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走廊冰冷的呼唤声
    “你怎么了?小心我的望远镜呀!这可是我的大半个月生活费呀!”此时旁边的向朱明,见到我手里的望远镜差点掉落到地上后,急忙心痛的问道。

    “它它发现我们了!”

    “怎么可能?离得这么远咧!来!给我看看!”

    当向朱明接过望远镜朝那儿看去的一刹那,也吓得一大跳:“它怎么从窗户里爬出来了?难道它想从楼上跳下去逃跑吗?”。“扯淡!鬼还用跳楼逃跑吗?”听向朱明这么一说,我赶紧透过窗户朝那间宿舍看去。

    顿时见到一身红衣的殉情学姐,此时竟然左腿已经跨过窗户悬在半空,另一只脚正在由内往外慢慢的移动着!虽然开眼后看四周的事物十分的清晰,但是此时我离它实在是太远,所以只能够看清它的大体样子,却看不清此时它的眼神与脸上的表情!

    当殉情学姐的另一只脚也跨过窗沿时,顿时转了个身子,面对着我们呆呆的坐在了窗沿上,仿佛随时都会一展身子从上面跳下去!

    “我靠!这位学姐怎么了?怎么这么想不开呢?都已经死了,还要体验一下跳楼时的感觉吗?”此时的向朱明,双手不住颤抖的握着手里的望远镜说道。

    “应该不是!据美国的实验研究表明,人死之后灵魂只有21克!所以一个体重只有21克的鬼,从楼上跳下去,就跟一片树叶差不多,轻飘飘的根本体会不到跳楼时下坠的感觉!所以它肯定不是准备往下跳,可能是它此时正坐在窗沿上,观察着我们!你看看它是不是一直在看着我们!”我疑惑的问着向朱明。

    “没没有啊!它一直低着头,看着下面咧!我感觉它像是要跳下去般,不信你自己看!”此时的向朱明将望远镜递给我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一脸疑惑的从他手里接过望远镜,然后快速朝它看去。

    可是当我的望远镜刚刚对准它的时候,只见低垂着脑袋,面无表情的学姐,突然一下猛地抬头,双眼通红的朝我大叫一声:“啊”。低垂的双手迅速抬起,十只修长的指甲,立刻握成爪,然后纵身一跃,直接朝我这儿快速飘过来!

    见到这幅场景,我吓得立刻拿开望远镜,急忙转身的对向朱明说了句:“赶紧跑!”。然后迅速的转身,朝着寝室里跑去,此时的向朱明也来不及多想,急忙转身跟在我后面,朝着寝室跑去。

    跑进寝室反锁上门,我立刻跟向朱明说了句:“它来了!”,然后示意他赶紧躲到床上。我则迅速关上寝室大灯,紧接着也躺到了床上,背对着寝室中央,脑袋深埋进薄毯子里,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此时的焦继笑和饭哥原本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现在突然听我这么一说,也被吓得立刻将手机按灭,随后快速转过身去,面向墙壁的躺着,脑袋静静的钻到了薄毯子里。

    寝室里顿时变得一片漆黑、宁静!此时的我将脑袋蜷缩在盖着的薄毯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我心里那个紧张,就跟第一次就到鬼似的。其实我并不是怕那位殉情而死的学姐,这几年来,什么厉害的恶鬼我没见过?现在我只是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发自内心的想要躲避大人们的谴责和责骂!

    静静的听着四周的动静,想象着此时那位殉情的学姐,生气时十指成爪,穿过一间间宿舍,寻找着我们时的场景。现在我真是羡慕饭哥和焦继笑两个天生就没有道行可言的家伙儿,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用像我这样担心受怕的!

    躺在床上就这样紧张的度过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可是此时我又不敢转过头去,因为我害怕一转过头去时,便会见到一张惨白的脸,呆呆的靠在我的床头,静静的看着我。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见寝室外面的走廊深处,一个冰冷的声音慢慢朝这儿传来:“你们两个在哪儿?你们两个出来啊”。

    一听这冰冷的声音,就知道肯定是那位殉情的学姐找过来了!于是我悄悄的将手,伸进我床头的背包里,小心翼翼的从背包里,摸出了一沓《镇尸令》和鬼符,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起先对那位殉情的学姐,我一直觉得它心地比较善良,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它,跟其它的游魂野鬼也差不多!不就是在窗户前多看了它几眼吗?它用得着直接飘过来,一间间宿舍的寻找着我们!我们又没有对它怎么样,它至于这样吗?躺在床上越想,我就越气!

    “你听到了什么没有?”此时的向朱明悄声的问我道。“听见了!你也听见了?”发觉外面冰冷的声音离我们还比较远时,于是我压低着声音回复道。

    “听到什么了?怎么我没有听见呀?”此时的饭哥,听到我们的对话后,立刻翘起脑袋,一脸疑惑的问道。

    “快睡你的觉!鬼来了!”为了让饭哥和焦继笑不要捣乱,于是我直接跟他们这样说道。

    果然饭哥一听鬼来了,立刻害怕的缩回了脑袋,静静的背对着寝室走廊,默默的睡着觉。

    “我们怎么办?我害怕啊?要不我过来跟你一起睡吧?”向朱明说完候,他的床位处,立刻传来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床板摇晃声!

    “别!你就在你自己的床上好生呆着!它要找也是首先找到我啊,我可是睡在寝室门边上!你别怕,一切有我在咧!再说了,那位学姐可能就是过来看看我们,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它曾经出来害过人或者吓过人?”听到向朱明的床板上一阵轻响后,我立刻安慰他道。

    随着冰冷声音的靠近,我的心跳也开始疯狂的跳动着!真搞不懂为什么其他人听不到殉情学姐的声音,偏偏我和向朱明能听到呢?

    几分钟后,明明已经被我反锁上的寝室门,突然一个“咯吱”的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紧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迅速从寝室门口处传来:“你们两个在哪儿?你们两个出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