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雪山绝顶
    “你现在猜到我的身份不算晚!”我很轻松的说了一句。

    因为,我看见当龙云猜出我身份的时候,他已经吓得面如土灰了。

    “不怕实话告诉你,这件东西是冥界想要的!你们是什么身份,冥界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继续吓唬他们道,他们曾经是四大门派的人,所以对冥界是害怕到了极点。

    “你,你……”

    “老头,说话之前最好要考虑清楚,不然,冥界的手段你即便是不知道,也听说过的!”

    “是,是!”龙云使劲的点了点头。不住的往额头上擦汗。

    冥界对他们真的是有着莫大的威慑力,天朝的人已经被冥界奴役惯了,看来,想让他们从思维上彻底反抗冥界已经很难了。

    轩辕剑拿到了手,一把很锋利的宝剑,寒光闪闪。

    我带着轩辕剑准备从龙家的地盘离开的时候,星月拦住了我的出路。

    “他们说,你是冥界的人,是不是真的?”星月面无表情的问我。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我还是选择点了点头。

    我现在确实是冥界的人,无可厚非。

    “好!你可以走了!”星月的眼神中写满了失望。

    看来,她并不喜欢冥界,包括冥界的人。

    “星月,你,是不是讨厌冥界的人?”我问了一句。

    “不错!我父亲活着的时候常说冥界鱼肉百姓,为冥界办事的人都是狗!”

    星月语气有些激动了。

    “我……”在这一分钟,我心中百转千回。

    我想告诉星月,我也讨厌冥界,我也知道冥界在鱼肉百姓,奴役天朝人民,而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推翻冥界。

    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说,时机还不到,我怎么能说?

    这一切都只能深深的埋藏在我的内心中。

    梦想就像是红类库,不是超人就不要把它露在外面。

    何况,我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梦想。

    “有些人在冥界也是做好事的!”

    我只能这么委婉的说,我希望星月能够明白。

    “我,是决不可能跟冥界的人在一起!”

    星月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突然,她颤抖着嘴唇开口说道。

    “啊……”我的心好像是被铁锤子给砸中了一般,胸口一阵剧痛。

    鲜血几乎要喷涌而出。

    “好!为了你,我愿意放弃一切!”我几乎脱口而出说出这一句话。

    但是,我还是忍住了,现在的我,灵魂都没有,脱离了冥界,就是正式的进入了冥界。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我沉默了许久,终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星月走了,我也转身就走,我带着心痛还有轩辕剑走。

    她带着对冥界的仇恨离开。

    突然,我有些害怕,我觉得我与星月会变得越来越陌生。

    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三,人间处处是喜庆的气氛,天空晴得很好,我的心中却飘散着鹅毛大雪。

    我的内心开始下雪,冷得无法呼吸。

    玄魁,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般。

    我带着轩辕剑满世界的找他,冥界会告诉我玄魁最近一次出现的地方。

    但是,我赶不过去的时候,玄魁已经离开了。

    每一次,只有鬼魂死在了玄魁的手中的时候,冥界才能够找到足迹。

    这样一直寻找玄魁,我每一次就扑空。

    在我听见第一声鞭炮声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漫天的雪花。

    雪花飘飘洒洒,纷纷扬扬非常的漂亮。

    今天是腊月三十,是大年夜。

    千家万户齐团圆的日子,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乡村小路上。

    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孤零零的。

    春节意味着圆圆,但是没有了家人又跟谁团圆呢?

    年夜饭的香味已经在空气中飘荡着。

    入夜之后,烟花就深入到了半空中,这一切都变得非常的美。

    我看着这一切,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很突兀的一股血腥味,在整个山村里面弥漫着。

    闻到这一股味道,我顿时变得警觉了起来。

    过大年,所有人都在欢欢喜喜的,但是玄魁依旧还在杀人。

    我将轩辕剑背在背上,开始警觉的跟着血腥味搜寻过去。

    血腥味在荒山之上,淡淡却不浓烈。

    我在路上看见了尸体,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都不放过的!

    我拔出了手中的轩辕剑,心中的怒火在燃烧。

    连孩子都不放过,见面我便将下狠手。

    四周没有任何的痕迹,连脚印都没有。

    玄魁是会飞的!

    山上有一排的房子,我听见里面有很小的动静。

    地上有血迹。我躲在门外面仔细听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然后听见了声音。

    像是动物在吃东西的声音,我冲了上去,一脚将门踢开了,然后一道黑影升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