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守护仙
    听它这么一讲,我瞬间觉得还是人间比较好!虽然走路时不能飘来飘去,但是至少公共秩序良好!

    “好了,既然您们没什么事儿,那我就拜托你们一件事了!”于是我便将身边红衣女鬼的往事,跟它们简单的说了一遍,然后希望它们回阴间,替我问一下它老公的下落。

    马府护卫听清楚了红衣女鬼,关于它丈夫生前的一些信息之后,便让我们在此等待消息,它们问清红衣女鬼丈夫的消息之后,自会前来相告。

    送走了马府护卫之后,红衣女鬼又哭哭啼啼的跪到了我面前。不停的磕着头,感激着我。而我则立刻将他从地上扶起,不断的安慰着它。

    为了转移它的视线,于是我急忙朝它问道:“你知道前面那团笼罩着我们学校的那团雾气吗?以前见到它的时候,它只是单单一团白色雾气,怎么最近我每次看到它的时候,它都比上次要红上好多!特别是操场上那一团,几乎都开始红得发紫了!”。

    “哦,你说的是那团阴雾啊!我劝你最好不要轻易进去!大晚上的如果进去了,就很难再出来!那团阴雾是这附近的半仙猴伍,使用仙器所创。用来囚禁和限制学校周围的游魂野鬼为它所用。以前你们学校有两个喝醉了酒的学生,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学校操场上谈人生与理想。由于他们并没有打开自己天眼的本事,所以最后谈人生与理想的时候,谈得太过于激动,竟然不知不觉的走进了那团迷雾里。最后被里面的游魂野鬼勾走了魂,从此他们便再也没有出来过!”红衣女鬼激动的说道。

    “半仙猴伍是谁?是不是很厉害!难道它私划势力范围,控制这里附近的游魂野鬼,不怕地府前来兴师问罪吗?”听红衣女鬼这么一说,我立刻来了兴趣的问道。

    “半仙猴伍顾名思义就是这里的猴子精,修炼了上千年之后,成为半仙,从而拥有仙家的道行和能力。按照天庭的旨意,得道成为半仙的人或者是畜生,都可以得到自己的一片封地。全权负责封地里的治安和所有的游魂野鬼!就如东北地区,他们都将狐仙等半仙当做家仙来祭拜一样。只是我们这里传统文化丢失得比较严重,所以便没有祭拜同样身为我们的守护仙的猴仙!正如同人有好坏之分一样,半仙也有好坏之别。东北的狐仙便是其中典型好的代表;而我们这里的猴仙就是其中典型坏的代表!由于我们这里是天庭分封给猴仙管理的封地,所以就算是地府也没有权利过来干涉!”红衣女鬼可能由于今晚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等待了几十年的丈夫,所以心情大好的告诉了我所有能告诉我的事!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惩治那猴仙的办法了吗?”

    “有啊!只有天庭能惩罚那猴仙,毕竟它是仙,这里又是天庭分封给它的封地。它这样做其实也没什么。而且它现在将它封地里的游魂野鬼,一天换一拨的囚禁在这迷雾之中,吓得它封地里的游魂野鬼不敢做任何的反抗!”

    “真不知道天庭是怎么想的,选这种家伙过来当我们的保护仙!”

    “其实它刚刚过来任职的时候,也是干出了一番事业的。例如铲除这附近各个大小利益集团,严厉打击这附近扰乱阴阳两界行为的人和鬼!只是最后,由于时间的流逝,它的心也越来越膨胀和扭曲。最后竟然使用这种手段,对这些游魂野鬼,进行着强烈的压迫!而且操场上那团雾气,你看到的颜色越重,就代表着里面正在遭受的压迫便越严重;相反颜色越浅便代表着里面的压迫也就越小。至于每批游魂野鬼前来接受的教育与压迫等级的轻与重,则取决于被叫过来的游魂野鬼识不识相!”

    听完红衣女鬼的阐述后,我基本了解到了一些关于猴伍的资料。怪不得那天就连马盈提到这附近的阴间势力时,说话都有点儿躲躲闪闪,原来我们这里一大片的土地,本来就是猴伍的封地,我们学校只不过是猴伍用来轮流教育和镇压它封地里的游魂野鬼的大本营罢了!

    见到此时马府的护卫还没有前来,而红衣女鬼则一步都不愿意挪的动,站立当场等待着马府护卫带着它的老公前来相见。

    为了不打扰到它们的相聚,于是我便跟红衣女鬼说了声要去厕所后,便从小树林里溜了出来。一路快速的朝着操场上那团阴雾走去。

    当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时,为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快速从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一张《隐火符》贴到自己的脑门上,然后接着朝学校操场上走去。

    拐过教学楼,一下便见到了前方不远处操场上那团阴雾,可是此时它正呈现出一片浅白色,如同炊烟般!薄薄的一层,轻飘飘的,笼罩着学校的操场。

    薄薄的阴雾里,几百个游魂野鬼,整齐的坐在地上,一个穿着黄色长袍的游魂野鬼则行走于它们之间,仿佛在跟他们说着什么似的。

    “难道这就是红衣女鬼所说的,猴仙正在教育着它封地里的游魂野鬼?”我激动的看着那个穿着黄色袍子的猴仙,此时它一直背对着我,朝着自己身前的游魂野鬼说着什么。此时此刻我完全看不清它的庐山真面目!

    此时我是多么的想走过去,坐到那些游魂野鬼旁边,听听猴仙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想到红衣女鬼刚刚给我说过,猴仙那些残忍手段,我最后还是放弃了。

    只能这样远远的注视着它,同时内心深处,十分期待着它的转身。我知道此时一教后面的小树林里,马府护卫一定会将红衣女鬼生前的老公,找过来与它们重逢,所以小树林里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再进去了,免得看到了感人的一幕后,眼泪又会止不住的流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