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午夜诡异杀杀杀
    据我先前所知,这座殡仪馆里的火葬地点,是在这栋楼的二层!而现在前方亮着灯的地方,不是刚刚说话的那两个员工的办公室就是楼道入口!

    站在房间门口,望着长长的走廊,一番分析完后,我便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惦着脚悄悄朝那个地方走去。走到那儿后,我赶紧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了一眼,果然跟我分析得差不多,里面确实是一个楼道。昏暗的灯光,将里面的楼梯照射得模模糊糊的。

    看到通往二楼的楼梯,我的心脏又开始疯狂的跳动着,真不知道二楼传说中焚化尸体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

    带着深深的好奇,我便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走到二楼楼道后,我赶紧紧紧的将身体贴在墙面上,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想确定一下他们两个人的方位。

    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站在楼道里听了快两分钟,都没有听到里面有任何一丝丝的响动!

    带着深深的好奇,我紧张的悄悄弹出脑袋,仔细的朝着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大厅正中央立着一个竖起的大铁罐子!

    大铁罐子正对着我的这一面是透明的,仿佛是想让别人透过这边的玻璃窗,看清里面的场景一样!大铁罐子上面便是一个直通楼顶的管子,仿佛是用来排气用的!

    铁罐子旁边,有一个硕大的控制柜,紧紧的挨在大铁罐子旁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焚化尸体的焚化炉?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硕大的焚化炉,想象着尸体在里面,渐渐被烧成一团灰时的场景!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见了前面一个房间里,仿佛一个人从喉咙里发出着阵阵声音来:“杀!杀!杀……”。

    听见这声音后,我全身汗毛立刻直竖,一颗心都快要从胸口里跳了出来。刚刚听小鬼贩子说过,黑帮扛把子每晚都会发出“杀!杀!杀”的呼喊声!也就是说,现在我听到的就是那黑帮扛把子所发出来的呼喊声!

    看样子那小鬼贩子说的都是真的!此时此刻我又重新看了看四周,寻找着那两名工作人员的踪影!刚刚听他们说,想要一点到三点之间焚化那黑帮扛把子,我看这项艰巨的任务,他们没有一点儿雄心豹子胆,那是绝对完成不了的!

    可是我一连看了好几遍,都没有见到那两位工作人员的人影!这也难怪,这黑帮扛把子大晚上的都在这儿叫得毛骨悚然,就连我这接触了各种类型的游魂野鬼,都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可是此时此刻听到它这么一叫,我内心深处不免也开始害怕起来,更何况他们!

    当我刚想踏进二楼,看个究竟时。突然见到大厅内几个旋转式摄像头,此时此刻正在悄无声息的旋转着!说不定那两位工作人员,此时正在某个房间里,监控着大厅里的一切!如果我冒然出现在二楼,被他们看到的话,非得将他们吓死!

    为了不让他们在摄像头里看到我,于是我又慢慢的走下了楼去。我猜想控制摄像头的监控房间一定是在一楼,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谁会将监控室和停尸间安排在一层?到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监控室里的人是跑还是不跑呢?万一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跟那些诈尸的群鬼来个面对面,那多不好!

    所以我猜想监控室一定是在一楼,而且一定是在一个靠近大门的地方!于是我便悄悄的走下楼去,垫着脚在一楼回廊里慢慢走着,寻找着监控室的房间。

    果然,当我快走到主楼大门处附近时,突然听见了旁边房间里传来了阵阵声音:“怎……怎么办?在这节骨眼上,感觉它要诈尸了呀!我们还是赶紧打电话给大慈寺的主持吧,让他赶紧前来,将它给收了!”。

    “算了!事情还没到那地步!你没听见送它来的东城区殡仪馆的同事说吗?它晚上是有点儿闹腾,但是白天还好!他们口说的闹腾肯定就是这!毕竟他们可不方便直说,要不然传到领导耳朵里,虽然领导们内心十分的相信鬼神之说,但是他们外表上还是要装作一派正义的处罚,那些散播迷信谣言的人!没办法现在就是一个一刀切的年代,科学解释得了的就是科学,科学无法解释的就是迷信!简直是扯淡,真该让那些脸皮厚到极致的科学家们,来这儿好好体验一下他们所说的话是对还是错!”

    “那……那我们怎么办?明天领导上班来,我们还没有将它焚化,到时候领导追究下来,你我都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别怕!一会儿我们直接将它焚化得了!管它闹腾不闹腾的!你没听见东城区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过吗?凌晨一点到三将它焚化的主意,就是大悲寺的主持说的!所以咱们别怕,就按主持说的那样做,实在不行我们跑还不行吗?我们这一楼可是大师们做过法的,谅那黑帮扛把子也不敢硬来!”

    “好……好吧!刚刚你不是说了吗?我们换一下,你去将它塞入焚化炉,我在这边控制!”

    “嗯……嗯,好吧!我是说过,那你就在这儿看好了,我去楼上将它塞入焚化炉!我就不信了,它一个刚死没几天之人,化作鬼后难不成将我吃了?”

    就在此时房间里立刻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于是我赶紧惦着脚,快速的闪到了大门处,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蹲了下来。

    然后看着里面走出来的那位工作人员,看都没往我这儿看上一眼的,径直朝着楼道处走去!

    “这家伙还真是一条汉子!不愧是在火葬场值夜班的!”看着他消失在前方的楼道里,于是我赶紧起身,也慢慢朝着楼道走了过去。

    我垫着脚刚刚走上楼道,便看见他站在发出“杀!杀!杀……”声的房间前,冲着里面大喊道:“你个狗日的!死了还不老实!你已经死了!你要去承认!任何人,不管是谁,来到这儿就得听我的!这样的话我会给它留个全灰,要不然我就将它烧一半、扔一半。让它去阎王殿投胎时,缺胳臂少腿的,来世投胎当瘸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