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伤离别
    此时我是真不想上去救,可是我也不能看着他们死啊!

    我咬牙切齿的一边慢慢朝着鬼市走去,一边警惕的看着他们,生怕被他们给看见了!

    当走到鬼市入口斜坡处时,我急忙就地卧倒,然后仔细的朝着他们看去。只见被游魂野鬼和鬼贩子团团围住的那四个二愣子,此时正满脸兴奋的拿着dv和照相机四处的拍摄着。仿佛是想将这里的一切,全都给拍下来!

    但是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照片是能拍摄到鬼魂的,我们经常在电视或者新闻里可以看到相关的报道,例如某人在某个地方拍了一张照片,拍摄的时候感觉挺好,一切都挺顺利,可是冲洗出照片一看,顿时见到照片上面出现了一个个灵异的东西!

    此时此刻这四个二愣子,竟然在鬼市进行拍摄,真不知道他们到底看中了这里的哪一点。要风景没风景,要建筑物没建筑物,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们拍摄这里,是为了赚取以后自己在朋友面前吹牛的本钱。可是不知道当他们以后,看清照片上一个个游魂野鬼,正围着他们打转时,会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看到此时鬼市里的那些游魂野鬼和鬼贩子,并没有要伤害他们四个的意思,我也便放心的在鬼群中寻找着小鬼贩子的身影。

    找了没一会儿,便在鬼群中央,找到了它的身影,只见它身上绑着一大堆货物,穿梭在围着那四个二愣子的鬼群中间,售卖着自己身上的商品。你还别说,它这种售卖方式效果还真不错。没转完一圈,它身上的东西就卖完了。此时它的行为正好应征了经济学里面强调的商品要贴近市场为导向这一微观经济学观点。

    此时的小鬼贩子,我相信它肯定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但是此时此刻它的行动,已经很好的体现了这句话的精髓!

    小鬼贩子买完手里的东西后,也没闲下来跟着其他游魂野鬼围着那四个二愣子看热闹,而是直接朝着它的摊位跑了过去,准备再从自己的摊位上抱一些货物前去鬼群中间接着售卖。

    看到如此勤劳的小鬼贩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它说再见!此时如果心软不去跟它道个别,以后恐怕就要遗憾一生了!

    于是趁着它回到自己摊位上拿东西之际,我急忙轻轻的朝它喊了几声:“喂!小鬼!这儿!这儿!我在这儿!快过来!”。

    此时的小鬼贩子正低着脑袋,嬉皮笑脸的将自己那些卖不出去的低端货物一一翻出,然后迅速的抱在身上,准备趁着这次其他游魂野鬼看热闹没注意之际,将这些低端和卖不出去的货物,出售给那些看热闹的游魂野鬼。

    可是当它听到了我的呼唤后,立刻呆呆的抬起了头,静静的看了我几眼后,脸上又迅速的恢复了笑容的朝着我这儿快速的走了过来。

    “你……没回去?你们不是考完了吗?”此时趴在我身边的小鬼贩子心情低落的问道。

    “没!我这不是今天过来跟你道个别嘛!认识快三年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分开!”看到它这幅伤感的模样,顿时我也心中一紧,跟着难受了起来。

    “哈哈……是啊!三年前当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处处遭受到那些老鬼的欺负时,只有你肯愿意替我出头,最后我也学会了这一套。这不你看我的生意做得,等我再赚个几十万亿,我就退休,然后买一所跟马面差不多大的宅子,最后取上几百个老婆成天伺候我!”小鬼贩子说到这儿,脸上又立刻恢复了笑容!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虽然是鬼,但是心智依然没有成熟,尽说些不靠谱的话!

    “在阴间做人做事都要低调,千万不要太过于招摇了。记住我的话!”

    “嗯嗯你放心去读书吧,我会好好生活的,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的大哥哥,如果你有空的话,多来看看我哟!”

    听小鬼贩子说完这些后,我的眼泪顿时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我读高中以来第几次落泪,但是这次我所流下的是高兴和感恩的泪水。要不是小鬼贩子上次在火葬场二楼救我一命,恐怕我现在跟它一样,也是蹲在一个鬼市的角落里默默的摆着地摊咧!

    临走前,我摆脱它好好照顾那四个闯入鬼市的二愣子,然后便转身带着眼角的泪水默默的离开了!

    回到网吧时,发现他们几个还在睡觉,于是我也便装作若无其事的趴在电脑桌前睡了起来。

    可是这一觉却犹如去到梦中观看电影一般,一个个曾经关系比较好的游魂野鬼纷纷走进我的梦中跟我道着别。有这里的守护仙猴仙,有以前总在寝室吓我的红衣女鬼,有中心医院里的恶鬼,还有火葬场的那对鬼母子,以及小鬼贩子!

    他们几个好像是之前排练好了的,这个刚刚说完,下一个立刻就走进了我的梦乡,之后又是另一个。每个鬼都不重复,每个鬼也都不冲突,一个一个的井然有序!

    做完最后一个梦时,都已经七点钟了!迷迷糊糊中便听见了网管催促我们的声音:“都起来了啊!都起来了啊!通宵时间已经到了,还想继续玩的,请过来续费;现在不想玩的,请改天再来玩,将电脑留给其他想要进来上网的同学!”。

    随后便是许家斌和王浪纷纷拍着我的肩膀,叫我起来的声音。我们三个一路沉默的来到公交车站,然后彼此的看着对方,特别是我和许家斌,一直呆呆的看着王浪。这三年来,多亏了眼前的王浪,时常在我们最无聊的时候,将自己买来还没来得及看的《体坛周报》和《篮球先锋报》让给我们看,那时候我们几个男生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着王浪提供给我们的报纸,可是现在他突然要和我们道别了,因为他报的是省会城市的大学。而我和许家斌报的是荆州的大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