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后知后觉
    听到涂建国这么一说,我心里那个气啊!大晚上的不老老实实睡自己的觉,外面有没有鬼,你瞎操什么心呀!

    可是当涂建国此话一出,寝室里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紧张的看着寝室厕所方向说道:“国国,你也听见了!我tm也听见了!要不我们一起去厕所窗子边上看看呗!”。

    “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那谁!赶紧把厕所窗子和灯都关着!省得一会儿外面的鬼跑进来了,怪吓人的!”

    “是啊!赶紧都关上睡觉吧!”

    在大伙儿的催促声中,我赶紧快速走进厕所,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外面并没有红衣女鬼的影子,那哭泣的鬼声,此时此刻也已经停止了,于是我赶紧将厕所的窗子关上,然后兴奋的溜回到床上。随即寝室里的灯也跟着熄灭了!

    “我靠!吴号,你刚刚进厕所关窗户时,有没有看见鬼呀?”

    “没有啊!我都不知道有闹鬼这件事儿!你们都听谁说的呀!”

    “你们听!外面看热闹的同学,不都是在说一零八宿舍的四个同学见到鬼了吗?!”

    “我虽然没看见,但是刚刚我躺在床上时,确实听见了一阵阵的哭泣声!”

    “走去看看……”

    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此时此刻我真想跑到一零八宿舍,去跟那四个家伙好好解释解释。

    “你们听!外面一些人都去一零八宿舍看热闹去了!我们也跟着去看看吧!”此时涂建国仍然不甘寂寞的说道。

    “去你大爷!出去了你就别想回,到时候你锤破寝室大门,我们也不会开门的!”许家斌此时生气的对他说道。

    被许家斌这么一说,涂建国顿时萎了,半天都没有再听见他的声音!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正当我听着外面躁动的声音,听得都快要睡着的时候,走廊里突然传来了班主任们的声音。

    “你们一个个的赶紧跟我回宿舍休息!大晚上的!一个个的不睡觉吵什么吵?再看见谁吵,明天去我办公室罚站!”此时站在楼下的班主任们,对着躁动的寝室,大声的喊道。

    听到班主任们这么一喊,原本还躁动不安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便是阵阵奔跑和关门的声音!

    由于我们一零二宿舍隔壁住的便是楼管阿姨,所以通常隔壁里的老师和楼管阿姨聊天时,我们都会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班主任们制止住了这场骚乱之后,便纷纷走到隔壁楼管阿姨的宿舍,一连敲了好几下门之后,才隐隐约约听见了隔壁楼管阿姨的声音:r />

    看到他这幅猥琐的模样,我心里那个气啊,真想冲着他那此时正对着我的屁股,来上一脚!

    “哎!你干什么!这不是给你的!这是给他的!”正当我为王保长的行为感到不耻的时候,身后的刘群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着王保长大声的说道。

    此时王保长还差最后一口气,便可以打开纸条,可是当听到刘群说纸条不是给他的,而是给我的时候,我发现王保长此时的手,都快要抖起来了!

    只见他一脸尴尬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刘群。当确定这张纸条不是给自己的时候,便立刻红着脸,将纸条丢到了我的桌子上,然后重新趴回了自己的桌子!

    看到王保长这样,我也十分的难过,真想把这张纸条摊开和他一起看。可是当看到坐在自己身后的刘群时,我又放弃了。于是急忙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道:下午放学后,一起去外面吃饭呀!

    人们都说男人是一个后知后觉的动物,面对着很多比较隐晦的东西,往往都没有立刻领会出,其中隐晦一面的意思。等后知后觉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本的那些人、那些事早已经都纷纷的离自己而去!

    当时我看到那张纸条的时候,只是单纯的认为,放学后她想搭伙儿和我一起出去吃饭而已。因为两人搭伙儿可以点两道不同的菜,就跟平时和小胖墩子一起出去吃饭一样!

    要是在平时我一定答应,可是现在因为昨晚的事儿,完全就没有睡好,今天自己也懒得再出去吃饭了。所以当时我想都没想,便十分傻逼的在纸条上回复道:不去了,昨晚没睡好,不想出去!

    递过纸条后,我便重新趴到了自己的桌子上,看起了桌子上的报纸。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身后的纸条都没有再飞过来,自己坐着的凳子也没有再被踢动一下!

    当时我还以为刘群并没有在意我的回答,放学后会找其他同学一起去外面吃饭。可是几天过去了,她一直都没有再理过我,我才知道原来她那天真的介意了!

    因为昨晚去了学校后面的火葬场鬼市,买完聚魂草,喝完抑制体内阴气的药后,早上迷迷糊糊的回到教室。刚刚坐下,旁边的王保长便立刻生气的对我小声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惹到了刘群?”。

    听王保长这么一问,我也一脸懵逼的回答道:“没……没有啊!我怎么会惹到她呢?难道我不怕你揍我啊!”。

    “那她这几天怎么看起来好像不高兴的样子,而且这几天也没有跟你传纸条!”王保长依然十分不相信的问道。

    听到这儿,我也突然想起了这几天,刘群好像确实很奇怪。既没有踢我的凳子,又没有往我这儿仍纸条!难道我什么时候得罪她了?没有啊!

    正仔细的回想着什么时候得罪过刘群时,她突然走了进来。平时我都没有仔细看,现在她进来了我才仔细的观察着她。此时她双眼一直望着教室最后面,丝毫没有朝我这儿看上一眼的意思!平时一进教室,她不是盯着我笑,就是路过我的座位时,朝着我的桌子拍上几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