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屈辱
    窗外风声阵阵,有明显的气流涌动,然而真正来到我面前的却是一片落叶。

    剑来!剑没有来!

    剑仙的剑带我这里,然后抛弃了我?

    “怎么会这样?”我完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很大的烂摊子。

    父亲还跪在地上,他在祈求校长,政教主任包括毛云清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过去将父亲拉了起来,“爸,不用求他们,我们回去吧,书我不念了!”

    世上有很多条路可以通向成功,读书并不是唯一的出路。

    何况,我是被剑仙的剑带回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能够感应到它,然后它又带我回去。

    我的话,并没有让父亲解脱,反而换来了父亲的一顿拳打脚踢。

    他狠狠的揍我,一边打我一边跟周围的老师道歉。

    我心中怒火中烧,我不想让父亲活得像是一条狗。

    但是,没有办法,我现在没有能力改变。

    “剑来,剑来!”我唯有呼唤剑仙的剑能够回来。

    这一天,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中的,我满脑子都是关于过去和现在。

    回到家,我看见了母亲。我心中总算得到了一些安慰。

    母亲会被病魔带走,不过那是十年之后的事。

    现在,我是高一年级三二班的学生。母亲不过四十多岁。

    母亲也知道了我在学校里面的事,此刻,她面色凄苦。她的身体向来都不是很好。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年的这一晚,我和父亲大吵了一架。母亲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不过半夜就被送进了医院。

    那天晚上,我和父亲大吵一架决定不再念书,母亲发病被送完医院的时候,是凌晨2点37分,我并没有睡。

    我在楼上悄悄的收拾行李。我下定决心要走,等天亮就走,悄悄的走,谁也不告诉。

    那个时候,我身上还有137块钱,我悄悄的跟班上好朋友张金贵,贺正华,杨合理说过,他们三人每人拿出来一百块钱给我,让我去市里面闯荡。

    打乱这个计划的是,母亲的病。

    那个时候,她的病就已经很严重了,我却一直没有注意道。

    我和父亲送母亲去医院,然后母亲被送进了急救室。我和父亲坐在冰冷的医院走廊里面,谁也没有说话。

    那一晚,我真的害怕了,又冷又怕,满脑子都是母亲如果死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母亲在急救室里面待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身体很虚弱。

    在病床前,母亲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一定要去读书,一定要去上学。

    我流着泪答应了她。

    这一次,剑仙的剑带我回来了。

    这一次,我一定不能让母亲难过了。

    进门,父亲就对我破口大骂,他骂我是废话,是大草包。

    冲突就是从这里开始,上一次,我反驳了。

    父亲挥手就要打我,然后,我就跑进了厨房拿菜刀让父亲砍死我。

    这一次,我不会跟父亲吵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废物!在学校不好读书,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十足的废物!”

    父亲扯着嗓子的大骂道。

    父亲骂自己的儿子是废物,这是导火索。

    这一次,我选择安静的听着,和母亲一样,安静的听着。

    父亲骂了很久,我一句话没说。

    母亲躲进了厨房,她去里面做饭,一个人蹲在角落里洗菜。

    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菜盆里面。我看见了,心像是被刀割一般,眼泪忍不住也落了下来。

    父亲还在继续骂,我赶紧将眼泪擦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