼……哈哈……你别怪我骂你!”

    “英语只能考三十多分都是傻逼……”我的脑海中回荡着这一句话。这一应该是,赵娟的心里话了。

    在她的心里应该就是这样看待我。如果,不是她有求于我,她不会改变对我的想法的。

    或许,在她的心中,她还是将我当成白痴傻逼二百五。

    我心中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赵老师,都说酒后吐真言,这应该是你的真心话了吧?”

    我强忍着怒火问道。

    “你猜呢?”赵娟又喝了一杯,然后她醉得更厉害了,“张正阳,不怕实话跟你说,如果不是你能够帮到我,我真不会高看你一眼!你在我心中真的是一无是处!”

    她的这一句话彻底激发了我心中的怒火。

    我看着醉得东倒西歪的赵娟,一个邪恶的念头升起来了。

    “赵老师,你这高贵的女神,享受一无是处白痴的刺激吧!”

    可能,她已经忘了我是一个男人,而她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无情的践踏了男人尊严!

    男人是邪恶的动物,会选择骑马吃鸡来报仇。

    我像是一匹饥饿的看扑向了马。

    她只像是受伤的羔羊,羊羔被吓坏了。

    今晚吃鸡。我抓住了她,然后杀鸡之前一样,扒光了它的羽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