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不对劲儿
    于是我急忙起身,从裤兜里掏出了几张《镇尸令》,便一把拉开了房间门,朝着那个被吸干鲜血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大叫道:“赶紧住手!今天有我在这儿,你就休想伤他分毫!”。

    可是当我的话,都已经说完了。那个叫阿伟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却丝毫没有要理会我的意思,四颗长长的僵尸獠牙,慢慢的朝着那位昏迷不醒的殡仪馆工作人员,脖颈处慢慢移动着。仿佛是他故意在慢慢玩弄他一样,当玩弄够了,他便会一口咬到他的脖颈处,然后使劲儿的吸干他身上的鲜血!

    “你大爷的!本爷的话你竟然都不听!太欺负人了!”说着我便举起《镇尸令》就朝他跑了过去,当离他还有三、四米左右的距离时,我一咬牙,紧紧的拽着《镇尸令》就朝他脑门上拍了过去。

    可是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叫做阿伟的这位被吸干鲜血的殡仪馆工作人员,见到我手里的鬼符朝他脑门上拍过来时,竟然既不躲又不闪,只是呆呆的看着!

    随着手里两张《镇尸令》不偏不倚的拍到他的脑门上,他整个人随即抖动了几下,手里掐着的另一位殡仪馆工作人员,立刻从他的手里滑落,摔倒在地上,依然昏迷不醒。

    而他的身子在原地抖动了几下之后,也随即倒在了地上!

    “靠!就这样结束了?你大爷的太没技术含量了吧!我还以为今晚又有一场恶战咧,没想到就这样完了!”我一脸无语的走到那位被吸干了鲜血的阿伟身边,用手在他的脖子处,试探了两下,发现此时他早已经没有一丝丝脉象,整个身体也已经冰凉透了!

    “这就怪了?他是什么时候死的呢?我竟然没有看到!难道是刚才他进到前面那间小房子,推那黑社会扛把子的尸体时出的意外?”我努力的回想着他曾经离开我视线的一段时间。

    可是想着想着,我突然感觉哪里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儿!可是到底是哪里有点儿不太对劲儿,我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就在我努力的回想着,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儿的时候,突然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阵毛骨悚然的“杀!杀!”声!

    “对!就是它!黑社会扛把子的尸体!自从刚刚那个叫阿伟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呆呆的掐着他同事脖子时,我好像就一直没有再看到过黑帮扛把子的踪影!原来是跑到我身后了!”想到这儿,我急忙转身,惊慌的朝身后看去。

    可是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此时一个脸上布满刀痕的魁梧大个,已经走到了距我不到一米的地方,呆呆的看着我!

    看着它脸上因为被刀砍过,而皮肉外翻的脸庞,我吓得立刻转身便跑。可是步子还没迈开,就被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背包!

    随即感觉整个人腾空而起,笔直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旁边焚化炉的钢化玻璃上,然后被反弹回地上!

    躺在地上,看着头顶上的焚烧炉,此时此刻我在心里不停的感叹着,幸亏撞到了这焚化炉玻璃上,有一定的弹性。要是撞到了旁边的墙上,那我今天岂不是要被撞成重伤!

    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迅速的朝着黑社会扛把子的尸体看过去,只见此时它好似一位胜利者般,一手举着我的背包,一手食指朝我做着“来!来!来!”的手势。说实话此时此刻,我的确像是一位落败者一样,因为我那装有各种符咒和鬼符的背包,落入到了它的手里!

    没有了那些符咒和鬼符,就凭我额头上的《隐火符》恐怕也骗不了它多久,到时候被它看出来我是人,而不是真正的鬼后,它肯定会对我痛下杀手!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于是我急忙撒开腿的往二楼焚烧炉后面跑去,因为它此时正站在门口方向,我可不想再去跟它产生什么正面冲突!

    快速的跑进最里面一个敞开着门的房间,迅速的关上门,然后透过窗户朝外看去。可是当看到黑社会扛把子那家伙,此时此刻正慢慢朝着被阿伟,打得昏迷过去了的殡仪馆工作人员走去时,我心里那个气啊!

    “该死的黑社会扛把子,你刚刚不是已经吸过了一次血吗?难道还没有吸饱吗?还要去吸另一个人的血!你这家伙是不是太贪心了!”见到它一步三晃悠的朝着他慢慢走去,同时手里竟然还抓着我的背包不放!

    看到这一幕,我便在心里暗暗叫苦,这我到底去帮不帮呢?上去帮吧,我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不去帮吧,我再怎么说也是一位修道之人。修道之人看到这样的事,难道能袖手旁观吗?

    想到这儿,我便硬着头皮,朝着那黑社会扛把子冲了过去。见到它此时,正要吸那殡仪馆工作人员的血,于是我立刻几个大步冲了过去,然后跳起来就是一脚!

    顿时踹到它身上时,感觉完全像是踹到了一堵墙上般,差点将我的腿都给踹折了。可是此时的黑社会扛把子,似乎对我完全没有一点儿兴趣,依然一手抓着我的包,一手抓着殡仪馆工作人员的脖子,慢慢往自己嘴边送来!

    看到它这副模样,我顿时急了。此时也顾不上自己的安危,于是直接走到黑社会扛把子的面前,使劲儿的掰弄着它的手,想将殡仪馆工作人员,从它的手里给救下来。

    可是那黑社会扛把子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无法将它的手给掰开分毫!同时不管我怎么在它面前,做着各种挑衅的动作,它始终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此时此刻在它的眼里,只有这位快被它掐死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

    见到掰不脱它掐着殡仪馆工作人员的手,于是我看向了他那另一只紧紧抓着我背包的手!要是能将我那装有符咒的背包给抢过来,对付它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