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外邪入侵
    ,热门免费!

    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面遇见了杨咪母母女。

    我走过去叫了一声伯母,赶紧问杨咪父亲是什么情况。

    “现在不清楚,从昨天起人就开始发高烧,说胡话,不时还伴随着抽搐,人是浑浑噩噩的,有的时候是半睡半醒的!”

    杨咪焦急的说道。

    我仔细的听着,问道:“那医生是怎么说的?”

    “无法确诊,专家怀疑是癫痫,但刚刚又否定了!”

    “伯父的八字你记得吗?”

    我赶紧问。’

    “记得,我记得!”杨咪的母亲很快说出了出生年月日。

    甲午,庚子,壬辰,戊戌。

    我快速的根据杨咪母亲说出来的时辰排出来了八字。

    一看这个八字,我顿时就皱了皱眉,为了确保这个八字是正确的,我需要问几个问题确认一下。

    “伯母,伯父三十六岁前是不是颠沛流离,但是工作性质是一样的?”

    “是的,他之前是乡村老师,工作调动了七八次了!”

    我点了点头,八字带食神,落在月柱上,证明事业是文职,所以伯父是老师。但是年柱和月柱还带子午冲。

    在八卦方位中,子午卯酉四支相冲威力是最大的,这子午冲,在幼时一定还得与父母分离,这些发生了他青少年时。

    “杨咪,你是不是也没有一直陪在伯父的身边?”

    我接着问道。

    杨咪点了点头,眼泪就落了下来:“父亲脾气暴躁,固执,一直住在了老房子里面不肯搬出来,我则是自己住在小区里面!”

    日柱和时柱,波及的就是子孙宫,杨咪作为子女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从辰戌相冲也可以看得出来,杨咪幼年时候,一定是体弱多病的。

    “伯父视力不好,有高血压等血脑血管疾病?而且肠胃有毛病,但是酒量却不差!”

    “是的!我父亲是高度近视,有高血压高血脂,还有肠炎,酒似乎不怎么喝!”

    杨咪回答道。

    虽然在酒量这一块计算错误,但是其他的都准了,由此可以证明这个八字是正确的!

    八字得到了验证,我立即排大运,流年,小运。

    用了二十多分钟,对杨咪的父亲的八字有了一个较为详细的分析。

    杨咪的父亲五十一岁,大运行在己丑,太岁是戊戌,他的日柱是壬辰。

    第一个问题:他的八字与今年的当值太岁,天克地冲,也就是通俗所说的犯太岁,而且还是犯太岁中最厉害的一环。

    第二个问题:大运行七煞,壬水到丑位为衰,日柱壬辰又为死墓绝地,这叫壬逢绝地。

    第三个问题:时柱配合太岁抬头,压制日柱。

    我将目光看向了杨咪,心中暗道:这件事莫非跟杨咪有关?

    我并不好开口直接问。

    “我先进去看看伯父!”

    杨咪点了点头,带着我进了病房。

    来到了病床的旁边,我首先看见伯父的脸色不对,脸色发黑,印堂出有黑晕。

    我感觉摸了一下他的手,手心冰凉。

    我又轻轻的过去拨弄了一下他的眼皮,看了看眼仁,眼仁白多黑少。

    “发现情况不对是在昨天?”

    我小声问了一句。

    杨咪点了点头,“是的!”

    戊戌,己亥,庚子,辛丑……

    我暗暗掐指算着,今天是庚子,昨天是己亥,前天是戊戌……

    “前天你是不是见过你父亲?”我赶紧问了一句。

    “是!你这也可以看出来?”杨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显然是被我吓到了!

    “你们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我问了一句。

    “没有啊,那天父亲还格外的高兴,跟我说了很多话!”

    杨咪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